民国往事 第五卷 狼行成双 第三十一章 和解(一)

禹至恩 收藏 0 2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


民国十九年,冬。

雷崇九端坐在大堂内,静静地等待着耿直的消息。远远传来宗泽声嘶力竭的咆哮:“胜男!胜男!你出来见我!出来呀~~~!”

他缓缓闭上眼,一行清泪凝在腮边,却迅速被擦去。

翠儿上前握住他的手,担心地问:“你……要不要,去看看他?这么个喊法,恐怕……”

雷崇九摇摇头,黯然道:“由他吧!”

翠儿知他一向固执,见他面露疲惫,只好道:“那,我送你回房间歇会儿?”

雷崇九仍是摇头:“耿三哥就快回来啦。我要等着他……”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他的话,胸口的伤处被扯得生疼,他紧紧捂着胸口,竟半晌直不起身来。

“九哥!”翠儿呜咽着扑上前去,拉开他的手,胸前已赫然现出一团鲜红。她不禁急道:“我这就去找洪长官来!”

“翠儿!”雷崇九急忙喝止,她却不理不睬。

赵二龙闻声赶来,差点与翠儿撞个正着。他急忙拦住翠儿道:“九哥不准你去,你还去?”

翠儿厉声喝道:“让开!”

赵二龙从未见过翠儿如此凶悍,竟被她镇住,张了张口,象条离了水的鱼般哑口无言。

雷崇九提醒道:“二龙,快拦住她!她要去救洪宗泽……”

赵二龙方才会过神来,伸出大手将翠儿死死抱住。

翠儿挣扎着道:“他伤口又出血啦!再不找大夫瞧瞧,你想他流血不止而死吗?!”

赵二龙一惊,回望着雷崇九,嗫嚅着唤了声:“九哥……”

雷崇九扭过头去不看他们,有气无力地道:“我没事。我要等耿三哥回来。”这笔生意若做成,相当于整个寨子半年的粮饷,万不能有半点闪失。

翠儿被赵二龙抱住,无力抗争,气得流泪跺脚骂道:“你们简直都疯啦!”

就在三人僵持不下之际,耿直终于回来了。

雷崇九激动地迎上前去,关切地问:“三哥!事情都办妥了么?”

耿直道:“九哥放心,银货两讫了。只是……”

见他支支吾吾,雷崇九不禁又惊又急:“只是什么?”

耿直挠了挠脑袋,无奈地道:“只是,我多带了一个人回来。”

“什么人?”

“就是,上次同那位洪长官一道前来的郁景辉。我看他在山中迷了路,不忍弃他不顾,所以将他带了回来。这小子,一路上直嚷嚷着要见你。九哥,你见还是不见?”

雷崇九怔了半晌,强忍伤痛,挥手道:“罢了,你将他送到洪长官那里去,遣他二人速速下山。我如今,谁也不见……”话未说完,他只觉眼前一黑,身子不自觉歪倒在地,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待他苏醒,已是三日之后。伤口上敷上了新换的药,带着薄荷的丝丝清凉,绷带将伤处缠得紧紧的,痛楚在慢慢消散。他缓缓睁开肯,视线仍是模糊一片。突然,一个满脸胡子茬的人突然闯入眼帘,目不转睛地望向自己,他不禁吓了一跳。他的人里,只有自己才留着一脸络腮胡,什么人居然能神不知鬼不晓地坐在他床头?二龙这狗日的死哪里去了?!

他尚未看清来人,挣扎着要起身,却被那人一把按住。

宗泽柔声道:“九哥别动!小心挣破伤口,又出血了!”

听到他的声音,雷崇九先是一惊,随即舒了口气。想必见到自己昏迷不醒,赵二龙便擅作主张,将洪宗泽留下替他治伤吧。他虚弱地喘着气,道了声谢,又问:“洪长官,几日不见,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

宗泽守了他几日几夜,不眠不休,此刻他虽然面露微笑,却难掩眼中憔悴。他黯然道:“九哥不也是这副样子么?”

雷崇九不解其意,竟无言以对。

宗泽道:“小人长戚戚,君子坦荡荡。九哥义薄云天,盖世英豪,为何不肯以真面目示人?”

雷崇九凄然长叹:“洪长官有所不知,这胡子是我的‘护身胡’呢。踏上草莽那天起,我就一直留着它,今生唯一刮过一次,就害我失去了……失去了胜男……”他歇了口气,接着道,“这次若不是我重新留起它,恐怕那颗子弹会穿心而入,我就此一命呜呼了。”

宗泽摇摇头,轻叹道:“九哥何必装腔作势。胜男根本就没有死,是你把她藏起来,不让她见我。”

雷崇九脑子一嗡,急忙辩解道:“洪长官,这话……从何说起呀?我不是已经带你见过她的墓碑了吗?”

宗泽起身倒了一杯茶来递给他,道:“九哥不必再自欺欺人啦。”他从怀中取出一块骨骸,送到他眼皮底下,不紧不慢地道,“九哥,这块骨头,是我从你带我去看的那墓中取出的。你同盗墓人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应该知道,但凡做了母亲的女人,尸骨应该是灰色的;胜男的墓里,全是这白森森的骨头。你究竟作何解释?”

“啊!”雷崇九惊恐万状,将那块骸骨抱在怀中,呜咽着道,“洪宗泽,你……太过份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