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镇的罗四少 第一卷 芙蓉镇 第三节 没钱叫爹都不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2.html



见到两个人不说话,罗四少又翻了两页。

“看看这个,美利坚军队的制式武器M1919A4式重机枪,口径点三零、枪全长1044毫米、枪管长610毫米、射速每分钟400-500发、有效射程1000米、瞄准基线长353毫米、枪架方向为360°、连脚架在内重41磅,采用250发链式供弹。用以对步兵进行火力支援绝对够用。”

看着两人还是不说话,罗四少耐心的给他俩讲解:“这个不行咱们还有,马克沁机枪你们都听说过,口径为 11.43毫米,枪重 27.2千克,采用枪管短后坐 (19毫米)式自动方式,水冷枪管;采用容弹量为333发6.4米长的帆布弹带供弹,理论射速 600发/分,可以单、连发射击;也可以通过射速调节器调整为慢射速 100发/分。这些你们也差不多都知道,不过我不建议你们买。因为他太重了不太适合在山区转移。”

碰到两个木头罗四少也灭有办法了。

“不行咱还有别的,在山区我建议你们买些轻便的可持续火力。比如美利坚军队的勃朗宁自动步枪,由于它的重量是7.5公斤方便携带,可由单个人进行行进间射击,因为有快慢机所以既可以当步枪使,打急眼了也可以当机枪用。花一份的钱买两种的枪,多划算啊!

这些不行咱还有更轻的,汤姆逊冲锋枪,点四五口径,近战火力强大,射速极高可以在四秒内将所有的子弹打光,使用一百发单鼓的时候,对面有多少鬼子也能给他打成马蜂窝。MP18冲锋枪咱们管他叫花机关,国共两边都有使用,结构简单实用故障率小,火力持续也不错,绝对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首选······”

不过显然罗四少的嘴皮子也不是白给的,看着还是陷入迷茫的两个人,快将嘴皮子磨破的罗四少赶紧喝了一口堂倌早已为他备好的茶水,今天他是着实的过了一把当军火推销员的瘾了。

罗四少最爱的就是那部凯奇的《战争之王》了,看着凯奇从一把小枪起到家最后可以左右一场战争,看着凯奇在电影里面用大白菜的价买AK,那时凯奇的形象简直太赞了,他从骨子里就爱上了凯奇所扮演的那个角色。何况这个时代联合国还不知道再哪个地方画圈圈呢?没人追在他屁股后面收缴武器,而需要军火的地方又满地球都是,有时候罗四少觉得自己就是为了这个时代而生的。

虽然罗四少现在的生意仅限于县里的保安团和周围的几伙小武装,可是他相信自己的生意一定会做大的。就像今天的张智勇就是一个很好的列子嘛!当初也只是以成本价一倍的价格卖了给他一点小东西,可回头就能给自己送来一个大客户,这说明他罗四少还是很有眼光的。

至于军火最后到了谁手里?

考,四少也不是慈善团体,关他什么事情啊?

当初知道自己因祸得福到了这个时代,罗四少就打心眼里感谢那些将自己逼过来的人。那时要不是自己没有人家有后台被下岗了,又一根筋的往上告最后整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自己怎么能想到要自杀呢?如果自己不跳楼怎么能一脑瓜子扎进这个年代呢?如果不是在现在这个打成一锅粥的乱世,自己怎么实现像凯奇电影中那样的伟业呢?

当然了四少现在还是刚刚的起步,可四少是谁啊?他可是有了好几十年记忆的猛人,有时候四少在睡觉的时候都能笑醒了,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觉得上天太厚爱他了。当然了在这里他还要感谢一下后世的应试教育,要不是像填鸭一样的被灌了满脑袋的各种课本,一个小白的他还真就不太有胆在这个吃人的池子里混,毕竟后世那些穿越小说有的Y的太大了。

最重要的是四少要感谢自己这回投胎找了个好爹,后世随便一个小虾米都能训的他,跟孙子似的自己已经不在了,现在的四少敢站在街中央冲天大喊:“还有谁?不服就过来。打死你咱都屁事没有,谁让咱上面有人!!!”

如果有这样的条件他都不能成功的话,四少觉得自己真的就应该向那些被拆了房的人一样,买两个汽油瓶子给自己点了得了。

整个的乐清楼二楼除了罗四少陷入沉思时偶尔发出的一两声淫笑外再就没有其他动静了,虽然四少的笑声很是让隔了几张桌子的那几个人不爽,可是一来四少开场的气势在那里镇着,二来那八个黑衣保镖腰里打开击锤的家伙也不是吃素的。所以除了干瞪眼之外那几个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至于在没在心里盘算打罗四少家的土豪分他家的田地,罗四少没有他心通不知道,就是知道了他也不在乎。

要个十几年后人家成了气候的时候他罗四少可能要卷铺盖卷走人,可现在谁能动他罗四少一根毫毛啊?

但现在要是有人不长眼的想讨不自在,罗四少保证能让他尝到什么是水深火热,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金属风暴,要不也太对不起他这个霸道的名字了。

罗平站在四少的身边,看着不知道神游到那里去的四少直撇嘴。虽然知道这时候打扰了四少的神游肯定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可是下面传来的消息又不得不让他冒险。

正幻想着自己用倒买的轰炸机炸鬼子的罗四少被人给打断了,这让四少心里很是不高兴,扭头斜着眼睛看了一下再一旁小心翼翼的罗平。罗四少想起了往日罗平没少在老爹的面前替自己打掩护,所以大人大量的罗四少决定暂时看看什么事情,如果不是火上房的大事罗四少肯定要好好的修理他一顿。

“少爷刚才宅子里来人说美利坚的史密斯先生已经到了,就在老宅子等您呢!问您什么时候能回去啊?”

嗯!这还算是个理由,在心里罗四少决定回去将罗平的处罚减一半!

想起上回托史密斯带的货差不多已经到了,心里有些小兴奋的罗四少有些顾不得还在那里发愣的两个呆头鸟了。

不过本着对自己坚定目标的态度和一个商人良好的口碑,罗四少还是决定先将两位卖家给安顿好。

“啪啪”两声清脆的响指将还在迷茫中的张智勇和老王给惊醒了,随后他们就看到满脸堆笑的罗四少,这让一时反应不过来的两人有些不知所措。

“两位看来你们对所需要的货品还要挑选一段时间,鄙人为你们准备了上好的房间休息和考虑,明天上午你们拉个单子出来通知鄙人,到时候咱们再讨论一下细节怎么样啊?”

当罗四少坐回到自己的车里时看着车外的乐清楼,他的嘴角不自觉的就翘了起来。两个不太明白行情的买家遇到一个强势的卖家,被镇住了的两个人就像被剥了皮的鹌鹑一样,罗四少想起来就从自己的心眼里发笑。

罗家大院离着乐清楼的距离不远,对于平时喜欢身边跟着保镖,架鹰遛狗碰到了漂亮的小姑娘还可以口花花的调戏一下的罗四少来说,走路遛街才是他的最爱。要不是为了把排场弄大些镇住对方他实在是不太愿意坐车的,满鼻子的汽油味能熏得人头晕脑胀的不说,这个时代汽车的减震工艺实在是不敢让他恭维。

至于兜里的十根小黄鱼那就是自己今天的收获,也不想想他罗四少是什么人?张智勇离着芙蓉镇还有十里的时候,就有人告诉了四少他张智勇还领了一伙人过来。如果自己不同意的话,恐怕他们还没有进镇子就已经挺尸了。正好那几个不懂规矩的家伙给了自己发飙的理由,不过想起这些罗四少就觉得张智勇还是挺上道的。

已经在大宅子里生活了十几年了,罗四少没有心情浏览这栋古色古香的建筑,心急火燎的赶到后院的时候,他放慢了自己的脚步平缓了一下呼吸。调整好心情的罗四少在家生子的引领下,踱着步子一摇三晃的就走进了后堂。

看着穿着一身条纹西装的史密斯假模假样的坐在那里品茶,罗四少赶紧走了几步,迎着站起身来的史密斯就是一个拥抱。

而这时坐在乐清楼装饰典雅的客房里,老王不时的用手指敲打着桌子。直到李平从门外进来走到他的身边对他耳语了几句后,老王点点头后才提高了声音对那几个,让他极为不满的下级训斥起来。

“你们这回跟我来的都是经过组织严格挑选的,你们在思想上极为过硬这点让我放心,但是我没有想到你们在政治上那么的不成熟。我要问问你们这里是什么地方?”

“是国统区。”

老王看着几个人小声的说完后,他沉着脸继续:“你们还知道啊!我还以为你们手里有几支枪就天老大你老二了呢?我和你们一样看不惯这些地主土豪和资本主义走狗的做派,可是咱们这回来的目的是什么你们难道忘了吗?”

看着几个被他训斥的耷拉脑袋的队员,这时候感觉火候差不多的老王放缓语气说:“现在的斗争情况是非常的复杂的,虽然是二次合作了可你们也不是不知道国军对咱们的封锁还是非常严格的。不要说是武器弹药了就连药品都很难弄到,这回好不容易利用张智勇这条线搭上这个军火掮客,你们就不能忍耐一下?”

“嘭----嘭--嘭,嘭----嘭--嘭,先生需要香烟吗?我这里有上海的大前门······”

突然的响的敲门声让屋子里所有的人心头都惊了一下,门外的叫卖声并没有让老王放松警惕,在第一时间他和队员们迅速的分布在房间各个角落做好战斗准备的同时老王示意李平去开门。直到李平趴在门缝旁轻声的言语了几句,在得到安全的信号后老王才让队员将掏出的枪收了起来。

当门打开的时候他们看到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在她的脖子上还挎着一个放着各种香烟的盒子。门口的买烟妇女在警惕的观察了一下屋里人的表情后,才小心的迈进了屋子。随着李平在出门的同时反身关上房门,这时候买烟妇女才略显激动的走到了老王的面前。两人同是粗糙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老王看着对面的同志,心中的千言万语不知道怎么表达,最终化成:“同志你辛苦了!”

互道姓名时当两人知道对方都叫老王时,他们的脸上同时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时间紧迫我不能再这里呆太久,不然会有人怀疑的。”

老王听到后点头表示理解。

“你先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个罗四少是什么背景吧?”

看着屋内的同志,女性老王先是笑了一下然后说到:“这个罗霸道还是很有背景的,他们罗家世居芙蓉镇,祖上曾经做过康熙年间的举人,在乾隆年间因为派系斗争而家道中落。后就再不出仕转而开始经商,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最终在皖地算是站住了脚。他的父亲罗世清早年曾经中过秀才,不过守着祖制没有当官而是继承了家业。虽然不像其他的商人走南创北的,可他这个人也不算是简单人物。听说罗世清早年曾经秘密的资助过同盟会和先总理,现在与国民党中央政府的几个元老还交往慎密。罗世清不但在政商界有自己的人脉,而且他还是芙蓉镇罗氏一系的族长,在宗族里也是说一不二的人。而罗世清育有四子二女,大儿子罗志文当年被他送往国外念书,现在在中央财政部任职。二儿子罗志勇是黄埔三期毕业的,现在任职于第五战区司令部。大女儿罗佳慧是个才女嫁到了徽商中的钱家,现在是长房长媳在钱家很有地位。二女儿罗佳蓉嫁到了江浙财阀的一个大户人家,听说也嫁得很好在那家很有威势。而三儿子罗志翔现在是县保安团的团长,在县城比较吃得开。四儿子就是这个罗霸道了,不过他的原名叫罗志平。罗世清这个人在算是个开明的地主商人,为人口碑不错遇到灾荒年总是第一时间开仓放粮,在县城及芙蓉镇被人称作是罗大善人。”

老王看到县城的同志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赶紧递给人家一杯水,在人家喝完后才询问起他们这回的主要目标罗霸道。

听到自己的同志询问起罗霸道的军火生意时她先摇摇头,看到同志们不解和失望的眼神后,她笑了一下向大家解释起来:“在做这桩生意前我先向你们介绍一下罗四少这个人,说起这个罗霸道来那也算是老罗家活宝了,他爹给他起名叫罗志平是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的。可是这个罗四少显然不是个好料,从七八岁开始就横行芙蓉镇了,虽然当时年龄小不能说是欺男霸女的,但成天遛狗驾鹰的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亏得他老爹是芙蓉镇里的头面人物,又是罗氏一脉的族长,大家看在罗世清的面子上没有太跟罗霸道计较,他老爹出手也阔绰往往吃亏的人家还能得到一笔不菲的赔偿。最后闹到实在没有办法管了罗世清干脆就将他送到上海的西式寄宿学堂,在那里呆了几年后被人家赶了出来。气得他老爹断了他的花销希望他能老实的回来学经商,不过因为他的哥哥姐姐都有不菲的身家,所以依靠着他们的资助一直混迹在上海滩,直到前两年才被他大姐押回到了芙蓉镇。不过回来之后也没有消停,还是隔三差五的以各种理由从他老爹那里骗钱然后到上海滩快活去。还好的就是他的为人比小时候成熟了一些,虽然还有些喜怒无常的但至少对街坊邻居和他家的长工佃户的还是给点小恩小惠的。”

看着听到这些的同志们一脸愤恨的表情,她接着说:“罗霸道这个名字是他从上海滩回来后不顾罗世清的反对自己改的,罗四少曾经叫嚣着说以他家的家势不起个响亮的名字对不起自己。而他在上海滩接触的人群据我们了解也比较复杂,三教九流包括租界的洋人都有来往。在军火生意上罗霸道也有他自己的门路的,县城保安团组建时购置的武器都是经他的手进的货。据我们打进保安团的同志传来的消息说,保安团进的那些武器无论是质量还是型号都比较好,还有就是附近的几股私人武装听说也跟他有军火上的交易,在军火交易上罗霸道的口碑还是比较不错的。”

听到这里老王禁不住插了一下嘴:“咱们的同志就没有争取过一下罗家的人吗?”

听了老王的问题,她只是苦笑了一下:“就是因为罗世清及他的三儿子罗志翔,我们才能与县城国民政府的人暗地里相安无事,虽然有些小的摩擦但是还没有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不过要想进一步接触人家确实不可能的,在这方面我们曾经做过很多的努力,但几波试探后都以失败告终。至于罗霸道这个人就更不用说了,虽然他接受过西方的教育,可是因为他的出身,他就从没有认同过我们的思想和观念。如果要是单纯的与他谈及军火上的事情,他倒是对咱们不反感。不过因为他家传的商人作风和在十里洋场混迹的经历,让他这个人对于为人处世比较现实。不过也是传统的商人观念使他极为重视信誉,他卖出去的军火品质极为可靠,但是你要想从他那里弄到物美价廉的军火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他这个人有句口头禅:做生意你情我愿,没钱你叫爹都不行······”

听了她的介绍老王坐在那里皱起了眉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