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停尸房里兑“茅台”,“谈食色变”该怪谁?

阳信人 收藏 0 568
导读:[size=16]   贵州来的50元一斤的塑料桶装酒,装入浙江造的20元一套的包装中,在重庆一处地下停尸房里一番倒腾,立即变成一瓶市场零售价近千元的名酒“飞天茅台”。(2011年05月17日 新华网)   在近日重庆查处的一起假酒大案中看到,该假茅台酒生产团伙已形成一条横跨数省的黑色利益链,几乎每个环节都实现“规模生产”和“专业经营”。在他们制造的一瓶很像正品的假冒“飞天茅台”酒上看到,白色酒瓶上系着红飘带,装在金色包装盒中,防伪标志、装箱单等一应俱全。最让人感到气愤和难以忍受的是,这些酒竟是在

贵州来的50元一斤的塑料桶装酒,装入浙江造的20元一套的包装中,在重庆一处地下停尸房里一番倒腾,立即变成一瓶市场零售价近千元的名酒“飞天茅台”。(2011年05月17日 新华网)


在近日重庆查处的一起假酒大案中看到,该假茅台酒生产团伙已形成一条横跨数省的黑色利益链,几乎每个环节都实现“规模生产”和“专业经营”。在他们制造的一瓶很像正品的假冒“飞天茅台”酒上看到,白色酒瓶上系着红飘带,装在金色包装盒中,防伪标志、装箱单等一应俱全。最让人感到气愤和难以忍受的是,这些酒竟是在停尸房里灌装的。恐难免混进一些死人的“味道”,真是不想不知道,一想就倒胃。


万州区检察院审查发现,在流入受害者手中之前,这批假茅台酒经历了包装、基酒、灌装、运输多个环节,每个环节都实现了“专业经营”、“规模生产”,还有专家指导“研发”。从生产环节上看,善于仿造名酒包装的“印刷专家”肖强是第一环,肖强的下线是在成都经商的汪吉,“造酒高手”何朝瑞是第三环,生产假茅台酒的杨勇是第四环。


杨勇从贵州商贩处买来每斤仅50元的塑料桶装白酒做基酒,租了重庆观音岩后一家医院的地下停尸房做车间,以每天50元到150元不等的工钱请工人。“就是把茅台酒瓶子洗一洗,用过滤桶把白酒过滤,灌进瓶子,贴好商标,然后入盒装箱。”工人们说,造“茅台”就像灌自来水。


为使假茅台乱真,杨勇找来两位“技术人员”参与“研发”:一个是何朝瑞,他曾以5角钱的单价从废品站收购酒瓶,自行仿造出名酒“盛世唐朝”;另一个是堪称“大师”的谭常宜,他曾是大型酒厂的质检科长,退休后在多家酒厂当技术指导,帮助假酒“成”真。


经过停尸房一番折腾,假酒身价陡增10倍,杨勇再通过各种关系处理变现。万州区检察院查明,停尸房中共生产假“飞天茅台”酒2000多瓶。如按每瓶近千元的市场零售价计算,总金额近200万元,而一瓶假茅台的成本只需六七十元。


虽然假茅台酒案最终经万州区检察院提起公诉,5名被告二审被判有期徒刑3年至7年不等,并处罚金,假茅台生产线就此被摧毁,但还是给人们留下了深深思考的空间。


事实上,造假酒者又何止杨勇一家,重庆一地,当前,假名酒因其惊人暴利,已成食品安全犯罪的重要一环。而在人们的食品乃至所有用品中,又有多少是真呢?打字到这里,不禁让笔者再次感到愤怒、伤心、绝望……


回顾以往,我们跟“假货”已打了太多的交道:从大米里认识了石蜡,从火腿里认识了敌敌畏,从咸鸭蛋、辣椒酱里认识了苏丹红,从火锅里认识了福尔马林 ,从银耳、蜜枣里认识了硫磺,从木耳中认识了硫酸铜,从奶粉里认识了三聚氰胺,还有假鸡蛋、假牛肉……今天又认识了假茅台。越想越怕:民以食为天,我们竟然不知不觉的在吃吃喝喝中慢性中毒慢性自杀!食品质量问题怎不令人谈食色变:中国还有多少能让人放心的食品?


何以至此?首先当然是为了追求高额利润!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明确地描述资本的特征:“100%的利润就可以让它铤而走险,300%的利润就能让它践踏人世间一切法律。”为了利润,造假者那还顾人们死活?!


其次,“罚得太轻”。如果加大制假的违法成本,对造假售假者罚他个“倾家荡产”,对明知是有毒物质还进行生产和销售者,可“以投毒罪追究刑事责任”,砍掉他的脑袋,难道他们还敢铤而走险吗?!


再次,也反映出当前食品安全监管的缺位。老百姓都知道的造假现象,监管者却似乎看不到。如果相关部门、政府能真正做到认真负责严谨求实的话,就不会有今天的惨痛局面了吧!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