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驾入刑岂容含糊——直击北京三起涉酒刑事案


醉驾入刑岂容含糊——直击北京三起涉酒刑事案

这张拼版照片显示的是:5月17日,高晓松在法庭上展示忏悔书(中),北京“醉驾入刑”被查第一人李俊杰在法庭上(左),英菲尼迪车祸案被告人陈家(右)在庭审中。新华社记者公磊摄


新华网北京5月17日电 题:醉驾入刑岂容含糊——直击北京三起涉酒刑事案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李京华、卢国强


17日上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致两死一伤的长安街英菲尼迪车祸案;下午,北京市东城区法院开庭审理北京“醉驾入刑”被查第一人和国内知名音乐人高晓松醉酒驾车案,三起引起社会高度关注的醉驾案在北京两家法院分别开庭审理。


刑法修正案(八)本月开始生效,各地已有多名醉驾者受到刑事处罚。最高人民法院一位副院长日前表示,不应仅从文意理解刑法修正案(八)的规定,认为只要达到醉酒标准驾驶机动车的,就一律构成刑事犯罪。此言一出,迅速被解读为“醉驾未必入刑”,引发社会各界热议。


会不会对有权有钱有势的醉驾者“网开一面”?什么叫做“情节轻微”?一些人们担心“醉驾入刑”进入模糊地带。


醉驾入刑岂容含糊——直击北京三起涉酒刑事案

5月17日,高晓松在被带入法庭后向旁听席鞠躬表示歉意。新华社记者公磊摄


轻微后果绝不法外留情


今年25岁的内蒙古司机李俊杰因醉酒驾车,5月1日被北京交警查获。经鉴定,李俊杰每百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达到159.6毫克,他因此成为实施“醉驾入刑”后北京因醉酒驾车被查获的第一人。


17日,东城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并当庭宣判,以危险驾驶罪判处李俊杰拘役2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


此前,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5月9日对郭术东涉嫌危险驾驶罪一案作出一审判决,以危险驾驶罪判处郭术东拘役4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这是“醉驾入刑”后北京市判决的首例危险驾驶罪案件。


李俊杰并未造成严重交通事故,是不是可以因“情节轻微”而逃避刑事处罚?北京市民彭先生说:“这些年发生了那么多因为酒驾、醉驾引发的惨剧,谁敢保证自己能不遇到醉驾司机呢?严厉处罚醉驾,应该是对公共安全、对每个人的保护。”


一线交警表示,醉驾不应该只看结果,而要依据行为进行处罚。


许多公众认为,刑法修正案(八)为醉酒驾车设置了一条不容触碰的高压线,对饮酒驾车行为起到了非常好的震慑作用。“‘慎入罪’的观点一提出,自由裁量的空间大了,难免会纵容‘酒司机’的侥幸心理。”


北京市天元律师事务所余明旭律师对记者说,从我国刑法规定的罪来讲,实际上存在着“行为犯”和“结果犯”的区分。所谓的“行为犯”就是法定的行为发生,不考虑情节,一律入罪,至于说在具体量刑时,可以考虑其造成社会危害程度,对其作出不同程度的处罚,或者是不予处罚。从刑法修正案(八)第22条的措辞看,“醉驾”是明显的“行为犯”,因此不应该考虑情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