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用一百个谎来圆一个谎!

东北上将 收藏 2 171
导读:一场匪夷所思的失窃案引发了公众对故宫的空前关注。当故宫建福宫已被改成顶级富豪私人会所的消息爆出,故宫博物院立即公开回应建福宫“不存在也不可能作为所谓的顶级富豪私人会所”。但据知情人爆料,他与百余名长江商学院CEO班学员均收到一份徽标为紫禁城建福宫的《入会协议书》,成为会员可享受在建福宫宴请、开会等服务,会员需按期交付年费。 相比匪夷所思的失窃案,建福宫被改成私人会所似乎更加扑朔迷离。按照常理,事情尽管局限于富豪圈内,但毕竟谈不上非常隐秘。一方面,富豪们没有责任和义务替故宫隐瞒;另一方面,与知名人士交流

一场匪夷所思的失窃案引发了公众对故宫的空前关注。当故宫建福宫已被改成顶级富豪私人会所的消息爆出,故宫博物院立即公开回应建福宫“不存在也不可能作为所谓的顶级富豪私人会所”。但据知情人爆料,他与百余名长江商学院CEO班学员均收到一份徽标为紫禁城建福宫的《入会协议书》,成为会员可享受在建福宫宴请、开会等服务,会员需按期交付年费。


相比匪夷所思的失窃案,建福宫被改成私人会所似乎更加扑朔迷离。按照常理,事情尽管局限于富豪圈内,但毕竟谈不上非常隐秘。一方面,富豪们没有责任和义务替故宫隐瞒;另一方面,与知名人士交流甚广的芮成钢也不至于毫无根据地信口开河。所以说,如果建福宫果真已被或者正计划被改成私人会所,那么故宫想要隐瞒是绝对隐瞒不住的。可是,故宫博物院偏偏第一时


间就公开否认了这一切,并且使用了“不存在也不可能”那样容不得半点质疑的斩钉截铁语气。公众倒是有点疑惑了:未必撒谎也可以撒得这样理直气壮吗?


根据多年围观“辟谣”的经验,公众显然并不愿意相信故宫的“辟谣”。这倒不是因为公众只信阴谋,而是因为公众更信证据。虽然徽标为紫禁城建福宫的《入会协议书》,也许仍不足以说明全部的真相,但是在如今的网络时代,纸要想包住火,毕竟是越来越困难了。故宫既然使用了“不存在也不可能”那样的词汇,那么面对后续的每一条有力质疑,就都有责任继续给出令人信服的解释,甚至不妨直接去起诉“造谣者”。


俗话说得好,撒下一个谎要用一百个谎来圆。同样的道理,要使“不存在也不可能”的辟谣成立,也得靠一百个辟谣来佐证。我们唯一希望的是,否认建福宫改成私人会所的故宫博物院新闻发言人冯乃恩,是在不清楚相关真相的情况下“擅自发表个人意见”,甚至干脆就只是一个“临时工”。因为,相比存


在且可能的“不存在也不可能”式谎言,寻找替罪羊的谎言,其实要更为卑劣无耻。


任何事情都怕绝对,“不存在也不可能”的绝对,可能是一种绝对的狂妄,更可能是一种绝对的愚蠢。因为它只会更加激起公众对于建福宫改成私人会所的“人肉”热情,同时也让知情者的沉默,变成一种缺乏社会责任感的不道德,最终让谎言无处遁形——当撒谎成为一种习惯,拆穿谎言就被迫成为一个保留节目,在这个游戏规则中,故宫休想能够例外。


公众愿意等待真相,因为有些谎言不仅需要被拆穿,更加需要被问责。选择撒谎本质是在选择逃避责任,而拆穿谎言不仅要使其承担应负之责,同时还要使其罪加一等。原因有二:一是,撒谎行为足以说明故宫对建福宫改成富豪私人会所之不合理不合法,心知肚明,此即所谓明知故犯;二是,东窗事发之后,故宫依旧选择用谎言来愚弄公众,不问责不足以平民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