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曾是中共党员 抗联军长的“座山雕”

aihaoli 收藏 4 4574
导读: 在《林海雪原》这部作品里,作者塑造了一名国民党匪首叫谢文东,电视连续剧《东北大剿匪》里也对这名匪首进行了描写。历史上谢文东是确有其人的。 他原名叫谢文翰,满族人,1887年出生在辽宁省宽甸县。谢文东小时候念过四年私塾,16岁就当家,种过地、养过蚕、还贩卖过马匹。 谢文东在贩马时曾结交了几个土匪朋友,1925年,几个土匪朋友绑票牵连到了谢文东,谢文东被官府捉拿,他带领兄弟及全家共12口人从辽宁逃到了黑龙江省依兰县土龙山区,投奔到西太平屯老关家,通过表叔关明林的关照,谢文东全家开始

在《林海雪原》这部作品里,作者塑造了一名国民党匪首叫谢文东,电视连续剧《东北大剿匪》里也对这名匪首进行了描写。历史上谢文东是确有其人的。


他原名叫谢文翰,满族人,1887年出生在辽宁省宽甸县。谢文东小时候念过四年私塾,16岁就当家,种过地、养过蚕、还贩卖过马匹。


谢文东在贩马时曾结交了几个土匪朋友,1925年,几个土匪朋友绑票牵连到了谢文东,谢文东被官府捉拿,他带领兄弟及全家共12口人从辽宁逃到了黑龙江省依兰县土龙山区,投奔到西太平屯老关家,通过表叔关明林的关照,谢文东全家开始依靠租种土地维持生计。


谢文东带领兄弟、子侄们边种地边开荒,家中经济状况慢慢地有了改观。到1934年,谢文东家人口已达到了三四十口,有男、女劳力十四五个,拥有土地四十五垧,房屋十间,牛马20多匹(头),大车两挂,农忙时还雇些短工,谢文东成了一名地主,而且当上了土龙山区第五保保董。


谢文东矮胖身材,胆大气粗,好打抱不平,善于交际。此时谢文东家已买了两支手枪、四支大枪,他用这些枪看家护院,谢家一家人都学会了打枪。


九一八事变后,原东北军将领、依兰镇守使、二十四旅中将旅长李杜将军组织抗日自卫军,举起了抗日义旗,谢文东参加了李杜的部队,担任土龙山骑兵旅团长。抗日自卫军失败后,谢文东回家组织了一个几十人的自卫团。


日本占领东北后,就开始了往东北地区进行武装移民,并把黑龙江三江地区的依兰、桦川、勃利三县做为最早的移民区。1932年8月,日本国会通过了第一批向“满洲国”武装移民500户的提案。同年10月,日本第一批493户武装移民开拓团到达黑龙江三江地区。他们把将近1000垧熟地占为己有,并以执行“警备”任务为借口,到处骚扰中国百姓,掠夺中国农户的财物、耕畜和农具,当地农民称他们为“屯匪”。


1933年7月,日本第二批移民开拓团494户到达依兰土龙山地区。1934年1月,日本关东军决定为日本移民开拓团进一步拓展土地,他们在土龙山地区以每垧地一块钱的所谓地价强行向土地持有者进行征购。按当时依兰县的土地价格,每垧熟地约100元左右,这就等于日本人在无偿向中国人抢掠土地,当地的农民和地主都纷纷起来抵制,但日本人开始强行收缴地照,他们怕农民反抗,又同时决定没收各户的枪支,这无疑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地主和农民都感到,土地是命根子,枪支是安全的保障,失去了土地就等于失去了一切,没有了枪支就等于失去了安全。在民族压迫的深重苦难中,大家感到只有走武装反抗的道路。


1934年3月8日,依兰县土龙山区第五保保董谢文东带领当地的农民举行了暴动,全区各地六个保共有2000多人参加,参加暴动的有许多是地主和地主子弟,暴动队伍兵分两路,直奔土龙山街里(太平镇)。


暴动农民解除了太平镇伪警署20多名伪警察的武装,并袭击了前来安抚的伪县长关锦涛带来的30多名伪军,打死十多名,缴获步枪数十支,子弹数千发。3月10日,谢文东率领暴动队伍阻击了前来增援的日本关东军第十师团六十三联队联队长饭冢朝吾大佐带领的一队日军和一队伪军警,饭冢大佐被愤怒的农民活活打死,伪警察大队长盖文义、铃木少尉等17名日军被击毙。


这场暴动引起了轰动,国内外一些有影响的通讯社和报纸都发表了消息。《纽约时报》、《泰晤士报》、《救国时报》都进行了报道。饭冢是日本侵占中国东北以来被打死的第三名大佐级军官,日本天皇为此追赠饭冢大佐为少将,后来在依兰还为他建立了“忠魂碑”,称他为“开拓之父”。


3月12日,暴动队伍撤出了太平镇,在半截河子召开了整编会议。会议决定,部队取名为抗日民众救国军,大家一致推举谢文东为总司令,全区六个保,编成了六个大队。为了进一步扩大队伍,谢文东派人到各处联络,附近各县的人听说打死了饭冢大佐,都纷纷拉起了队伍,有的前来投奔谢文东的民众救国军,有的带着队伍前来和谢文东会面。谢文东的队伍成为东北抗日义勇军中的一支重要力量。


3月19日,民众救国军在九里六屯设伏,阻击了前来“讨伐”的1000多名日军,击毁敌汽车17辆,击毙日军北川大尉以下74人,伤日军北条大尉、小泉大尉、吉田中尉以下50余人,“讨伐”的日军被迫撤回了依兰县城。


坐镇于佳木斯的日军第十师团在师团长广赖的指挥下对土龙山地区进行了疯狂的报复,他们在飞机、战车的掩护下攻进土龙山地区,飞机狂轰滥炸,日本兵每到一处,见人就杀,见房就烧,土龙山区成了一片火海,这次日军报复,共杀害群众1200多人,炸毁和烧毁房屋900余间。民众救国军连续与日军接仗数次,伤亡很大,最后撤出了土龙山地区,转战于依兰境内。


4月23日,谢文东带领民众救国军转战到驼腰子一带,攻打了日军的一个金矿,歼敌60余名,缴获野炮1门、重机枪1挺、轻机枪4挺、步枪200余支、沙金400余两、其他战利品无数。金矿工人、附近农民纷纷参加队伍,队伍由原来的2000多人发展到4000余人,部队重新进行了整编,成立了两个旅、七个直属团。


1934年10月,谢文东的民众救国军被日伪军近万人包围,经过数日苦战,部队损失惨重,人员伤亡贻尽。就在这时,赵尚志领导的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与谢文东接触。在赵尚志的帮助下,谢文东重整旗鼓,人马重新壮大起来。以后,谢文东的部队与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部队联合进行多次战斗,沉重打击了日本关东军,谢文东也被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6年9月18日,谢文东的部队被改编成东北抗日联军第八军,谢本人担任军长。1937年九、十月间是抗联八军最兴盛的时期,人员有2000余人,共有七个师、一个教导大队和一个军部警卫营,抗联八军还建立了被服厂。


抗联八军在谢文东的带领下,转战于依兰、宝清、桦川、桦南、勃利、方正等各县,经过无数次艰苦卓绝的战斗,屡屡重创日军的有生力量。


此时的谢文东却已是家破人亡,儿子一直跟随着谢文东共同战斗,出生入死,妻子已惨死在日军的刀下,老母、儿媳、孙儿被日军逮捕入狱,谢文东正经历着一场人生的考验。


从1939年冬天开始,日本关东军出动70万日军和30万伪军对东北抗日联军进行“大讨伐”,东北抗联进入了最艰苦的阶段。当时东北抗联共十一个军,总兵力三万余人。面对敌人疯狂的围剿,东北抗联的损失是惨重的,人员伤亡巨大,整个抗联队伍锐减到不足2000人。


东北抗联一部分由周保中、李兆麟率领,被迫陆续撤退到苏联境内,成立了抗联教导旅;一部分完全被日寇围困在深山和原始森林中。谢文东的抗联八军也由原来鼎盛时期的2000多人锐减至一二百人,而且被分别包围在不同的区域中。


抗联八军已断粮多日,而且战士们已是衣衫褴褛、衣不蔽体,除了牺牲的战士外,冻死、饿死的战士也越来越多,很多人饥饿难忍,偷偷下山投降了日军。抗联八军7个师,除了战死的师长外,有5个师长率部下投降,副军长滕松柏、副军长兼七师师长赫奎武都先后率部下投降。赫奎武还做通了谢文东警卫营营长姜永茂的工作,在赫、姜二人的劝说下,谢文东也产生了动摇。1939年3月19日,谢文东终于率领军部仅有的24名部下从深山中走出来,向日伪投降,抗联八军全军覆没。


谢文东投降后,被押送到伪满洲国首都新京,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和伪满洲国国务总理大臣张景惠亲自会见了他,对谢文东给予了特殊的礼遇,并给他以伪满洲国高官的许诺,但谢文东拒绝了。


在从新京返回依兰的途中,谢文东企图从船上跳入松花江中自溺,但被押解人员及时发现并制止,自杀未遂,从此,日满当局对他的生活、起居都实行严格监控。谢文东以自己年过半百为借口,坚持不为日满政府做事,并提出自己养家糊口。他要求到勃利县,在城子河煤矿当了一名普通员工,直到东北光复。


日本投降后,国民党政府迅速派员到东北接收,蒋介石还委任东北元老莫德惠为“东北宣慰使”,从重庆飞赴长春,以政府的名义对东北各地的原抗日首领和一些知名人士进行封官、慰问和安抚。国民党北满特派员武康亲自找到了谢文东,对谢文东说,中央政府希望谢文东能出来重组军队,对抗已深入北满的共产党军队,谢文东接受了国民党的邀请。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报请国民党中央政府,蒋介石亲自任命谢文东为国民党第十五集团军上将总司令,武康任参谋长兼总指挥。


当时在北满的合江和牡丹江地区,主要有谢文东、张雨新、李华堂、孙荣久四大国民党土匪部队,号称“四大旗杆”,共有匪部1万余人。谢文东在军部设立了8大处和1个警卫团,下辖2个师、6个团,总人数近4000人,成为北满地区最大的国民党土匪队伍。


追剿谢文东的是八路军著名的三五九旅和先前到达东北的合江军区部队,这两支部队都是东北民主联军的主力部队。三五九旅于1945年12月13日挺进北满,他们首先解放了北满重镇哈尔滨,然后进入合江地区,此时的三五九旅旅长是刘转连将军。


1946年2月21日,谢文东部被合江军区部队包围,投降、伤亡人员数百。4月底,合江军区部队又发起对依兰太平镇、湖南营的战斗,分两路向谢文东发起进攻。武康根本不会指挥军队,与民主联军一接触即溃不成军,1500余名匪徒大部被击垮或活捉,谢文东率余部2000余人撤往鸡西一带,驻鸡西的正是三五九旅部队。谢文东听部下说,该部队在陕北只会搞生产,只会开荒种地,不会打仗,便十分轻敌,决定攻打鸡西,没想到被三五九旅打得落花流水,损失更惨重,整个匪部乱成一团。


谢文东部被打散后,又集合残部与匪首李华堂、张雨新部汇合,凑集了近9000人,占领了刁翎县城。8月5日,合江军区四、五支队配合三五九旅将谢文东等包围,经过两天两夜的激战,共歼敌7000余人,解放了刁翎,谢文东等匪首分头率少数残匪逃入深山密林躲藏,陷入弹尽粮绝的境地。合江军区和三五九旅发动了继续追剿谢文东和李华堂的依南战役,经过半个月的深山剿匪,又毙伤和俘虏土匪879名,缴获各种枪支807支、马116匹,给谢文东以沉重的打击。


剿匪部队和当时的中共合江省委、省政府决定同时采取政治攻心策略,促使谢文东早日投降。中共合江省政府主席、当年的东北抗联第四军军长、谢文东的老战友李延禄将军派人给谢文东送去了一封亲笔信,说:“当年我们在艰苦的环境中共同抗日,国民党中央政府说支持我们,但是我们却没有得到中央政府的一粒粮食和一颗子弹,他们现在利用你来打共产党,你也曾参加过共产党,共产党到底怎么样?你心里应该明白。”李延禄希望谢文东能幡然悔悟,悬崖勒马,向共产党投降,共产党是有宽大政策的。但谢文东说:“我已无路可走,再说国民党是中央政府,代表国家,你们共产党都归他管,何况我了,我既受到了政府的委任,就只有听政府的了。”谢文东拒绝投降。


谢文东一方面听命于国民党政府,另一方面又对国民党的一些人员不满。国民党合江省党部书记张玉书,到处拉拢控制土匪部队,给很多人封官加委,致使一些土匪听命于张而不理谢,谢文东十分恼火,两人火拼了起来。张说:“我是省部书记,你敢把我怎么样!”谢文东说:“省党部书记是个干什么吃的,算个屁,老子照样枪毙你!”最后,谢文东竟当着众人的面把这个省党部书记、国民党省级大员给枪毙了。


自1946年的七八月份以后,北满的大股土匪基本被消灭,投降和被俘人员大部分被遣散回家,既往不咎,发给路费,分给土地,回乡务农;只剩下溃散的小股土匪还在顽抗。此时的谢文东在合江军区和三五九旅的追击下,已疲于奔命,他依仗熟悉地形的优势,在深山老林里东躲西藏,带领着同他一起在抗联八军时任师长的秦秀权、陈凤山等十几个忠实的部下逃到了刁翎四道河子一带。


1946年11月20日,谢文东部仅剩有6个人了,他们来到了四道河子山里的一座小土地庙前,谢文东跪在小庙前祈祷,希望土地神能保佑他们父子平安。然而这时,谢文东已被三五九旅八团五连的战士包围了,谢文东没等拔出枪来就成了俘虏。


谢文东被三五九旅战士押到合江军区司令部,交由合江军区关押。谢文东对军区的看押人员说:“我在北满是有影响的人物,我要见你们司令,我要和他面谈。”合江军区司令员贺晋年正好刚同中共合江省委书记兼合江军区政委张闻天会谈回来,听到谢文东要同他面谈,说:“我不见他,谢文东与我是敌我关系,要见面只能在法庭上见面,向人民宣判他的罪行。”贺晋年给张闻天打了电话,告诉他谢文东已被俘获,同时又给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发去了活捉谢文东的电文。


11月23日,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林彪致电嘉奖合江军区和三五九旅全体指战员,电文是:“此次刁翎剿匪战斗……生俘匪首谢逆文东,为人民除害,巩固了解放区后方的治安,特电嘉奖。林彪。”


谢文东被押赴勃利县公审,在公审的头一天晚上,他看到为他准备的几盘好菜还有酒,就知道死期到了。他让看守找来了合江军区司令部保卫科科长王世芳,他对王世芳说:“我是中央国民政府任命的第十五集团军上将总司令,我老谢头当过抗联的军长,也参加过共产党,打过日本鬼子。历朝历代、中国、外国都讲投降不杀,优待俘虏,日本鬼子都没敢杀我,你们共产党就这样说杀就把我杀了?我抗日有功啊!”


12月3日上午,召开了公审大会,公审大会上宣布谢文东死刑,立即执行。谢文东被拉到勃利县新修的东北民主联军牺牲战士墓碑前执行枪决。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