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禁:两岸对峙期战果真相

aihaoli 收藏 0 484

78岁的大陆浙江人陈小斌抵达台北松山机场。这位没有任何高贵头衔的大陆人,却获得了那些大陆高级官员访问团才拥有的礼遇—台陆军总司令杨天啸上将以及后备司令部政战主任吴坤德少将等人亲自到机场迎接。


见到数名“将军”向其敬礼,失去右眼的陈小斌起身回礼,泪水盈眶。


陈小斌是浙江临海人,曾是国民党军一江山特勤大队情报组成员。1955年1月18日,作为国共内战时期最后一场较大规模战役,一江山战役爆发。


一江山岛位于浙江,是大陈岛的门户。经过双方数日激战,一江山失守。1955年2月8日,国军在美第七舰队护航下,将大陈、渔山、披山等浙江外岛的三万多军民全部撤回台湾。从此台当局的控制范围,不再包括浙江省,一江山战役也被称为“国军的敦克尔克”。


曾参与一江山战役的陈小斌在那场战役中成为解放军的俘虏。但长期以来,台官方一直在岛内宣传“一江山岛上国军720人全部战死成仁”。“一江山烈士”成为那个时代台湾军人的精神榜样。此次台军方亲自迎接“战俘”陈小斌返台,并承认两岸对峙时期“文宣”有所夸大,被视为尊重历史之举。


讨论两岸军事对峙时期的种种真相,台湾早已没有政治禁忌。近年来,台官方和民间开始逐步解禁,还原真相。


被俘国军返台获户籍


从机场返回台军方安排的公寓后,大病初愈的“国防部长”高华柱亲自前往探视,并赠送陈小斌一只“建国百年”纪念手表。


次日,陈又在台军方后备指挥部人员引领下前往台北市户政事务所申办设籍,接着又马不停蹄前往台“国防部”指南山庄办理退役老兵补助等手续。这意味着,陈小斌从此以后将成为一个台湾人,他在台北的新家被安置在新北市的台军单身退役军人宿舍“居安一庄”。


在当年的那场战斗中,陈曾驻防岛上的203高地,右眼被击碎后,又被炮火炸伤双脚而昏厥。战斗结束后,解放军清扫战场时,陈小斌被发现,成为俘虏。随后,陈被送往厦门医治,伤愈后被送到山西省煤矿劳改23年。出狱后仍在矿区工作,直至退休。


由于失去一只眼睛,加上“政治成分”不好,陈小斌没有成家,晚年生活孤苦,因此于2010年向台当局申请赴台养老。


据《联合报》等岛内媒体报道,接到陈的申请后,台“国防部”便透过海基会,查验大陆官方核发的各项证明文书,确认了陈小斌战俘身份。最终,批准了他来台养老的要求。依国军抚恤相关规定,陈小斌可依照年资计算退休金,从被俘时算起,在大陆劳改的时间也算在内。除了退休金外,还会依据滞留大陆时间的长短,发放慰助金(最高不能超过50万元新台币)。


事实上,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已经有不少一江山战役被俘生还的国军官兵陆续申请返台,台湾方面均予接纳。但因为当年一江山失守后,台当局曾在台北替殉难烈士举办盛大追悼会,蒋介石亲临致哀,并宣称“一江山守军720名无一生还”。“总统”如此定调,自然无人敢质疑,因此这些战俘返台时都是悄然无声进行的,台官方从未公开消息。


在台湾方面坚称无一人被俘的同时,大陆解放军方面则称:国军519人阵亡,567人被俘。香港《大公报》也曾在1957年刊登大陆宣传一江山战俘的“改造成绩”的报道,报道中还曾配上一张照片,拍摄地点是福建福州市“敌工部”。照片的文字说明称,这是张荣贵、丁明扬、李亚东、郭梁、陈定清、艾福兴、张世林等七名一江山战役国军战俘,回到故乡与亲友团聚的“欢乐生活照”。此外,作家李敖此间恰好在国军第17师服役,其在回忆录中称,军中流传“一江山上的国军并没有全部战死,可是泅渡跑回去的在大陈岸边被对面防卫的国军四十九团当场打死了”。


各种说法不一,让一江山战役的确切阵亡人数充满争议。台湾民主化后,在当年国军一江山守军最高指挥官王生明(阵亡)之子王应文的组织下,“一江山烈士遗属协会”等民间团体陆续赴大陆调查。根据这个协会的调查,国军死伤人数为500多人,遭俘100多人。


“大陆方面拿不出五百六十七人的名单,现有能收集到的各种战俘照片里,也从未在一张照片中出现过十几人以上。”该协会会长王应文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称。


王应文称,他们走访过那些被俘的官兵,这些古稀老人均称,自己已经拼尽全力,且在被俘后遭受了动辄10年以上的牢狱之灾,像陈小斌这样特别“顽固”的战俘,甚至被关逾20年。


此次陈小斌返台,军方由高阶将领迎接,当年全体成仁、无一生还的历史记载,也得以还原真相。“‘国防部’终于不再看不起战俘,并敢于面对历史真相,我们相当肯定。”王应文说。


台兴起还原真相热


台军方高调迎接陈小斌返台之举在岛内颇受好评,台湾媒体称,国共内战期间,双方为了“文宣”需要而夸大战果,不胜枚举,台湾近年已逐渐解构禁忌。


陈小斌事件后,台“国防部”回应台媒,列举其1997年编印的丛书《东南沿海岛屿争夺战》及相关史料记载,证明其“纠正”动作早已有之。据“台国防部”统计,一江山战役中,解放军伤亡约2000余人,并非两蒋时期所宣传的“计歼敌3000余,毁敌机5架、沉共舰多艘”。国军部分,计有王生明上校(后追晋为少将)以下官兵阵亡720人、重伤200余人、轻伤100余人。但重伤及轻伤者是否被俘,书中并未提及。


这些史书大部分被存放在图书馆里,若非媒体质疑,台军方也从未主动宣传其新编印的史书有纠正的痕迹。但透过官方出版物低调纠正对峙时期的“文宣”,已十分不易。


上世纪90年代,国军战俘问题开始解禁。上世纪70年代,大陆曾特赦多批国军战俘,名单中不乏黄维等高级将领。不过一些战俘的赴台申请,被台当局婉拒,不少战俘只好留在大陆,部分战俘选择自杀,或者出走海外。直到1991年,台“国防部”经过权衡后,对被俘国军官兵,按被俘时间区别对待,出台《国军在台期间作战被俘归来人员人事处理作业要点》,接纳两岸军事对峙时期被俘的国军官兵。


台“国防部”的资料显示,加上陈小斌,至今已经有132名一江山战役被俘国军官兵陆续返台。近年来,台军方也曾多次发起“赴大陆搜索两岸对峙时战死者遗骨”、“搜寻巴布亚新几内亚国军抗战期间战死者遗骸”等举措。


台媒称,除了台军方一些举措外,包括台海军少将钟汉波在内的一些退役将领的回忆录中也开始大量还原历史真相。如台“国防部”编辑出版的《国光计划——口述历史》一书中,多位台军退役将领表示,1965年“八六海战”的惨败,是台海形势的重要转折点,并坦承这场海战中,国军指挥失败是导致两艘舰艇被解放军击沉的主因。“(国军)后来在一些学术类出版品里会承认当初的错误。不过大部分历史得以纠正,是因为台湾相对而言对言论控制不严,很多东西是先有学者写出来,官方最后也默认了。”全程关注陈小斌返台一事的联合报记者程嘉文告诉本刊记者。


同样被纠正的“神话”还包括1958年的国共空战等一系列战役。


在反思国军“文宣”造假的同时,亦有台湾媒体称,“台湾已经过了那个时代,但大陆方面夸大的情况很严重。”


台媒的分析报道称,曾指挥金门炮战的解放军上将叶飞回忆,此期间的空战中,解放军共损失战斗机20余架,击毁国军战斗机50多架。对此,有当事人对台湾媒体称,台湾空军飞行员的圈子很小,大家都是前后期同学,近年已无政治禁忌,所有人的遭遇都一清二楚,不可能有那么多架被击毁,或统计方法有时代局限。


台湾舆论希望透过反思“对峙思维”,两岸逐步拼凑,可较接近真实的历史面貌。有评论称,对那些在对峙时代中受伤害、被遗忘的人,新一代中国人应该对他们更多一分关怀,而不应沦为爱国和民族主义教育服务的工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