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二十三章

hebinjjwy 收藏 1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我突然看见了沈莺,而她自然也看见了我。

也许我的样子把她吓着了,我在她面前一直是那么平易谦和,而今天却暴怒的象一头狮子。她的眼中透出惊恐,但惊恐之外,还有感动。

她依然换了一身衣服,虽然仍然是宫女装扮,但那衣物的质地,却要优良许多,她显然刚刚洗浴过并换了这身衣裳,头发还是湿的,还没整理好,只是极简单的拢在后面,用条头巾稍稍一束,倒有些象二十世纪女生常梳的“马尾巴”,看来是因为知道我来的消息,尚未收拾停当便匆匆赶来。

我也顾不得什么君王的威严,大步走向她,把她紧紧地揽入我的怀中。


此时只有皇后与我,我满怀歉意地看着皇后。

皇后显露出她的委屈。

“臣妾自嫁给皇上,而今二十年了,何时有过争风吃醋的事情?……臣妾自知,臣妾是拴不住皇上的……”皇后已经垂泪,我却只能内疚地看着她,递给她一条丝绢,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皇上也不想想,那御花园虽是僻静,总是皇宫里一处地方,哪里是藏得住什么秘密的世外桃源?臣妾正是有所耳闻,才去问的许公公,许公公原是不肯说的,见我已经知晓了三分,才不得不说。皇上,那御花园僻静得很,沈莺又不过一个小小的承衣,若是有谁真的要暗中与她为难,只怕皇上也有照顾不周全的时候。就说今年去嵩阳宫中避暑,皇上一去便是两三个月,她一个弱女子,无依无靠的小宫女,在御花园中……”皇后的话一个字一个字都落在我的心上,我不禁心惊肉跳—皇后说的一点不错,我总想不要使她落入后宫的漩涡,却未想到她已然在宫中,她不去找漩涡,漩涡却依然会来找她,而若是有谁趁我疏忽—其实我一直都在疏忽—对她暗中加害,我虽然是皇帝,却也许连给她报仇都不可能,又或者报了又能如何?总以为自己思虑周全,而今才发现是漏洞百出。我不禁对皇后内疚之余,油生感激。

“臣妾知道,皇上喜欢沈莺这丫头,其实臣妾见了她,也觉得怜惜。皇上可以先纳她做个婕妤(正三品,世妇中级别最高的,仅次于九嫔),以后却再寻了机会,进到嫔妃之列。”

“朕……朕是很喜欢她,只是,朕,觉得她年纪尚小,想等上些日子。”这还是我半晌工夫说出的第一句话。

“十七岁已经不小,臣妾这么大时,已经给皇上生了昭儿暕儿了。”她原是已经略带了笑的,可是说道两个孩子,又不禁有些许神伤。

一个已经死了,一个却又不争气,也难怪她要伤心。

皇后很快恢复了平静:“便是如此,皇上也该给个封号,才使得他人不敢妄为,护得沈莺周全。我这宫旁有个小院,原是李才人(正四品,世妇中级别最低的)住的,前些时日她已经蒙皇上恩放出宫,院子空着,正好给沈莺住。”

我对皇后深深一鞠—其实我此刻连给她下跪的心都有了:“实在有劳皇后了。”


八月十七,封沈莺正六品御女(女御中居中的一个级别)。并下旨恩赏皇后族人。杜鹃也被从御花园调来与沈莺做伴,皇后原本要派几个人伺候她,她却婉言拒绝了,只是留下个十四岁的小宫女做伴--李才人的小院虽然不大,却也有五***,人太少未免冷清。我对皇后说:“随她意吧。”皇后也不再勉强。


都说皇帝是个令人羡慕的职业,其实真正做了,才发现完全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江南的事情还没有了,东北和西北又先后告急。

八月十八,辽西急报:高句丽出兵十万之众(堪称倾国之兵了),联合靺鞨骑兵两万进犯。而辽西、辽东郡只有于仲文和李子雄三万五千人马,兵力处于绝对劣势,只能紧守几座城池,好在辽河屯垦,本就采取了半军半民的方式,主要的屯垦点都筑有相当坚固的堡寨,屯垦的移民被武装起来,配合官军固守,只是已到秋收,大批已经成熟的粮食无法收割,眼睁睁看着被践踏和抢掠。北京留守张衡在得到辽西的报告后,已经“先斩后奏”,征集上谷、涿郡、渔阳、北平的两万地方部队,由时任涿郡丞的李密统领,救援辽西。

我慌忙召集内阁,决定派宇文述和上大将军杨义臣统军三万救援辽西。但辽西离洛阳路途遥远,十八日的急报,其实在七天前就已经发出,而大军再赶到辽西,至少须得半月以上。

然而大军尚在集结,八月十九,河源、西海郡奏报:本月初九,原本已经逃入雪山的吐谷浑余部联络党项羌部落袭扰两郡。

其实,河源和西海(在今青海),连同鄯善、且末(在今新疆)四郡,本是吐谷浑旧地,大业四年至五年(即公元六零八至六零九年),杨广派宇文述、张定和等夺取了这些地方。说起来,吐谷浑此举,也算“收复失地”,不过既然大隋已经在这里建立政权,实行统治,就不可能轻易放弃,何况河源和西海南连西藏,东南接川西羌人部落,北控河西走廊,西连新疆(为了方便,我使用了不少现代的地名),战略位置相当重要。

我只好再派右翊卫将军薛世雄率军两万去打击吐谷浑。其实宇文述更合适,不过辽西局势,比西北更为严峻。


不过好消息还是有的,八月二十,张须陀奏报:以孟让为首的山东“贼”余众三万,被官军围于巨野泽(在今山东),本着我“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最高指示,目前正“围而不打”,进行“招安”。

八月二十一,一条消息从遥远的西南传来:虎贲郎将杨玄纵不仅平定了越嶲獠民的叛乱,还渡过泸水,收复失去多年的协州、恭州(在今云南昭通一带)。协州、恭州原本是南朝(宋齐梁陈)控制的地区,后来又被北周夺取,但是隋朝初年,由于种种原因,中原政权失去了对这一地区的控制。我很快下诏设立了昭通郡,任命杨玄纵为太守,并命杨玄挺为郡丞,领兵一千增援。原本杨玄纵是为了削弱杨玄感,被我派到那穷山僻壤去的,颇有些想“借刀杀人”的意思,却有此意外收获,倒是大出所料。不过我对他还是有所顾忌的,所以拒绝了他就地募兵的要求,而是由中央控制兵饷粮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