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世奇才 第一卷 第十九章 父子连心 祸因恶积

zhouzhonfu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1.html[/size][/URL] 李清也是喜宴中的座上宾,而且,只与皇帝相隔一席之遥,皇帝从金口中吐出的玉言,他是听得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于是便在心中骂道:"厚颜无耻,一派胡扯!真他妈的上梁不正,下梁歪。朝廷落到这一对混蛋手上,不亡才怪!大臣们上行下效,不是敛财就是揽色,谁去管理国家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1.html


李清也是喜宴中的座上宾,而且,只与皇帝相隔一席之遥,皇帝从金口中吐出的玉言,他是听得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于是便在心中骂道:"厚颜无耻,一派胡扯!真他妈的上梁不正,下梁歪。朝廷落到这一对混蛋手上,不亡才怪!大臣们上行下效,不是敛财就是揽色,谁去管理国家呀?"


但满堂的文武大臣,还没等色宗把话说完,便离席三呼万岁,砰然而跪,场面显将十分的壮观,文佳沸双膝粘地,躬身似龟,颤声说道:"吾皇圣明,吾皇仁爱,臣等如沐春风,倘佯舒展!革新宏论,破陈出新,怯祖制,废纲常,立新统,扬皇威,四海称颂,臣的性福令吾皇殚精竭虑,实在惭愧于心,臣只能诚惶诚恐的说出一句心中的真言:吾皇万岁!万万岁!"


"哈哈哈!众卿平身,朕今天到此,不光是只为丞相婚礼而来的,还有件大喜事要宣布,从即日起从三品以上的官员,均可回家取十房小妾,费用一律由隶部造册发放,但是,要速战速决,为期七天,过时不候,行房标准,必须与文丞相看齐,违者定杀无赦!"色宗说完便在一帮太监和宫女的侍候下,在众臣'万岁'的声浪中,威风八面,浩浩荡荡的离开了丞相府,但两个奉旨验婚的内宫太医却没走,他们要把文丞相今夜的骁勇善战的过程,和战后文丞相身体恢复的程度,记录在案,便在次晨要进宫一五一十的向圣上秉告!皇帝就等这个实事求是的报告,考虑是不是要给从三品以下,从七品以上的官员发放招妾津贴!所以文丞相这一夜的酣战的成果,会直接的影响到满朝文武的性福大事啊!


李清因为怀念小姐也惦着儿子,所以他心里一直都不好受。再说他又不是朝廷官员,这些福利根本与他沾不上边,于是乎便离开了热热闹闹的喜气场面,向文锋彬的房间走去。也许是天性使然,小家伙一见他就亲热了起来,非要和他回北峻山不可。于是李清便找管家说道:"总管大人,你看丞相一下娶了十房老婆,估计十天半月都消顿不下来。我怕公子调皮,坏了丞相大人的雅兴!不如我先带他上北峻山去玩玩,等丞相与十位夫人渡过了蜜月,再把公子送回来,你看行吗?"


此时管家因张罗丞相的喜事,搞得个昏头转向,再说还要侍候两位验婚的太医,更是感到如履薄冰。再加上还要照顾少爷,也实在是顾不过来,但他又怕丞相忙厌了,静下来要少爷了。于是便担心的问:"李掌门,如大婚过后,丞相问起少爷来我该咋说?"


"哎!这还不好办呀?就说被我带到'燕山派'玩几天,如丞相想他了,我就给送回来!"李清知道管家就等他说这句呢,便故意地把事揽了下来。

"好!那有劳李掌门看好少爷,他可是老爷目前的唯一的独苗!"

"哈哈,少爷跟了我请你放心,只要丞相想儿子啦,我立马完璧归赵!"管家点了点头,又出去忙着张罗了。

李清带着文锋彬出了相府,走到一个无人之处才搂着儿腾空驾雾地回'燕山派'。


没想到'崂山寡头'趁李清不在时,已经占领了'北峻山',李清刚进山门就被'崂山寡头'的独门暗器'芙蓉悍雷'所伤,李清因为顾忌文锋彬的安危,只好忍气吞声,含恨离开了'北峻山'!他又将儿子送到了'乌龙潭'托于老匪,然后便浪迹武林寻找对付'崂山寡头'的武功秘诀。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晃二十几年过去了,李清终于得到了昆仑派的看家秘诀'凝雪脉',就在即将要成此撼世奇功的风口浪尖上,他突然听到了儿子的呼救声,一个分神,突然听到手上血管在'碴,碴,碴'的凝结成冰的声音,此时昆仑山上的温度,至少零下20度,而他体内的'寒霜'已达到了零下160度,他血管中的内壁在练此功时,几乎被冰堵滞,但'御寒丸'和他体内因多少年来的修练而凝聚在体内的真气,便互为一体,合二为一,逐步形成了一股融冰化冻的热流在血管内壁中硬生生的冲出了一条血路,连结全身,在冰管内奔腾,即使外面就是再冷,反而他体内的血液奔流的越欢,这个原理就象6.70年代的炎热夏天,卖冰棍的老太的箱子总是铺上一层厚厚的的棉垫一样,尽管外面的温度再高,但箱子里的冰棍总是不能被溶化的原理,其实世间没有什么神奇可言,只不过你没从事过这方面的探索尝试罢了。


但是,当李清一分神,体内的真气便在瞬间外泄,'御寒丸'一旦离开了人体的真气也失去了功效,他体内的不少毛细血管,已经开始凝固,手脚已酷似冰雕,早就如同身外之物了,眼看李清在不长的时间内就会变成一尊冰柱,几乎已经不可逆转的地步!就在心脏即刻要被寒冰冻结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与小姐**时的热力四射,热烈奔放,欲壑难填的情景,顿时感到通身发热膨胀,热血沸腾,只听到血管中发出的'咔嚓'的热血破冰之声不绝于声,通体震荡,一会儿手脚便有了知觉。


"小姐,是您在冥冥之中救了我一命!我知道你是舍不得我们的孩子啊!"在暴雪狂风中的李清,望着苍穹在心里默默的,虔诚地祷告着。而后便把平身所积累起来的功力,倾其所有的全化成一种神秘的意念,正是这种力量,如不消失的闪电一样穿过了千山万水,千坎万壑,直指'一线天',把文锋彬挤在崖壁上缓慢下滑,直到七天七夜后,他才安全的落到了'一线天'的地上,他除得被'寒冰剑客,挑断手脚筋和又被连踹几脚外,在坠缝隙的过程中丝毫没有受到伤害,但已成了瘫痪病人的他,在这渺无人烟的缝隙底,死对他来说只不过是早迟而已的事,他也知道这几乎没有任何悬念,只好老老实实的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此时在昆仑山上的李清也被冻得如僵尸一般,幸好随身带来而听剩不多的'御寒丸'救了他一命,他已经没有了腾蛟起凤的力气了,只好连滚带滑的下了昆仑山,躲在一个小镇上苟且偷生,等待着功力的自然恢复!


'一线天'的名子是恰如其分的,没有在缝隙底生存过的人根本不会知道这名子的峥嵘内涵。这底部一天十一个多时辰,几乎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但每天总有大半个时辰的光景,缝底是阳光明媚,但前题是当天一定不能是阴雨天。也真不该文锋彬命绝,他坠入的当天,天空中万里无云,风和日暖,阳光普照,当一米阳光从缝隙中照耀下去时,犹如一道细如丝线细长连天的瘦针,直插缝隙底,随着太阳的移动,等到太阳和山上的缝隙成垂直状态时,缝底顿时通体透亮,连两侧峭壁上的纹路都看得清清楚楚,每一个因岁月留下的痕迹都一览无疑,已经精疲力竭,命不久矣的文锋彬,已经饿着是连喘气都要花上九牛二虎之力了,但已经七天没有见到过阳光的他,此时眼睛也实在不能受此恩赐,被阳光刺得个泪水涟涟,痛彻心腑!


'痛'对一个僵死之人来说来,绝对是一件好事!他既然知道痛,那就证明,阳光已经击活了他的大脑将垂死的神经,一旦脑神经被激活,他身内的各器官便会共同向人体司令长官发出一种求生的欲望,那司令官也会顺着手下各部门的要求,全力启动和恢复生命的运行,就这样文锋彬才仰面朝天,窥察着峭壁!


突然,他发现峭壁之上有一幅幅神奇的壁画和象形文字的符号!于是他眯着眼仔细地看,就在离他最近的一幅画上,就篆刻着如何自我调节,练就化气为食,成就不食人间烟的图文并茂的石刻,文锋彬按照图形呼吸吐纳,便屡试屡爽,一会功夫便打起了饱嗝儿!顿时精神焕发,精万充沛,于是面壁而祷念着:"南无阿弥陀佛,北有贪恶锄善!正邪之门,天设地就,玄之又玄,众妙称奇!感激恩壁,赐我重生!"于是他又仰首伸眉去看另一幅壁画,真是无巧不成书,这一幅竟会是调息练气治愈手脚静脉俱损的方法,但此时太阳却悄然的离开山上的缝隙,深隧的缝底又变成了漆黑一片,文锋彬也不急于求成,只得耐心地等待着阳光照进'一线天'的那一刻!就这样他不仅使自己的脚筋和手筋调养的健壮如初,在继续年复一年的练习着1008幅其他图形,他如痴如醉,如疯如颠,竟然早就忘了想办法出了'一线天'重返人间的事了。而时光的流逝,好象已经与他无关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