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1.html


文佳沸一听,顿时酒醒大半,便暗想;一个修仙之人,本应该有超凡脱俗的思想境界,怎么能说出这样有违常理的话来!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要带我还没有用够的小老婆回山,是居何用心?


但他又碍于情面,故不好把话挑明,只好试探性的说道:"掌门殚精竭虑的替本相着想,实在是令人感激之致!我虽然,妻妾成群,但,那也是我的一块块心头之肉,就象金银财宝,珠宝玉器一样,即使封存不用,那也是我的财产!哈哈哈,钱赚钱最好赚,人玩人最好玩嘛!所以,那女人你断然不可带走!既然掌门情愿为本相分忧,那就烦请你将疑是杂种的小畜生带回'北峻山'审查,如并非我种,那全凭大仙处置,一切拜托!"


丞相的一番肉中藏骨,暗生歹机的话,顿时令李清惭愧不已,他知道,因为是自己急不可待的心理在作祟,才引起丞相的疑心的!于是忙大义凛然地说:"请丞相谨请放心,修仙之人最忌讳的男女之欢,乐此一回,便永失仙缘!吕洞宾虽是个意外,但他为一时**,也遭到了天谴,险些被打成肉骨凡胎!李清却不敢步此后尘,况且道行也不如人家老吕的万分之一呀!哈哈!"


李清故意一言道破天机,便把丞相挤到了尴尬的位置上,文佳沸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该用什么话把尴尬搪塞过去,于是便干咳两声后笑道:"嘿嘿!李天师见怪了不是!其实,我仍是凡胎浊骨,多考虑些鱼水深情的事也属正常嘛,远的不说,就谈我们的色宗皇帝,如果他一天能有小半时辰,考虑国家大事,那可真是国之大幸,万民之福了!你们是不知道啊,他有三宫,十六院,二万七千九百六十四个妃子,这不算,还有多少候补妃子,根本无法统计,光是全国上下各级衙门的招妃办公室的人员的数量,已经超过了全国所有军队的数量,朝廷每年要从国库中取收入的百分之四十用于付这些人的薪水,你说说看,就为了使他的那根肉杆腊枪头的玩艺快活,花了我们国家多少银子呀?"


文佳沸突然想到,如果惹恼了李清,哪,后果是很严重的!忙改变了话题,把李清的注意力引向了宫内皇帝的糜烂生活。因初尝禁果,余兴未犹的李清,便油然而生了窥探皇帝隐私的好奇感!"哈哈,文丞相我想问句不该问的话,不知能否赐教?"


"哦!李掌门,但讲无妨!古人说得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百人誉之不加密,百人毁之不加疏!方算君子也,嘿嘿!"

李清见他如此爽快,便大胆又亳不羞涩的问道:"文丞相,你只有二十八夫人,就忙得,只有招架之功,而没有主动进攻和挑战的勇气了!那我们的皇帝,岂不是要累的吐血吗?比如说;宫中的嫔妃象是万紫千红,五彩缤纷的大花园里的奇花异草,而皇帝好比是一个骚乱喧嚣的雄性蜜蜂,就算他身上长了一根锋利无比的钻石合金密制而成的屁刺,我看他也消受不了这些娇艳且阴霉的花朵的侵蚀!你说你们这些忠于主子的大臣们为什么不为主分忧?不失时机的去帮帮他呢?用你们的钝刺为主子效力啊,省得万岁那么辛苦操劳!"


"哈哈哈!真是个仙骨神种,根本不懂人间的伦理纲常!好好好!我不想跟你多讲了,只是求求你,我不希望你用你的那根绣迹斑斑的钝刺帮我就好了!哈哈哈!"文丞相见李清神情庄重,便大笑大止!同时也消除了对他的疑心,因为他确认李掌门在男女之上不仅没有丝毫的接触和尝试,而且无论是理论上和实际操作上都属于白痴!


此时的李清见与小姐重温旧梦,共浴爱河的可能已经无望,只好退而求其次,能与亲生儿子在一起未尝也不是件好事,于是便说道:"看来这娃可疑极大,不如丞相将他遗弃,终然这女人再和你意外结果,那定是你耕耘你收获了,哈哈哈!"

文丞相沉思了一会,便毅然决定同意了李清的要求,让他把那个疑似劣种的孩子抱走,反正他也不缺儿子,继承家业!


李清把文锋彬抱回了山,心里欣喜若狂,整天抱着他逗他玩,为了解决儿子的口粮问题,他亲自前往狼窝,逮回三只在哺乳期的母狼,按时按点的轮班为文锋彬喂奶,可是,好景不长!'燕山派'的宿敌'崂山寡头'几次打进了'北峻山'还险些杀了李清!李清怕伤害到儿子,便带着儿子连夜飞行到一处世外蛮地-----也就是柳絮镇的'乌龙潭',在当家土匪的房外墙角,把儿子放下后,又在他身旁放了一对金元宝,然后便躲在暗处依依不舍的窥看,直到老土匪头发现并如获至宝的把文锋彬抱回屋后,才放心的离开,飞回了'北峻山'。


他轻装上阵,与'崂山寡头'大干了几仗,终于使其负伤而逃,数月不敢来犯,这时京城瘟疫肆虐,丞相宫坻也没能幸免,文佳沸的的公子全部染病身亡,老婆也死了大半,他只好终日以泪洗面,伤心惨目,万箭穿心!瘟疫仍在继续漫延,其他女人和女儿也接着离他而去,最终第廾八夫人也沉疴难起,文佳沸抱着'人欲将死,其言也善'的最后一丝希望,在她的病榻握着只剩下皮包骨的纤手,悲痛欲绝地问道:"夫人,你告诉你的孩子,究竟是不是我的骨血?"女人闭口无言,痴目以对!


文佳沸又道:"只要你肯说出真相,我便让你母子见上最后一面!"夫人突然脸上泛起了红潮,激动地问:"丞相,我的儿子还没有死吗?"

"你看,你这话说得多寒碜人啊,即使这孩子是你婚前与野人配种,我文佳沸也不会如此缺德,毕竟我们还有过肌肤之亲,欲罢不能啊,更何况;宰相肚里能撑船!也不是随便说得吗?"

这女人虽然此时已病入膏肓,思维混乱,但此时她还是要为儿子的将来考虑的,于是她突然笑了笑说:"丞相,我以处子之身过府,怎可能在肚子里藏有私货啊?倘若说到来路不正,那也不是你老文家贩的私盐啊?咯咯咯"那女人突然笑出了声来。


"啊,夫人此言甚善,此言甚善呀!都怪我疑心生暗鬼,委屈了你!以前你的二十七位姐姐健在时,我是疏忽你,如今你们母子才是我真正的硕果仅存啊!我立即派人接回儿子,你一定要给我挺住啊!"


那女人再也没力气说话了,只是用感激的眼神望了一下文佳沸,然后便昏昏欲睡。丞相忙命人上'北峻山'让李清寻回自己的儿子!

李清知道详情后,便心急如焚的赶去'乌龙潭',终干在土匪窝里找到了自己的儿子,通过同老匪首几番讨价还价,最终还带着四岁的儿子到丞相,交给了文佳沸!当孩子见到瘦骨嶙峋,来时不多的母亲时,便天性使然的哭天抹泪,使丞相感慨系之,便认定了他就是世上仅存的亲生骨肉。


没过多久孩子的母亲就过世了,同时她也带走了丞相府的瘟疫,文佳沸才过了几个月的太平日子,便开始骚动不安起来,一下竟然同时娶了十房夫人,又同时拜堂成亲,可一旦谈到入洞房,丞相府的管家却便傻了眼!十个同时入门的夫人,可是我将来的新主子,得罪了谁也不成,丞相大人究竟今夜与谁同床共枕呢?他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如何处理!只好去请示丞相,此时正好丞相与风流倜傥的色宗皇帝在把酒言欢,于是乎,他便抖胆上前诡拜,口中虔诚的说道:"启秉吾皇万岁,草民有事想请我家主子谈点家事!"

"大胆奴才,本皇在此,竟然还敢枉谈家事?难道你不知道吗?丞相的家事,就是朝廷之事,也是国事!快从实道来,让朕来定夺!"色宗皇帝冠冕堂皇的下着旨意!


吓得管家忙说出了原由,没想到,色宗不但没有恼羞成怒,反而慷慨陈词了一番:"哈哈哈!原来如此,这事好办!目前我朝上下正轰轰烈烈的开始移风易俗,推陈出新之活动!你们的思想也要跟得上形势,要与时俱进,开拓创新!不过不能光说不练,今天我们就新事新办,让文丞相与十位新娘同时入洞房!通过这一惊世骇俗的举措,至少我朝可以向天下的子民证明两点;一,可以证明我们的丞相威猛无比,耐力惊俗!试问一个弱不禁风的丞相,能带领全国子民走向胜利吗?所以这一创举足以让四海震荡,万民信服,以震国之雄风!

二,通过这次的打破常规婚礼,我们足以向天下证明了我朝坚定不移的'三不足'理论!即;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我们就是要从高级官员开始融会贯通'三不足',老百姓说得好!官员带了头,一步一山头!所以文丞相与十位夫人同时入洞房,的寓意深刻,是将要载入史册的,我们不仅要在今晚看到他高高兴兴的入洞房,而且还要在明天早晨看到他精神抖擞的出洞房,还要在大殿之上看到他容光焕发的临朝组阁,运筹帷幄,指点江山!达到天人合一,阴阳合一,的境界,方显我朝的特色,一切的变革,都是从完全彻底颠覆官员们的私生活开始,才会有旺盛的生命力,变革才会获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