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世奇才 第一卷 第十七章 偷吃禁果 文代李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1.html


文锋冰的师傅李清,此时正在昆仑山之巅傲风斗雪,他是在练一种叫'凝霜脉'的绝世武功,要谈这种功夫的妙用,真的让人不寒而栗,惊心动魄!在三九严寒,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昆仑之巅,不要说是个人,倘若就是北极熊和企鹅到此,即使不被冻死,也会被似刀如剑的寒风刺得个皮之不存,千疮百孔,一命呜呼的!但李清凭借着本门'燕山派'的密制仙丹'御寒丸'的力量竟然在冰天雪地中把'凝霜脉'炼到了七成。到了他这种境界,就可以在炎热的六月中旬,于三丈之外能使对手的全身血液阻滞断流,瞬间就会把血管和心脏凝结成冰块,世上无药可医,即使把对手投进红彤彤的锅炉,任凭烈焰翻滚,几个时辰下来也不会烧毁死者的一根毫毛,最多尸身上冒几股白烟而已!真是不得不让人心惊肉跳,瞠目咋舌,而惶恐不安啊!



李清此时已练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一旦从第七关一鼓作气的冲进第八关后,以后的进步就会水到渠成了,不出十天他就可以功德圆满,彻底的把'凝霜脉'运用自如了,到那时再返回北峻山,铲除'崂山寡头'便是指日可待的事。就在他正准备集中精力,凝神聚气之时,突然耳边传来了一声呼救声,这声音既耳熟又陌生,既可伶又急躁!"父亲,快来救我!"李清忙停住了手脚,放弃了冲关,因为此时他觉得自己的心象被一把铁钳子夹住了一般的揪人心肺,他冷静了一会,便用遥感神经探得知道此声是从千里之外的'阎血窟''一线天'传来的,他同时也探测到文锋冰此时有难,于是他突然心慌意乱,不知如何是好?一时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徘徊在狂风暴雪之中。


原来,文锋冰是他的儿子!于是到此各位看官不禁要问:怎么会这样呢?是惊鹭在忽悠我们吧?我说句良心话:小人惊大侠还真的不敢忽悠各位看官大人,你们静下心来听我娓娓道来,一会便自有分晓。


按中国人的传统,女子嫁人后再与别的男人苟合,便是大逆不道,有伤风化,也给伟大的中华文明抹了黑,于是该女子便成了众矢之的,反面的典型,家长们并用她的'英雄事迹'去教育那些没再出阁的处女,千万不能跟她学,否则会声名狼藉,万劫不复的!孰不知,这些古代女子甘愿冒着杀头的风险,去做那伤风败俗的事情,难道就没有一点令人同情之处吗?我看不尽然!


李清与文锋彬的母亲至小便不是什么青梅竹马,只不过是住在一个大院子里的主仆的关系,文锋彬外祖父是个大地主,有良田千顷,手工作坊百余座,在洛阳有算是个知名的土财主,按照现在的话说不是暴发户也是个中奖户,不然肯定是个大腕!小姐虽然是千金之躯,但有一次在洗澡时竟然把内衣忘在了门外,于是她便叫着丫环的名子:"小青,快把我的内衣送来!"


不曾想丫环正在别处兴味盎然的逗着鹦鹉,正好此时李清将至,而他的小名也叫'小清',作为仆人听小姐如此娇声娇气的呼唤,那敢怠慢啊!便不分青红皂白的,拿起小姐的内衣就怀着讨好的心理,兴匆匆地冲进了小姐沭浴的屋内,此时小姐正一丝不挂,私处便一览无疑!


小李清顿时就热力四射,**焚身,再说小姐长的 真是一个字--美!只见她:发如盘云,秀色可餐,明眸皓齿,仙姿玉貌,肌如凝脂,娇艳欲滴,手如柔荑,色如舜华,浑身上下凸凹有致,洁白无瑕!终然是柳下惠再世,犯点邪念,我看也是情有可原的!何况是,正处青春的少年李清呢!


顿时,小姐也被吓的芳心乱跳,心慌意乱,象只受了惊吓的雏兔!面带桃花,羞答答的醉眯着美眼,似乎在幻觉中看着李清,要说这李清,长的也真是出类拔萃,一头乌发,两道剑眉,黑白分明的丹凤眼,透着英气,宽肩膀,三角腰,因长期劳动,浑身长满了的健子肉,虽被一身破烂衣服遮住,但还是让姑娘看了后便产生羡慕不已的春意朦胧,特别是他那身长二分之一处因血脉贲张而突起的部位,更让处在青春期的小姐浮想联翩,欲触激发!既然男有情,女思春!接下来的事,惊鹭就不详细规划了,我想就凭看官们的智慧,即使猜出了**不离十,那怕是举一反三,也不应该是个问题吧!充分的让大家插起想象的翅膀,翱翔在遐想的自由空间里,舒展倘佯,是一个作者应该必修的一门功课呀,哈哈!


此时,外面风雨大作,电闪雷鸣,暴风骤雨把荒郊野外的小树苗蹂躏得摇摇欲坠,披头散发,但经过一场短兵相接的折腾,雏苗仍然是精神焕发,亭亭玉立,仍照样的茁壮成长!如果没有这样的折腾,恐怕小树苗永远不会枝繁叶茂,也不可能达到桃李满天下的根深蒂固,这就是大自然的辩证法,也是自然的神奇力量之所在。心满意足的少年男女便匆匆了事,幸好没有被人发现,于是两人便相安无事的各奔东西。可又过了个把月,尝试过鱼水之欢的两青春年少,那里能经受得住,来自生理和时间的煎熬,便各自惺惺摸摸的想再次偷吃禁果,有一天终于东窗事发,被老财主带人逮了个正着,因为小姐已经与洛阳知府的大公子文佳沸订过亲,尽管老财主气急败坏,他也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便秘密的派家丁捆绑了李清,等天黑才把他押到崇山峻岭的盘桓山上,来到了一个悬崖峭壁边,就将李清推了下来灭口!那知老财主的管家是个,心不外露的善良之人,他提前在悬崖下面放置了一张用麻绳织成而张开的大网,很仗义,且不图名利的救了李清一命。李清从此便上了'北峻山'入了'燕山派',他励精图治,苦练武功,钻研经典,终于通过努力和良好的契机,在不到半年的时间竟然成了'燕山派'的掌门人。但在他心中总是忘不了和小姐的那一次次的肌肤之亲和荡魂摄魄的经历!在一次与朝廷的交易中,他结识了当朝丞相文佳沸,便知道他仍战斗在自己曾战斗过的那块一亩三分地上,便故意有事没事的到丞相府,目的是想见见惜日的情人,重温旧梦!


一天在与丞相对饮时,文佳沸几杯酒下去,借着酒劲说出了自己的尴尬事,要让他眼中的世外高人李清帮他拿主意。

"我在年前家父作主,在老家洛阳帮找娶了一房老婆,可进门才六个月竟然就生下了个男娃,你说奇怪不奇怪?因为洛阳人都不知道我在京城做了丞相,家父只说我在外做生意,由于婚前我匆匆的回家,都没过洞房花烛,就回到京城,过了几天才宠幸过她一回,因为我总共有二十八个妻,玩不转啊!你帮我推测一下,这孩子是我的吗?"


李清一听就知道了这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他只好是暗自欢喜,心里便明白了这孩子是自己和小姐**时留下的结果。但表面上却装腔作势的说:"这件事有反常理,按理说,猫三狗四,人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才是常规!这件事也实在蹊跷?不过我倒是有一个办法,你将夫人和孩子给我带上'北峻山',我不出十天半月定能帮你探得个水落石出,不知丞相意下如何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