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美谍中国心 正文 第023章 阻遏袭击

佛头岭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size][/URL] 莱姆起初有些诧异,叶仲良怎么跑到巴格达来了?但只是一个闪念,骤然记起,叶仲良是来中国驻伊使馆公干。伊战爆发前,为安全起见,使馆人员全部撤离回国。战后,伊拉克一片混乱,馆使遭受劫匪大肆掠夺,凡是一丁点有用、值钱的东西都被盗走,空调、门窗,连大使洗手间的马桶、浴缸都不翼而飞,甚至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


莱姆起初有些诧异,叶仲良怎么跑到巴格达来了?但只是一个闪念,骤然记起,叶仲良是来中国驻伊使馆公干。伊战爆发前,为安全起见,使馆人员全部撤离回国。战后,伊拉克一片混乱,馆使遭受劫匪大肆掠夺,凡是一丁点有用、值钱的东西都被盗走,空调、门窗,连大使洗手间的马桶、浴缸都不翼而飞,甚至墙壁上的瓷砖也被撬走。整个使馆成了一个垃圾场。为了尽早恢复在伊拉克的外交工作,叶仲良受外交部指派,带领一个调查组来打前站,摸清使馆具体损毁情况。

这使他记起今天的日期。

今天是2003年10月3日,貌似今天,恐怖分子将要向喜来登饭店发起袭击,时间是下午4时28分,先是一辆驴车停到喜来登饭店对面,恐怖分子掀掉驴车上的伪装,用驴车上的火箭炮向喜来登饭店发射了四枚火箭弹,之后,一辆满载炸药的白色小轿车向喜来登饭店冲撞过去,这场自杀性的大爆炸导致一百五十多人伤亡,其中是否有中国人伤亡就记不清了,主要是因为伊拉克这类恐怖袭击太多,前世没办法记得太全。

如果历史上的事件重演,情况将非常严重。

喜来登饭店一旦发生爆炸,叶仲良这个调查组将不可避免伤亡。

莱姆看看手上的劳力士,4时20分,还有8分钟,袭击就要发生。

莱姆狂汗,“嘎”地一脚,紧急刹车,操起车上的M16突击步枪,扔了一支给刘胡子:“准备战斗!”

“干……干啥?”刘胡子不明所以。

“有情况!”莱姆跳下悍马,眼睛瞪得铜铃般,冲到叶仲良几人面前,爆喝,“退回去,快!快退回去!回饭店去,别出来!谁也不准出来!”

见莱姆凶狠模样,叶仲良心下恼怒,这个美国军官哪来蹦出来?怎么这么蛮横,我堂堂中国外交官员,你一个美国大兵有什么资格吆三喝六的?手下一个年轻秘书更不肯吃亏,横眉冷对说:“这是伊拉克,不是美国,凭什么我们要听你指挥?”站在饭店门口,摆出一副不尿他的神情。

莱姆火了:“你混蛋不要命,还想把你这伙人都害了?”用枪顶着那秘书后腰,一脚将他踹了进去。见这美军将领手上的枪支,叶仲良眼里闪出火星,摆摆手,示意秘书忍让,伊拉克都成了美国佬的属地,好汉不吃眼前亏,狠狠地瞪了莱姆一眼,悻悻地领着调查组退入饭店。

莱姆返回悍马车旁四下观察。

街道上车水马龙,从悍马过来的方向,果然发现一辆驴车颤悠悠的,“咯噔,咯噔”,不慌不忙地往喜来登饭店这边行来。驴车上满载椰枣树枝,车上有三个阿拉伯装束的人,一人坐在车前头,持一根鞭子赶驴,还有两人坐在椰枣树枝堆上颤颤悠悠,貌似在观赏街景。

“注意!还有一辆白色轿车!”莱姆向刘胡子喊道,抬枪向驴车就是一串子弹崩了出去。随着枪响,椰枣树枝堆上的两人应声中弹,滚落到驴车下面,驾车的车把式肩部负伤,急忙翻下车去,企图躲藏到驴车后头,却被刘胡子一枪崩掉了脑壳。

刘胡子起初有些惊诧,不明白莱姆忽然对那辆驴车下死手,但他脑瓜好使,想莱姆这么做自有道理,再说,这人是自己的老板,还挺哥们的,才见面就扔了一万美金,上哪儿找这种好事?于是,莱姆枪打向哪儿,他也把枪口对着那里放。

驴子被刘胡子的子弹放翻了,侧倚在车把子上,呼哧呼哧地喘气。

萨阿顿大街乱作一团,行人恐慌地乱窜,几辆汽车也如同无头苍蝇,刹车声、喇叭声、人的叫喊声响彻街面。就在这混乱中,一辆白色小轿车“吱”地尖叫,从一个拐角处疾驶过来。小轿车驾驶员技术极为熟练,犹如美国电影里的飚车,以一百多码的车速狂奔,在车流中穿插乱闯,撞飞了一个乱跑的行人,又超行了几辆车子,很快就要开到跟前。

小轿车是典型的自杀袭击,目标明显对着喜来登饭店来的。

就在小轿车头转向,要往喜来登饭店撞过去时,莱姆的枪响了,突突突一梭子弹飞了过去,小轿车窗玻璃花了,溅上一片血红。于此同时,刘胡子的枪也冲着小轿车疯狂射击。右侧车轮中了枪弹,瘪了。车子一个侧翻,空悬的两个车轮仍在不停地旋转。莱姆和刘胡子又冲上前去,对着驾驶室内一阵扫射。

车内的人死透透了。

这场战斗时间很短,只有几分钟。枪声惊动了远处一支美军巡逻队。两辆装甲巡逻车开了过来,十来个美军士兵跳下车,领队的美军上尉见莱姆准将军衔,敬了个礼问:“长官,发生什么事?”

“结束了。”莱姆把枪扔回车内,吩咐上尉说,“你检查一下小轿车和那辆驴车,处理一下现场,完了,写份报告交给总部。”

白色小轿车里只有一个驾驶员,满身是血,从头到胸,布满了枪窟窿。小车副驾驶位置和车子后排,堆满了炸药包。驴车上的椰枣树枝被美军卸了开来,赫然发现,里面竟然藏有一门火箭炮和八颗火箭弹。

美军士兵一个个惊吓不已,不说那一门火箭炮,单是小轿车里满车炸药一旦爆炸,少也要百十号人伤亡。

刘胡子擦了把头上的冷汗,瞅瞅喜来登饭店里面,幸好莱姆阻遏了这场袭击,否则,那几名同胞不知能剩下几个全须全尾。刘胡子向莱姆竖起大拇指,“佩服。”但百思不得其解,这个莱姆神了,怎么知道驴车藏有火箭炮?还有,小轿车还没有出现,他就怎么知道有一辆装满炸药的小轿车要过来,要实施爆炸袭击呢?

莱姆微微一笑,瞅着喜来登饭店说:“进去跟中国朋友打个招呼。”与刘胡子走进喜来登。

饭店大堂乱轰轰的,人们三五成群,议论刚才突发的事件。见莱姆进来,几个西方记者挤过来要采访。莱姆指指外面,笑着说:“已经安全了,你们可以去现场采访拍照了。”

记者们蜂拥而出。

叶仲良他们坐在咖啡厅那边说话,莱姆走到叶仲良跟前,伸出手,用中文说:“叶先生,您好。”

叶仲良一怔,奇怪这个美军将领居然会说中国话,站起身,与莱姆握手,带着强烈的戒心,不卑不吭地说:“您……认识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