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平川 正文 第三节

霜天雾月 收藏 9 4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7.html


第三节

保安第九旅旅长梁必发最近得意的紧,韩主席居然把姜堰这块肥肉给了他,真是福星高照啊。苏中平原鱼肥水美,物产丰盛,可谓天下粮仓,姜堰城又位于通扬运河边,交通便利,自古便十分繁华,加之靠近扬州烟花之地,青楼文化更是异常发达。梁必发自到了姜堰就像掉进了安乐窝,每天与当地豪绅名流杯筹交错,花天酒地,最近更是瞧上了醉烟楼的头牌小月香,夜夜笙歌,乐不思蜀。

当然,姜堰的重要性梁必发很清楚,他扼守此地,就截断了黄桥新四军利用通扬运河获得粮草补给的途径。想来韩主席不会是派他来姜堰花天酒地的,如果把姜堰丢了,估计他这旅长也就到头了。所以他一到姜堰就倾力打造城防,呵呵,幸亏参谋长周开余是个人才,想出了电网加碉堡的防御模式,还将每段电网弄成成并联式,下面布了暗线,据说这样就不怕被剪了,你光剪几根没用,下面还通着电呢。前两天不就电死了个来侦察的家伙吗,尸体在那晾了两天都没人敢来收。这样的防守对于日本人来说可能不行,人家有飞机大炮啊,一顿炮火覆盖估计也就玩完了,可对付新四军那群泥腿子就可谓固若金汤了,想要强攻,没有重火力,估计那七八千人全搭上来怕也未必能撕开防御,人才啊人才。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参谋长非要将司令部和发电站安排在一起,说什么集中兵力,便于防御。妈的,那发电机的声音整天轰隆轰隆的,一刻也不得消停,夜里还睡个屁啊,看来晚上还得去醉烟楼了。一想到这,梁必发脑子里就浮现出小月香那风骚的小摸样,禁不住胯下一阵火热。

姜堰城南门外,遥遥的走来两人,其中一位身着青衣长衫,头戴礼帽,鼻子上架着副黑色圆边眼镜,倒是一副商贾摸样,身边随着一名壮汉,黑色衣裤,肩膀上背着个褡裢,一看就是伙计。这便是乔装前来侦察的方文两人。

“掌柜的你看,前边就是姜堰城了。。。。。。咦,狗日的怎么把哨卡放这么远啊?”王德彪看见前面路卡离城门甚远,有些好奇。

方文眯着眼瞧了一会:“你看,整个一圈都是铁丝网,肯定是通了电的,前面还挖了堑壕,后面每隔上两百步就有个碉堡,城门口两个机枪掩体。妈的,防的挺密啊。。。。。。走,上去看看。”

“站住!!对,你们两个,干什么的?”还没接近,路卡上的两名士兵就朝他们大嚷起来:“过来检查!”

“哎呀,老总辛苦,老总辛苦。”方大掌柜一脸谄笑着,贴了上去:“我们是安徽来的粮客,到贵地看看行行情来的。”说着递了烟过去。

那个兵接了香烟,却不买账,把眼一瞪:“夏粮还没收呢,现在来看什么行情啊,贼眉鼠眼的,我看你倒像是日本人的探子,过来搜身检查!”

“诶呦我的爷哎,可不能乱说哦,那天杀的小鬼子可是与我们家有血仇的,怎会做他们的探子呢。。。。。。”听罢方文一脸无辜的大喊起来:“老总,世道艰难啊,要不是为了活命谁愿意大老远跑这来呢?你说是不,老总。”

说着方文摸出两张法币塞到那家伙手里:“这么热的天,老总扛枪打仗,抗日救国,辛苦辛苦,一点心意买两西瓜给弟兄们解解渴吧。”

那哨兵本就是咋唬他们,现在目的达到,眼前这两人倒是识相,看来确是在外跑江湖的,也就挥手放他们过了,再说大热天的谁愿意费劲巴拉的搜身呢。方文他们倒是没带枪,枪早在城外野地里埋好了,只是怕手上的枪茧被有经验的家伙缠上,麻烦,就忍痛放了点血。

刚走没几步,就听那哨兵在后面喊:“要出城的话,赶在太阳下山前啊,晚上要闭卡的,要不就得明天了啊!”这小子到底是拿了好处,还有点热心。

“哎,掌柜的,我瞧你摸样长得还行啊,怎么每次被人检查都说你贼眉鼠眼的啊?”进了城,王德彪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拿方文开起了涮。

方文正为那几块法币心疼呢,被他这一刺激,立马甩了个臭脸给他:“滚你娘的蛋,谁叫你长了副大眼贼摸样。。。。。。”

“。。。。。。”


姜堰城并不大,借着寻找米行的功夫,两人已把城里逛了个七七八八。方文发现,这城防一线敌人倒是守的严密,兵力基本靠前配置,城内却没见多少防御设施,看来敌人对他们的城防倒是自信得很。其实也难怪,凭借外围三道防线:堑壕、电网、碉堡群,对于缺乏重火力的新四军来说的确非常困难,既然外围都难以打破,自然也就不必过多考虑城内的防御了。

方文的主要目标其实是发电站,但是转了半天都没有找到,一个米商又不好直接向人打听电站的事情,弄不好真被人当成是日本特务了,只好自己慢慢寻觅了。眼下只有一个地方没办法靠近,那就是位于姜堰小学的保安司令部了,那里应该是城里戒备最森严的地方了。时近晌午,正好离那不远处有家酒楼,两人便进去歇歇脚,顺便打探一下。

借着点菜,方文和跑堂小二搭上了话:“伙计,你们这学校怎么还有哨兵啊?出什么事了吗?“

“客官外地来的吧,您有所不知啊,那里被国军征用了,现在是保安司令部,自然有有大兵站岗了。”

“哦,什么司令部要征用一所学校啊,我们老家那边一般都是直接征用县老爷大堂的,那多舒服啊。”方文有意识的勾着话。

“唉,谁说不是呢,可咱这情况不一样啊,客官来时可看见城外那一圈铁丝网没有?”这伙计看来也是个话唠。

“看见啦,很多地方都有啊,没什么奇怪的吧。”

“错,看来您还真是初来此地,小的得提醒着您点儿,没事千万别碰那铁丝网,国军将那玩意通上电了,会死人的。”说到这,小二压低了声音:“这不前两天据说有个新四军的探子就被那玩意给电死了,哎呦,死的那个惨哦,听说尸体都给烧黑了。。。。。。”

方文听到这心里动了一下:“是吗,那看来我们是得小心点了,哎,伙计,那跟这司令部征用学校有啥关系啊?”

“这通电您得有电站吧,人家国军那电站就跟那司令部一起呢,您想啊,要是地方小了,那发电机的声音谁受的了啊。就说我们店吧,离着好几百步呢,白天人多您还不觉得,到了夜里一安静,那轰隆隆的声音能搅得你半宿睡不着,烦都烦死了。”说到这,伙计也是一脸的不忿。

至此,方文总算确定了发电站就在那保安司令部里,想必那敌人也知道事体重大,干脆放到一起重兵把守了。这倒是个新情况,一般来说,保安旅级别的司令部警戒兵力不会少于一个警卫连,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只多不少。

饭后,两人又将地形熟悉了一遍,重点是司令部周围,意外发现了个新情况,那帮孙子居然将学校的围墙上也安上了铁丝网,不用说,肯定也是通了电的。

方文的头有点大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