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刺 正文 第五章 董欣出事了

zyxlyc 收藏 2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4.html[/size][/URL] 话说董家几天没事,佳驹一郎这个小日本,急的团团转,我就暂且不表了, 我们要说的是董欣,昨天接到老师的指示,今天要她组织几个抗日积极地学生,开个生日会目的是要掩护我地下党员(李欢老师)转移因为她在上海的活动被日本人盯上了,而她本身又是上海地下党的关键人物,有很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4.html


话说董家几天没事,佳驹一郎这个小日本,急的团团转,我就暂且不表了,


我们要说的是董欣,昨天接到老师的指示,今天要她组织几个抗日积极地学生,开个生日会目的是要掩护我地下党员(李欢老师)转移因为她在上海的活动被日本人盯上了,而她本身又是上海地下党的关键人物,有很多资料都在她手上,千万不能被捕。


所以现在,也就是下午放学,董欣与及其他几个学生在校外租借的小礼堂门口,急切的等待着,过不一会儿,有个黄包车停到了众人面前,董欣一看,高兴了,马上迎上去,说:李老师,你怎么才来,我们大家可都等了很长时间了,走走快进去,说着就拉着李欢向礼堂里面走。


等到了礼堂,大家才吧笑容收起了,李欢一脸无奈的拉起董欣的小手说:“欣欣,这次谢谢你了,本来不想牵扯到你,可是后来组织考虑,你还是个预备党员,日本方面还没注意到你,这才让你帮忙。”


董欣听后,一脸微笑的说:“老师,不用谢的,一切我都明白,你赶快收拾一下,从后门,快走吧,这样就能甩开日本特务,我们在这还得在待一会儿,”


李老师听完董欣的话,知道事情紧急,也没在墨迹,只是应了一声,也没收拾什么,还是带着她手中的小包,转身走到那个屏风后面的假墙一推一道门出现了,完后闪身走了出去。而董欣她们几个学生,还是没有出去这个小礼堂,继续在里面要等待一段时间为的就是给李老师出逃多提供一些时间。(在这里我要提一下那个小礼堂,其实那也是地下党的一个秘密联络点,为了给鬼子特务看,才是找老板以租借为理由,要不是那来的暗门呀。)


董欣在礼堂等待这段时间先不提,切说佳驹一郎那个狗日的那,突然在他面前的那台电话铃声响起:“零.....”佳驹一郎拿起电话:“维系,没戏”(表示那位的意思,以后全用中国文字带表),完后听到电话里急了瓦拉一顿话。


佳驹一郎这个小日本眼睛一下亮了起了,完后冲着话筒大嚷,巴嘎,为什么不早点报告,宪兵队地快快地出动,包围小教堂的干活。说完拿起它那把指挥刀快步走了出去。


镜头我们在对向董欣他们,在李老师走后,董欣他们在教堂里等待了几乎一个时辰,认为老师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刚想起身,离开小礼堂,可就在这时,礼堂的大门,彭的一声被人踹开,接着几个带着礼帽的人,带着一大群日本兵冲了进来,完后向四周散开,抬起枪把几个学生围在中间。


当然了我们的董欣小姐也在其中,不过董欣开始还是受惊了一下,不过马上又恢复了正常表情,董欣毕竟是党的联络员,虽然大场面没见过,但相比那几个学生,还是有点经验的,这时他眼睛找到了一位看是带头的人,质问着说:“你们这时干什么,我们是学生,在这里举行活动,你们为什么闯进来,我们是海洋学府的学生。”


那个特务看看正在质问他的董欣撇着嘴说:“哼,你们斯通共党,我们要在这里搜查,”


董欣听到这个特务的话,就说的更起劲了,你说我们私通共党,你那只眼睛看见我们通共了,我们都是学生,你凭什么诬陷我们?”


这个特务听到董欣的质问道是眼睛瞪了瞪,愣是没说出话来,正在这时,佳驹一郎从门口走了进来,看了看董欣,对这旁边的日本兵说:“搜”


其实这个小礼堂也没什么好搜的,一眼能看到底,但是佳驹一郎不这么想,他想的是肯定能搜点蛛丝马迹的。


等命令完了日本兵,佳驹一郎走到董欣跟前,说:“你们地在这里干什么?”


董欣听到佳驹一郎的问话,吧头一抬说:“我们几个同学在过个生日” 佳驹一郎听到董欣的回答,说:“哦,你们这可不像在过生日呀。”


就在这时,一个搜查的日本兵,一把推开屏风,接着走到墙体跟前,用枪托敲了敲墙,这时他看到了一道一人多高的而且还带着光亮的缝隙,这个日本兵走到跟前,用枪托一顶,哎,门开了。


当门这样一开,佳驹一郎也看到了,嘴里说了一句:“巴嘎” 董欣看到门被发现了,心里知道坏了。


这时佳驹一郎把头转过来对这董欣说“这你们怎么解释?”


董欣只好死硬的说:“哦这个呀,这怎么会有一道门,我们也不知道。”


“是吗”佳驹一郎不相信的说了一句."难道你们真的不知道”


接着就听见叮当的一声,一个花瓶掉在地上碎了,这才看到是一个特务在搜查的时候,碰到掉在地上碎了,不过却从里面散落出几张,纸张来。那个特务拿起纸张看了几眼。马上脸上露出了奸诈的笑容,一溜小跑,讨好的送到佳驹一郎眼前。


佳驹一郎低头看看这个纸生的文章,完后拿过来,吧纸上的文字对着,董的脸说,这位学生,这你又怎么解释。


董欣还是一脸的正常说“|这又能代表什么,难道这就带表,我们通共了,这礼堂又不是就我们几个学生来,有很多人来,难道就不能是其他人放的?”


佳驹一郎听到董欣的话,也没有生气,只是说了句:“我们又说你们是共党,我只是怀疑,审查还是有必要的,毕竟我们调查一下才能证明你们是清白的,那这位学生,请问,你地贵姓,不知道你地父母是谁。”


这时还是那个一脸邀功,像一条摇着尾巴讨好主人的哈巴狗似的特务,又立马跑到佳驹一郎跟前,用他那恶臭的嘴巴对着佳驹一郎的耳朵说了几句话,而佳驹一郎却用他那带着白手套的手挡住了鼻子眼。董欣那更是一脸厌恶的看着他。


不过佳驹一郎还是听完了,这个特务的话,不过他听完后,那张让中国万万民众讨厌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容,完后对这董欣说:“妖西,没想道你是董律师的千金,哈哈,”


完后对着他的那些大兵说,统统的带回司令部审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