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刺 正文 第四章 揍得就是你们

zyxlyc 收藏 5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4.html


书接上章


张天鸣本来就是想把日本猪拉开就可以了,在这样打下去中国学习就吃不消了,他本意自己就是杀了这几个日本人都可以无所谓,可就是不想给哥哥和父亲找麻烦,可是这几个日本学生骂的太难听,张天鸣越听越气,就在这时他说出了在脑中记忆的语言,忍无可忍,无需在忍,怒瞪着几个日本学生,上去对着其中一个日本学生,就是一拳,他本来就在德国兵营以单兵搏击为最,这个日本学生,打普通的学生还可以,那是他的对手,一拳就被打飞了,那两个学生一看同伴被打,嗷嗷的就冲上来,不过结果还是一样的,都被揍扒下,张天鸣看他们都躺下了,就没出手。


不过其中以个日本学生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说你的敢打日本皇军,你的死了死了的有,张天鸣气的一边说屁皇军老子打的就是你们又要上去揍,那几个日本学生,吓的向后直躲,正在这时董欣上去拉住了张天鸣的手臂,张天鸣回头看看她,见她摇了摇头,这才把手放下对着日本学生说,你们给老子记得,不是任何中国人都好欺负,吗的我再见到你们欺负中国学生我就把你们狗腿打断。说完拉着董欣走出了人群。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本来张天鸣想日本人可能要找哥哥麻烦,可是哥哥也没事也不知道他吧日本学生揍了,他想可能那几个日本学生认为被揍丢人没说吧。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除了日本兵天天在马路上乱转,看到女人嗷嗷直叫花姑娘,叫人烦以外。到时按生了不少。


董欣那天自从看到吧日本学生揍了一后,对张天鸣的印象好了很多,也不像以前一点也不理他,看到了张天鸣,现在还是要说上几句话,其实这都是张天鸣自己找的机会,要不是那能天天碰面那。


就说今天张天鸣还是骑着那台自行车,笑咪咪的跟在董欣的后面说:董小姐,以后我就叫你欣欣吧,”


董欣,转过头看了他一眼说,那样不好吧,我们又不熟,欣欣,只有我爸爸和我的好朋友才这样叫的.


张天鸣却一脸奸诈的笑笑,说:“没什么不好的,我就这样叫你了,我们不是已经很熟了吗,”说完还一脸奸笑的样子


董欣其实也没办法,一脸无奈的,在也没出生,全当默认了。


张天鸣却不放过这次机会,接着说:“那欣欣,我那前几天不是说过,要让你谢我吗,那今天我想好你谢我的方式了,就看你答应不答应了,”


董欣,一脸好奇的看这张天鸣,说:“那你让我怎么谢你?”


张天鸣说:“方式就是我请你吃饭》:


董欣这下到愣了一下,没想到是这种方式,想了想,正想答应,却又想起什么。就笑着说请我吃饭到可以,不过今天到时不行,家里有事情,我父亲要我早点回去,明天吧,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就满足你的腰求,不过以后可不可以不要这样老是缠着我,叫同学看了多不好。


张天鸣听了,行那就明天吧,只要你答应我明天和我一 起吃饭,我什么都答应你,不过心里却想,我不缠着你,嘿嘿那你当我女朋友就可以了。就这样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出了校园。一个向东一个向西各自回家了。


张天鸣回家现不说了,就说董欣吧,为什么要早会家那,其实董欣的父亲,是民国时期在上海就是一位著名的大律师,在上海还是法租界的时候,就帮中国人同外国人打过不少官司,而且还赢了,虽然现在上海叫小日本占领了,但法院呀,政府呀,还是中国的,虽然听起来有点可笑,因为我们的伟人曾经不是说过枪杆子出政权吗,但日本是想着共荣圈的那个问题,最终是想着国中国的意思,大的军事宪兵是日本人,警察了,法院了,政府了,都是有中国人担任的,这叫伪政府,伪政权,但这其中还是讲点法律的。


就说今天,我们的董大律师,就为中国人,跟日本人打官司,辩论,原因是,一个日本兵在酒后兽性大发在街道上看到一位中国老太太要强奸,但却遭到反抗,那位岁数不是太大的老太太,被急眼的日本兵打死了,就这样街道上,众目睽睽只下,那中国人能让吗,告到法院去了。


我们董大律师,免费帮着老太太的家人当律师。


所以今天董欣也是很关心这件事,也为了给会来的父亲早做点饭吃。(董家,以前也是有位佣人,但日本人进上海以后,董大律师,也就是 董超毅,就很少收中国人的律师费了,家里的生活费用就开始拮据,还得供女儿上学,就不用,佣人了。)


在说会我们的董律师,现在也是站在日本人的刀尖上,打赢了,那就要枪毙了那个日本兵,可是那个日本兵还是个少尉,也就是中国军队中的排长。给老太太赔命,在日本方面,当然认为不值得了。


所以日本方面,私下了没少找董大律师沟通,让他故意输了这场官司,好出就是给钱,给官,大大的了,但我们的大律师高风亮骨,不答应,说什么也要为中国人打赢这场官司,但然了,要是按照官场上的证据,那肯定是一定能赢的,要不是日本人也不会私下里找董大律师解决,还给好处的。


现在董大律师不答应,要着个好处,这给日本宪兵队的司令官佳驹一郎气的,老是想找董大律师的毛病,但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找到。


就说现在吧,佳驹一郎正在办公室里,和我们主角的哥哥谈话那.


张舍,你的说说,我们怎么样的,才能让董超毅输掉这场官司,你的说说。


之见,张鸣礼,弯着那个狗腰说:“太君,我们的可以”说着用手在脖子前划了一下。


佳驹一郎,看这张鸣礼的动作,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过却直摇头说,张舍,你的这个方法的行不通,我们日本最终的不是要杀你们中国人,我们的要大东亚共荣的你地明白,不要这样老是杀人,我们要以心待人你地明白(我他吗的写到这都有点想吐)。


张舍,这样吧,你地快快地安排人,监视董超毅一家,有什么动静都向我汇报,你的明白。


张鸣礼点头哈腰的说,太君地高,实在是高,我的马上去办,马上去办,说完小跑着一流风的出了办公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