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一停尸房制假冒茅台酒 5名嫌犯被判刑(图)


重庆一停尸房制假冒茅台酒 5名嫌犯被判刑(图)


5月3日,重庆渝中区警方在现场清点假酒数量。 新华社发

50元一斤的塑料桶装酒,装入20元一套的包装中,在一处地下停尸房里一番倒腾,立即变成一瓶零售价近千元的名酒“飞天茅台”。前不久,重庆查处一起假酒大案,5名犯罪嫌疑人二审被判刑。


第1环 印刷假茅台包装


“印刷专家”肖强是浙江老板,长期大批量仿制名酒包装牟利,曾在一个月内仿造2万个名酒包装盒和瓶盖,这批假“飞天茅台”酒的包装就是由他“研发”的。


第2环 假包装流向重庆


2009年5月,成都商人汪吉从肖强处订购大批假茅台酒包装,酒瓶、瓶盖、盒子、商标等一应俱全,分几次从浙江途经成都悄悄发往重庆,每套售价30元,自己赚取5元。


第3环 加价转卖假包装


“造酒高手”何朝瑞曾在大型酒厂工作20年,经验丰富。收到假茅台酒包装后,他每套再偷偷加价10元,卖给重庆万州区一名小酒厂厂主杨勇,并为杨勇造假酒提供帮助。


第4环 小酒厂主着手造假


2009年,由于酒厂经营陷入困境,杨勇打算造假酒赚钱。“一瓶假茅台的毛利润有几百元,我想‘背水一战’。”为此,杨勇亲自选址生产,再通过各种关系把假酒销售、处理掉。


第5环 假酒灌装运输


一些人明知杨勇在造假酒,仍然参与其中获利。例如万州区瀼渡镇人谭军,以每次15元到20元不等的价格帮杨勇转移运输假酒,逃避打击监管,还以每天百元左右的酬劳带着亲戚直接参与灌装制假。


调查


厂房选址停尸房 工人不敢上班


造假环节如此之多,如何能一一逃避监管?假茅台成本如此低廉,又如何能做到以假乱真?


工厂选址隐秘。经过反复斟酌,杨勇租了个自认万无一失的场地:重庆观音岩后一家医院的地下停尸房。有两名工人听说后吓得拒绝上班。为了保险,停尸房里每天一生产完假酒,就由专人用面包车拖走,存放在事先租好的仓库或朋友家中。厂房钥匙也由专人保管,假酒的去向其他人一概不知。


“老板反复说,做完了不准在外面乱讲。”一名曾参与造假酒的工人透露,灌酒、堆码包装箱等一律都在停尸房,从外面看毫无异常。停尸房业主单位的门卫说,造假者进去后就换了新锁,外人很难知道里面情况。做完假酒后,他们马上撤掉水电管线走人。


大酒厂退休科长任技术指导


为使假茅台能乱真,杨勇找来两位“技术人员”参与“研发”:一个是何朝瑞,另一个是堪称“大师”的谭常宜,他曾是大型酒厂的质检科长,退休后在多家酒厂当技术指导。


他们以每天50元到150元不等的工钱,请来工人造假酒。“就是把茅台酒瓶子洗一洗,用过滤桶把白酒过滤,灌进瓶子,贴好商标,然后入盒装箱。”工人们说,造“茅台”就像灌自来水。


经过停尸房里一番炮制,假酒身价陡增10倍。万州区检察院查明,停尸房中共生产假“飞天茅台”酒2000多瓶。如按每瓶近千元的市场零售价计算,总金额近200万元,而一瓶假茅台的成本只需六七十元。


据新华社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