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一卷中日第一次长沙会战 第六十章北山峰会

犍为李聚 收藏 3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size][/URL] 世界上最强的英、美、俄三国特使和重返世界之林的中国国共两方代表六日下午的三时抵达北山地区最近的一个军事机场,三战区少将参谋长岳星明代表战区司令部到机场迎接国际调查团。 “特使先生,冯副委员长、林代表。你们车马劳顿来到北山地区,顾总司令早就吩咐我为你们准备好了宾馆和美食,今天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世界上最强的英、美、俄三国特使和重返世界之林的中国国共两方代表六日下午的三时抵达北山地区最近的一个军事机场,三战区少将参谋长岳星明代表战区司令部到机场迎接国际调查团。

“特使先生,冯副委员长、林代表。你们车马劳顿来到北山地区,顾总司令早就吩咐我为你们准备好了宾馆和美食,今天晚上,顾总长官亲自设宴,招待你们一行。”岳星明看到国际调查团走下飞机,他热情恭敬的欢迎说道。

“岳参谋长,你们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我们在飞机上就希望飞机早一分钟赶到北山地区,赶到章家镇,特别是我们在飞机上,还听到北山地区的上空是枪林弹雨声,我们更是心急如焚,恨不得我们也能插上一双翅膀,调解国共之间的纷争。”英国驻华武官鲁尼上校婉言谢绝道。

“鲁尼上校,自从我们三战区接到你们到北山地区的电令后,就命令战区所属的国军部队保持克制,顾长官说了,你们大家今天晚上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清晨,他亲自陪同你们到北山地区调查。”

“岳参谋长,如果说我们早一分钟到达北山地区,就能早一分钟解国共军队之间的误会,就能早一分钟解救出李聚,我们调查团,肩负着全国人民的重望,是不敢有所懈怠。”中共林伯渠言正声言说道。

岳星明的脸上马上大变说道:“林代表你误会我们的意思了,星明也只是奉顾长官的命令,是怕待懑了你们。竟然大家是心急如焚,那我们就马上赴章家镇吧。”

一路上,国际调查团看到的尽是国军的伤兵和一具具尸体。“岳参谋长,这怎么回事。”冯玉祥问道。因为岳星明都说了,三战区国军已经休兵,一路上怎么还看到这么多的伤兵和尸体。

岳星明深深地叹着气说道:“副委员长,您们有所不知,虽然三战区的国军部队停止了战斗,但叶挺是继续率领新四军向我们发动猛烈的进攻。我军遭到重大的伤亡后,是被迫还击。”岳星明还没有说完,眼睛内就也含着悲痛的泪水。

这时一群伤兵围着国际调查团的汽车,哭诉道:“还我们党国的公道,严惩造事者的李聚和叶挺。”

岳星明看到伤兵阻挡着车队前行,他马上推开车门,走下车,泪流满面痛苦说道:“兄弟们,你们快让开路,国际调查团今天的到来,就是为了陷入国共纷争的中国动荡局势找到一条出路,这是我们中国重返世界大国来举行的第一次国际峰会,国际调查团一定会还你们一个公道”。

“岳参谋长,今天我们听您的,希望您们还我们一个公道。”伤兵们一个个跪在地上,嚎叫道。

“为什么中共新四军的部队不能保持克制,这样只会令中国的局势更加复杂化,会继续恶化下去,这样不但会影响你们中国的团结,也会影响了世界反法西斯阵营的团结和削弱了反法西斯阵营的胜利果实”。英、苏、美三国特使马上纷纷向中共代表林伯渠责备道。

“特使先生,我们中共部队绝对不会这样做的,这恐怕其中有误会。”

“林代表,现在事实摆在我们的面前,难道说是我们大家冤枉了你们,延安方面为什么令全军戒备,这分明是你们利用李聚来阴谋夺权。”岳星明倒打一钉耙,厉声说道。

“谁是谁非,我们见了叶挺和李聚就知道了,如果说是我们中共部队的错,我们绝对会承担一切后果,我们也不会姑息养奸,但谁要是为害民族的统一抗日大业,我们中共延安是决心奉陪到底……。”特别是岳星明龟儿子听到林伯渠的话后,浑身是一阵颤抖,双眼露出一股强烈的杀机。

新四军的叶挺军长和项英政委看到国际调查团来到章家镇,马上当即命令新四军的部队停止进攻。停止一切的军事行动,然后他们两个人马上赶到国际调查团的驻地。“……特使先生,北山事件的始末就是这样,谁对谁错,由你们来评说。”

“岳参谋长,你们说的为什么跟叶军长他们说的不同,李聚到底犯了什么错,什么罪,你们三战区非要致李聚于死地,你们这样做,只会令我们盟国政府和人民寒心,希望你们马上停止攻击李聚,回到统一战线来。”三国特使看到新四军显示出的诚意,当即拍手叫好,对于叶挺军长和项英政委率领新四军迅速退回军部驻地云岭,是受到三国特使的高度赞颂。称赞新四军是一支负责任的革命队伍,是一支反法西斯重要的军事力量。

美国《华盛顿时报》说;“北山峰会或许是反法西斯世界同盟成立以来,一次最重要的国际聚会,也是中国把复杂多变的局势展现在世人的面前,而反法西斯的世界人民,对于中国复杂的局势是又爱又恨。”。

日本《朝日新闻》火上加油的认为;北山危机将使同盟国陷入分裂。峰会前的国共两党的军队在北山地区的纷争和军事交锋是十分的抢眼。而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再次显示出他的嚣张反共的个性,宣称:“如果说不严罚新四军和李聚,就威胁国民党的军队,将要退出北山峰会,直到消灭祸乱的制造者李聚和腾海清”。而章家镇上的国民党军队的数千具尸体和数千名伤者,也给北山峰会的谈判调停笼罩上了一层阴影。

中国军事战略专家中共代表林伯渠接受《中国民族解放报》采访时说道;“这一次北山峰会的特殊之处在于,北山地区的国共危机和流血事件使英、美、俄几国政府出现了焦躁的情绪,对中国局势的恶化是深感不安,林伯渠强调西方各国的政府应该避免被蒋介石独裁政府所挟持,要他们敢于作出有利于全球反法西斯战争团结的决定,维护反法西斯同盟阵营的统一”。

英国的《伦敦时报》引用英国代表鲁尼上校的话指出;要化解中国国共军队之间的军事危机,中国主要的党派都参加这一次调解是很重要的。但是如果说带着不同价值观、利益诉求的各政党参加北山峰会,也会给北山峰会的谈判,带来了一定的难度。蒋介石政府可能关心的是中共延安政府的风险和对他的潜在威胁。而英、俄、美等国政府表现出来与国民党政府的分岐是,西方国家现在需要的是中国局势的稳定,这样才能减轻三国在太平洋地区,法西斯国家日本的咄咄逼人的疯狂扩张的野心。而中共延安可能会谈论他们对中国的稳定和对李聚的营救关切。中国亿万民众则是大力反对内战,反对迫害李聚,团结所有的志士抗日。

国际战略家人士对于这一次国际调停会议的分析认为:蒋介石政府在挽救中国动荡局势的同时,也在为他自己而战,如果北山峰会的调停不成功,蒋介石政府将很难发现会找到其它的办法,来抬高中华民众对他的大力支持,更不说西方各国因为李聚的事情,对他的独裁统治是失望至极。西方政府虽然认为蒋介石在中国政府中是一个重量级的领袖,但在国内问题上只有他的军队和极少数的人愿意追随他,中国亿万民众对他抗日态度和统治是感到十分的憎恶和鄙视。因为中华的民众认为:“虽然国民党政府是代表着中国最大的党团政府,控制着中国最多的军队,但他们对中华民众和中国共产党的团结一切力量抗日的战略大计,并不热衷,总是在战争中排除异己。”。

苏联代表看到顾祝同等人的蛮横无理,当场对新闻媒体指出:北山峰会的矛盾与分岐主要是反共顽固不化分子,国民党三战区的司令长官顾祝同,这个中国战区司令长官在下午六时,还在扬言国民政府提出的“严罚挑衅者新四军和李聚”的要求得不到满足的话,国民党的军队将马上退出北山峰会,也将单方面的采取军事行动,直到消灭李聚为止。顾祝同的蛮横威胁使冯玉祥代表的国民政府内部不和的气氛骤然升温,如果国民党的军队退出这一次的调停谈判,这将毁了中共延安和西方各国政府抱有很高期望的北山峰会。

英、美、俄三国代表看到蒋介石政府在四国五方峰会面前表现出的强硬立场,想扮演世界政治家强硬的角色,这是否能增加蒋介石在世界影响力的唯一举动,产生了怀疑。世人看到蒋介石他把矛头指向中国共产党这个老对手时,把共产党的军队和李聚做他挡箭牌,做他挑衅的借口,此举可能使蒋介石政府陷入被动局面,因为三国特使对蒋介石的反民族的大计,产生了厌恶。

围绕四国五方峰会的悲观气氛,加上更多来自北山地区还在继续围攻新四军和犍为李聚的不利消息,以及对蒋介石独裁政府的担心,世界反法西斯的民众对世界局势的信心是进一步暴跌。悲观的军事政治专家分析,北山峰会可能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大家按各自的方式行事,各做各的。

三国代表当即表示,“我们西方各国政府也迫切愿意同中国各反法西斯的军事力量进行合作,但要取决于蒋介石政府的抗日态度”。

俄通社战地记者在章家镇采访中共代表林伯渠说道,中国共产党代表的民族抗日信心在峰会上向盟国西方国家展露无遗。四国五方峰会到来之际,关于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报道是频频见诸报端。虽然国民党的政府作为中国的合法政府不可能被中共延安的要求而取代。但中共的抗日方针成为了一个重要的国际议题,如果说蒋介石政府在调停会议上,继续忽视中共延安的正确意见和要求,将危及自身。苏联远东战略军事专家崔可夫斯基认为,北山峰会上最重要的是国民党和共产党的诚挚合作,中共延安从末象今天这样具有的影响力。社论引用崔可夫斯基的话宣称,不论北山峰会的结果如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共延安已经成为蠃家,该报还援引英国外交地缘政治军事专家麦金德的话说,中共延安已经取得了最重要的目标,即与蒋介石政府是平起平坐,中共延安提出在团结一切抗日力量的倡议,受到世界各国政府和中国各界的高度赞颂,这也充分说明了中共延安的政治方针得到世界各国政府和中国亿万群众的认同,中国共产党在反法西斯的战争中的重要性加强了,是一支反法西斯国家的重要力量。

中国《政治军事分析报》认为,这一次各国政府都带着自己国家的利益和要求而来,包括中国共产党提出的超出意识形态的统一抗日,蒋介石政府要中国各政党屈服于他的淫威和提高他的权威象征。因此峰会的价值是展现团结与合作,形成一些战略共识,但是会上也留下很多分岐,因为毕竟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是无法解决诸多的棘手问题。急匆匆举行的北山政治军事局势调停会议,是因为中国的军事危机还在蔓延恶化,大家有迫切的意愿来开。各国政府要求蒋介石政府慎重考虑国内百姓的感受和国家民族利益,而民间的情绪很容易受到外界的因素,在情绪上容易产生急躁的,而西方各国政府都纷纷至电蒋介石政府:“希望中国政府早一点走出政治军事危机。但希望峰会不应该被反民意,反抗日的顽固情绪牵着鼻子走,应该大家坐下来达成一些共识,缩小一些政治军事分岐”。

中国民间社会的一些民族爱国战略人士,接受新闻记者分析说道;国民党军队这时刻意制造中国紧张的局势意欲何为,是蒋介石政府在中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正在微调国内的政策立场,即希望通过中国抗日的武装力量和李聚来巩固中、英、俄反法西斯的同盟阵营,增加西方各国政府对国民政府的军事援助。但是蒋介石政府也时刻小心防止李聚与中共延安走得太近,粘得太近,国民党的军事参谋部和军统方面在李聚出现成都市时,就对不明来历的李聚制定了铲除的计划。虽然在最近一年来的时间,国共军队之间的摩擦不断,但自从“天外飞仙”的李聚在成都出现后,这一种军事纷争是在不断的加剧。因来历不明的李聚是不断冲撞国民党政府的红线,使蒋介石政府对中共与李聚的合作表现出了忧心和恐惧。中共延安领导人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局势发表了正确的谈话,但国民政府却遣责中共军队在中国各地的兵力部署却末见显著的改变,特别是国民党的反动军队认为中共军队对日本侵略者是游而不击,保存实力,进一步威胁着国民政府的政权,而李聚的新兴抗日,代表的是中国新一代的抗日力量,蒋介石政府害怕李聚的倒向,更有利于中共延安的抗日团结方针,从而影响了他们的最高统治。

民主联盟的李济深、许崇智等反内战人士指出:说明这是蒋介石政府的独裁者的面目,展现在世人的面前。“国民党政府是无视中华抗日力量的一切合作,中共延安在西安事变后,就恢复了国共两党的协商,实现了“民族休兵”等实际行动推动了两党关系的和平发展,致力于维护民族的统一,结束了两党的敌对状态,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而奋斗,共建军事政治互信机制的事实。而国民党政府仍在时时刻刻制造“中国军事局势紧张”的阴谋气氛。极力鼓吹“先发制人”“决战境内”“以武为独”的军事狂妄分裂主义,并明确了以“中共部队”为主要敌人。

新华社引用林伯渠的话说道,毛泽东领导的中共军队,对当前中国的抗日局势分析是正确的。并向世人保证,只要国民党政府不搞分裂活动和反民族利益的军事行动,中共部队绝对不会向国民党的军队开出第一枪,绝对不会对国民党的军队动武。

但社文继续说道:但是中国的局势是“树欲止而风不止”。国民党反动军队在中华的抗日进程中,就是害怕中华大家庭的和睦安定,因而总是要些事情来挑拨离间,挑起中华儿女之间的明争暗斗的阴谋。一味挑起中国民众的“惧共”“仇共”的情绪,大造中共部队和李聚不断损害了国民政府的利益和民族的利益。他们持续威胁国家的谣言,以便制造中国的军事紧张气氛,蒋介石政府的反动口号最少也使中国部分的民众对中共是心有余悸。显然,国民党军方是克意制造中国的紧张局势,意在警告中共延安当局不要心存二心,不要扩展军队,更不要通过自己的抗日主张,扩大中共延安的国际影响力,蒋介石政府也是意在警告西方各国的政府,当今中国,谁是中国的主人。

当天晚上十二点,英、俄、美的三国特使与中共代表林伯渠是紧急磋商,商议决定中共延安可以不追究十二月五日挑起国共流血事端阴谋的制造者,并一致要求国民党政府立即取消对新四军和李聚的军事包围进攻,重新回到反法西斯战争的统一阵线。如果说国民政府继续一意孤行,继续围攻新四军和李聚,顾祝同等人将负全部的责任。而西方国家政府是将马上停止对中国的抗日援助。

爱国抗日将领冯玉祥副委员长看到西方国家的三国政府和中共延安的强硬通牒后,马上把北山决议电传给国民政府和中国最高军事委员会。何应钦、张群、陈果夫、戴笠等人接到决议后,是晃恐万分,因为他们想到蒋介石本人对消灭新四军是万分赞同,但他并没有把李聚列为铲除对象。还有就是中国军事委员会竟然制定了歼灭新四军的计划,在这个时期是不应该对新四军打草惊蛇,让皖南新四军提高警惕。而是继续利用李聚麻痹新四军,得到消灭新四军之目的。从这一点来看,蒋介石和何应钦消灭皖南新四军是一致的,但从铲除李聚方面,他们是存在分岐的。不难看出,这一次的北山事件的策划者是何应钦、顾祝同等人。是害怕李聚的成长,影响了他们在蒋介石心中和地位。

何应钦等人没有想到的是西方政府对北山事件是如此的关注,对李聚之事的关切是如此的之深是始料不及的。加上如果说让蒋介石知道西方政府因北山事件转向支持中共延安,这不但会令国民党的政权不利。蒋介石也必然会勃然大怒,蒋介石也将会他们痛下毒手……!以平天下忧忧之口。

经过何应钦等人的紧急磋商后,他们紧急以国民政府和军事委员会的名义,被迫答应取消对北山地区的新四军和李聚的围攻。还一再向三国政府回电复道:“这是一场天大的误会,对于新四军和李聚来说,他们都是党国的优秀部队和重要的抗日人才,我们在事件调查清楚后,一定还新四军和李聚的一个公道,一定把造事者绳之以法”。

但是北山地区的战斗还在继续进行着,围攻新四军和李聚的国民党反动军队对战地记者说道:“只要我们还没有接到中央军事委员会和蒋委员长的命令,我们就不会停止进攻和消灭李聚”。

英、美、俄三国的特使看见国民政府是阳奉阴违,一意孤行,而这时作为三战区最高长官的顾祝同也拒绝接受国际调查团的调停。因此三国代表认为这样下去会扩大中国内战危险,这不仅会直接影响到中国抗日的前途,而且还会影响三国政府在亚太地区的切身利益。于是英、美、俄三国特使马上向他们的政府发出电文,“战斗还在继续,请本国政府给予国民党当局以强大的压力,以挽回盟国之友谊”。

三国政府随急向国民政府发来皓电:“中华阋墙之争将使各国反法西斯战争赞助者纷纷离去,必须维持民族统一抗日阵线方能击败日本之侵略,才能并维持三国之友谊。恢复中国民族的大团结是为了制止极权国家在太平洋地区的侵略所必要的”。

而英、苏、美三国驻华大使根据自国政府的授意,在七日凌晨六时,立刻面谕蒋介石。蒋介石这时才知道北山地区的始末,虽然蒋介石对何应钦等人的擅作自张是恨得咬牙切齿,但此时他也不敢在内部大张旗鼓,伤其劳骨,因为他的统治是由这些人来支持的。

“委员长先生,严惩造事者,还李聚之公道。”三国驻华大使再三说道。

“大使先生,请贵国政府放心,我们绝不会姑息养奸,严惩造事者,维护盟国之友谊。”

蒋介石看到西方国家的三国政府对北山事件的深切关注,使自己的处境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国际上也受到日益的孤立,蒋介石只得命令国防部长何应钦和参谋总长白崇禧马上赶赴北山地区,制止国共流血事件的继续发生。执行停火命令,追究造事者的责任,以平中华亿万民众之口和西方各国的愤愤不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