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一卷中日第一次长沙会战 第五十九章杀虎口

犍为李聚 收藏 3 4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国民党三战区司令部根据四十师师长方日英的报告,顾祝同和上官云相作出以下回电指示;“新四军和李聚即决心死守虎口镇,有利于我军歼灭该敌。为此必须集中国军强大的炮火和强大的兵力于虎口战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灭李聚。如果你们不能剿灭李聚于虎口镇,就把你们自己的头提来见我们。”

方日英接到电令后,是慌恐万分,他想到左边是坎,右边是崖。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今天只有把四十师的赌注押在消灭李聚的身上,他马上召集来部将,并把顾祝同的电令是挥手扬道:“这是顾总司令给我们四十师的命令,要求我们坚决消灭李聚于虎口镇,如果完成任务,到时金钱……美女要有尽有。但如果完不成任务,明年的今天就是我们大家的忌日。”

“请师座放心,不成功,则成仁。”

方日英是继续鼓动部队前来送死,并发出了“三军可夺帅,不可夺志”的豪情誓言。

汤度为上午的仗没有打好,心情是非常的沉重,准备挨一顿批评惩罚,并在会上主动检讨道;“师座都是我不好,是我指挥进攻不力,才导致失败,是我连累了四十师。请您惩罚我,以示党国的军威。”

方日英不但没有惩罚汤度,还当场自我批评道;“这一次进攻的失利,主要原因包括我在内,都带着一股轻敌的思想,次要的原因就是新四军和李聚的垂死挣扎,加上他们的工事坚固,才造成我们的进攻失利。新四军的部队是当今敌军中最具有战斗力的部队,在全国也是有数的顽固军队之一。我们通过这一次的进攻,让我们了解到新四军的作战能力,也让我们了解到川军十七旅李聚部的作战水平,这是我们今天最大的收获。你们回去后,告诉部队千万要沉住气,不要气懈,不要浮躁,总结经验教训,研究出敌人的防御特点,就是我们今天的破敌良策”。

方日英看到部将摩拳擦掌的样子,告诫说道;“战区司令长官一再指示我们;千万不要轻视新四军和李聚,否则必遭致吃大亏,这一次乱石滩口阵地的进攻失利,也给我们四十师敲响了警钟,果然让我们吃了轻敌的大亏。今天的仗没有打好,主要责任在我们师部的领导。”方日英一贯是骄奢淫逸,一向对部属是严肃狂妄,但今天他是这样亲切。把一一八团的进攻失利算在自己的头上。这不是他一向的作风,可能方日英是在鼓励部下继续为他的升官发财,继续为他卖命。

“师座,今天下午的进攻还是由我们一一八团打头阵吧,我们要用李聚和新四军的鲜血来洗刷我们的耻辱。”汤度请缨道。因为这在一一八团的历史上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惨败情况,该团的团、营、连三级的干部都很憋气,迫切需要用战斗来证明他们的能力,汤度要求方日英让他们继续参加消灭新四军和李聚的战斗任务。

“汤度你们现在沉痛的心情,我也知道。一一八团在上午的进攻中是损失惨重,你们还涌要参加战斗,这已经令我非常之高兴,你们一一八团就配合兄弟部队,一起参加进攻战斗吧。”

“谢谢师长,属下就是肝脑涂地,也要回报师座的大恩大德。”

方日英的一翻自我表白的邪恶声明,又挑起了死气沉沉的四十师官兵的作战情绪,一个个想在方日英的面前挣表现……当英雄。

“高波,为什么国民党政府不表扬我们川军十七旅的抗日战功,却屡次对我们暗下毒手,顾祝同这样做,这也太寒我们中国军人的心啦!以后还有谁给他们效力,这简直就是蒋介石独裁者政府在自掘坟墓。”邱震海愤慨的说道。

“邱团长,我们在李长官的带领下,虽然成为了一支以民族大业为大任的队伍,但我们十七旅不是蒋介石独裁政府的私人队伍,也不是反动派军队中的反共反人民的急先锋部队。所以我们川军十七旅不管怎么样抗日,反动派政府都会把我们当成眼中钉,肉中刺。这就是中国有一小部分人想消灭我们十七旅的主要原因。”高波是一针见血就指出蒋介石独裁本质的面目。

“国民政府这样做,就是令李长官太难做了……我们也为他的付出不值啊。”

腾海清看到我们悲痛的样子,诚挚的说道:“如果说十七旅不嫌弃我们新四军,我们的大门永远是向你们敞开着……!我们中共方面永远不会放弃一个抗日爱国的人士!”

虽然蒋介石是薄情寡义,对我是屡屡伤害,我是很想加入到中共延安的部队中,做一名中共军人。但蒋介石对我这一个来历不明的李聚是心存恐惧,对中共延安更是寝食不安。如果说我此时加入到中共的革命队伍,只能加剧蒋介石的反民族暴虐,只能给中国的局势添乱。对于共产党的热情拥抱,我是想都不敢往这方面想……!想不到我李聚想打造出一支为国为民的民族军队就这样的难,但我看见将士们刚强坚毅的战斗精神,看到共产党人情深谊海。这也是我李聚为之骄傲的地方。

“同志们,这一次三战区是铁了心的要消灭李聚和腾海清部,所以我们要发扬共产党革命的光荣传统,坚决打击敌人,粉碎顽军的阻击,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减轻李聚他们的作战压力。”叶挺看到三战区没有放弃围攻李聚,马上向新四军的各支队发出了进攻的命令。

“军座,国民党二十三集团军唐式遵部是沿章家岭抵抗,如果说我们沿章家岭进攻,这样必然会耽搁我们的进攻时间,也不会给敌人造成很大的压力,这对我们营救李聚不利。如果我们这一次在进攻章家岭的同时,派出一支部队迂回直插二十三集团军的总部章家镇。这样就必然引起二十三集团军的迅速溃败,我军才能占据主动的局面。”谢振华指着章家岭的绵绵山势,向叶挺说道。

“谢副参谋长,敌人的迅速溃败,我军才能给敌人巨大的压力,才能令敌人悬崖勒马。这一个光荣艰巨的任务,我就把它交给你和孙大兴同志完成,你们马上率领一个团的兵力从这里,直插二十三集团军在章家镇的司令指挥部。”

“是军长。”谢振华和孙大兴马上领令前去。

二十三集团军指挥部:“唐司令,新四军在章家岭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兄弟们快顶不住了,请司令赶快下令撤军吧!”唐式遵接到新四军的进攻后,马上命令部队积极阻击新四军的进攻:“兄弟们,我也在顾总司令的面前立下军令状,无能如何你们也要坚持一天啊!”

“司令您要知道,这一次新四军的进攻不同以往,他们的这一次进攻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加猛烈,现在兄弟们是死伤惨重……。”前线继续告急。

“顶不住也要给我顶住,我会马上派兵增援你们。如果说让新四军突破章家岭,我要你们的命。”

唐式遵放下电话,马上又一面晃恐万分的向上官云相打电话,求援道:“新四军的进攻凶猛,我二十三集团军快抵挡不住了,请指挥官阁下马上增援章家岭。”

“老唐,您千万要顶住,新四军的凶性,无非是程咬金的斧头,三把斧。只要你们能坚持住,新四军的进攻就会很快将打住,到时你将是党国的功臣。”上官云相说道。

“上官兄,功臣我不敢自居。新四军的部队已经突破了我二十三集团军的数道防御线,我也牺牲一千五百多名将士,受伤的是不计其数,如果说没有部队的支援,新四军很快就要突破章家镇,到时严重的后果你就知道。”唐式遵在电话里,夸大其词与上官云相讨价还价的,意思是你再不派兵支援和给我一点甜头,我就马上命令二十三集团军撤出阻击,撤出战斗。

虽然上官云相心头在痛骂唐式遵是一个老滑头,但他的嘴巴上却关切的说道:“老唐啊,您的艰辛付出我也知道,我会马上向顾总司令官和蒋委员长,上报您们的的功劳。对于您们二十三集团军的浴血奋战,我马上给您们二十万块大洋,您千万要叫弟兄们顶住,坚持下去,胜利就是属于我们的。”上官云相说完,嘴巴里还马上呵呵地打了几个哈哈。

“上官兄,您也知道新四军的凶残,虽然兄弟们面对党国的利益永远是赴汤蹈火,再所不迟,但是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枪炮,需要的是兵力。”唐式遵看到机会来临,狠狠地与上官云相讨价还价起来。

“老唐啊,这个我知道,我也为您们二十三集团军准备好了五千支新式步枪,两万颗手榴弹,五十万发子弹,五十挺捷克式机关枪,二十挺马克式重机枪和二十门大炮。”上官云相为了唐式遵给蒋家王朝卖命,信口开河乱承诺道。心头却在破口大骂唐式遵:“贪得无厌的家伙,我看你龟儿子有没有本事来花”。

“谢谢司令官的全力支持,我们二十三集团军就是全军用命,也要阻击新四军的进攻,定不负蒋委员长所托,直到消灭李聚为止。”唐式遵是心花怒放道。

国民党的四十师师部:“报告师座,新四军的主力部队在叶挺的亲自率领下,也向北山地区章家岭的二十三集团军唐式遵部发起了猛烈的进攻,新四军已经突破了章家岭,逼近了章家镇。司令部命令我们加大进攻,倾尽全力消灭李聚。”

“还有其他消息吗!”方日英焦头烂额的问道。

“师座,根据司令部给我们的情报消息,新四军第十二支队在丹凤岭方向,向我们发起了进攻。而在北山地区,周强率领民解的特工和中国武林群雄对我们的袭击和刺杀。还有数股不明来历的队伍也向北山的国军发起突然袭击”。作战参谋长汇报道。

“反了反了,这些人也敢向我们发动进攻,我就不相信他们的脑袋瓜子是韭菜做的”。有的将领叫嚣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这些人无非是想打乱了我们在北山地区围剿新四军和李聚的兵力部置,进行营救李聚。不明的武装力量有可能是小鬼子的部队,他们在北山地区,也无非是想火中取粟,浑水摸鱼,挑起中国的更大内乱”。汤度分析道。

“现在的形势很严峻,对我们消灭李聚是很不利,加上天上又有国际军事调查团的火速飞来。我们四十师必须在国际军事调查团到来之时,迅猛解决新四军和李聚,否则这一次的后果是不堪设想”。方日英愤声说道,他的手心处是直冒冷汗。

中午十二点四十五分,国民党四十师发动了大规模的攻坚虎口战役,还取了一个好动听的名字“杀虎口之战”。国民党四十师的想像力也太丰富了,把我们中国二十一世纪的经典军事大片《杀虎口》也搬上他们战争名号。有时候我还有点怀疑,是不是在五一二汶川大地震过后的这一年来,又有现代人无意之中进入到这个抗日战争的年代,充当民族的败类。

战斗以虎口镇的中心地带乱石滩口最为激烈,钓鱼岭的阵地也同时告急,我率十七旅的将士们,防守在乱石滩口阵地的第一线,指挥十七旅向敌人展开猛烈的反击,腾海清团长得知我们的情况危急,是马上带领新四军的一个连的兵力,向钓鱼岭的阵地增援,策应乱石滩口的阵地,配合我们保卫作战。

只见国民党的精锐四十师以一零五榴弹炮和重型迫击炮向虎口镇是狂轰滥轰,烽火滚滚,硝烟弥漫。他们集中火力掩护步兵直向虎口镇的中心点,乱石滩口阵地的进攻,东边的帽子岭和西边的钓鱼岭,敌军也进行猛扑,与固守在虎口镇的新四军和十七旅李聚部的激战是那样的猛烈,`四十师以强大的火力封锁我们碉堡里和战壕上的射击口,然后敌军是奋不顾身地轮番向我们猛攻,并向我们悬崖陡壁上的碉堡、掩体里投掷爆破筒和集束炸弹。我们的阵地上有多处被敌人猛烈的炮火、爆破筒和炸弹是无情的摧毁。新四军和十七旅将士也集中火力向疯狂进攻的国军四十师猛烈的还击。掩护防守帽子岭和钓鱼岭的新四军和十七旅也有时对敌人进行反冲锋,双方之间的争夺战甚为激烈,双方的伤亡是不断地成倍增长。

此时国民党的四十师师长方日英看到我们的火力渐弱,心中暗喜,马上增加部队的人数向我们疯狂冲上来,并以猛烈的炮火阻止新四军和十七旅的反冲锋,敌人的炮火加大了我们的伤亡,但是我们在阵地战中,以顽强拼搏精神对攻上来的四十师是以沉重的打击,敌人的一个连兵力在我们的阵地面前是连忙溃退,方日英发了情况后,马上派出一一八团的团长汤度进行挡阻,为了镇压部队后退,汤度枪毙了该连连长,但也末能镇压这种群官兵的后溃。

乱石滩口阵地前,敌人的正面进攻竟然如此的猛烈紧张,压力巨大是可想而知……。

但方日英想法跟我们想的不一样,他看到四十师的官兵久久没有攻破乱石滩口的阵地,他认为新四军和十七旅的主力可能重点放在乱石滩口阵地上。竟然乱石滩口是新四军和李聚防御的重点,那我们四十师就从他们的两翼发起进攻,挽回四十师不利的局面。

因此,方日英根据他的判断,马上把四十师主攻方向,改在乱石滩口阵地两翼的帽子岭阵地和钓鱼岭阵地。并令四十师一二零团及一一九团大部向帽子岭和钓鱼岭的新四军,同时展开疯狂攻击,企图占领帽子岭和钓鱼岭的阵地,得到孤立乱石滩口的阵地,

敌人以人海战术,向我们发起了轮翻的猛烈进攻,双方的激战可以说用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来形容也不为过,四十师的进攻均被英勇顽强的新四军战士击退,给予四十师惨重的伤亡代价。一一九团的团长古董林被新四军击毙,一二零团的团长周子习是深负重伤。

国民党四十师面对惨重的伤亡,不但不收敛他们的暴虐。还孤注一掷的把机动部队与我们发生激战,四十师集中炮步协同,大炮掩护步兵的猛攻,他们是数次攻进了我们的乱石滩口阵地,我抱着一挺机关枪,向冲上来的一股敌人就是猛烈的射击,趁他们倒地,慌里慌张散开之时,我又向他们扔出几颗手榴弹,敌人也乘着手榴弹的硝烟向我攻击,我再向他们发出子弹时,才发现机关枪里没有了子弹,我的身体在地上一滚,方才躲开他们射击的子弹,看到四十师的官兵是顽固不化,我愤怒地把手中的机关枪,向当头的敌人掷去。趁敌人在倒地躲避之时,我抓着他手上的冲锋枪。但身侧的一个敌人,对我就是一梭子弹向我射来,我连忙抓着这一个快要倒地上的敌人手上的冲锋枪是一扭,敌人的这一梭子弹是擦着我的身体飞驰而过,子弹射击在向我身边的一个敌人的胸口上,我看到蜂拥而来的敌人,赶紧把身体是连翻在地上滚动,我从地上拾起一把冲锋枪,对准冲了来的敌人就一梭子弹,顿时就打翻了五、六个的敌人。

我这时又听到身后有一股锋利的刀风向我当头劈来,我赶紧把头一低,抓着地上敌人的一具尸体一挡,敌人的锋刃把我的头发劈脱了一把,我顿时感到头顶上是一阵发麻,锋利的刀口还把我用来挡的一个敌人的尸体,从脖子下面劈成了两半,敌人尸体上的鲜血把我溅了一身。我迅速反转身,左手抓住偷袭我的大刀,右手抬手一甩冲锋枪,对准这个偷袭者的脑袋就一阵猛射,敌人的脑袋在我的面前成了蜂窝眼。

我在乱军中被敌人冲散,满眼望去,只见乱石滩口的阵地上,全是国民党的官兵,我随手搏杀,就能砍翻好几个敌人,只见敌人是越来越多,从四面八方的不停地涌来,我赶紧向虎口镇的最高峰神鹰峰退走。我在撤退的途中,听到阵地上的一角传来猛烈的枪声骤响,我马上又向枪声追寻而去。才发现四十师的一百多名的国民党官兵在围攻一幢石房子,我是把身体紧贴着墙角,飞速向敌人靠进。

这时有两名敌军持着枪,向我的这一边走来,我赶紧倒在墙角上一动也不动,躺在尸体之中,等他们两个人走到我的面前时,我才突然腾空而起,手中的匕首迅速刺向他们的脖子,我给他们每一个人数刀,两个官兵是来不及哼声,双手捂着流血的脖子就倒在地上。立然毙命。

一个国军排长的军官听见身后有动静,他回头一看,看到我杀死了两个士兵,大吃一惊,正要开口叫人,我是一个箭步,也飞身上去,挥动手中的匕首便刺。那排长手中只有一把手枪,他慌忙举起手枪就向我射击,我岂容他开枪,我手上的匕首是快如闪电的挥卷而出,他的整个手掌是带着手枪就被我劈下手腕。敌军官是一声惨叫,捂着手腕倒在地上嚎叫。敌军排长的惨叫声,暴露了我的行踪,他们回头大声呐喊道,“是李聚”就纷纷转身举枪就向我射击。我手持着匕首就向眼前最近的两个敌人冲去。忽然我的脚下一滑,被地上惨叫的国军排长伸出的一只脚一磕,我的身体猛然朝地上倒去,我的这一倒,正好躲过敌人对我的猛烈射击。这个排长磕了我一个跟头,反而救了我一条性命。

我一边躲避敌人的子弹,身体一边在地上是连滚多转,我才滚到一个敌人的脚下,手中的匕首插进了一个敌人的胸口,然后回手一抬,手中的匕首象闪电流星般的插入进了一个想从我的身体后面对我偷袭的敌人。看见敌人蜂涌而来,我赶紧抓着敌人尸体上的一把冲锋枪,身体在地上是不停地旋转,冲锋枪向四面八方我围攻上来的敌军扫射。我脚下用力一点,身体是贴着地上向前滑冲而去。敌人在我身体两旁是纷纷中弹倒地,一枝冲锋枪不过瘾,我就马上拾起敌人掉在地上的两支冲锋枪,左右开弓向两边的敌人猛烈的射击。

这时腾海清团长也率领新四军和溃退聚集十七旅的将士向四十师的机动部队展开了猛烈的反攻,我们只有速战速决,比敌人更强更猛,才能以迅雷不及耳之势取得胜利,我们就象一只只猛虎一样杀入敌群,手中的机关枪、冲锋枪、步枪和手枪同时射向敌人,浴血奋战在第一线。

方日英为了挽回失败,化解我们的反攻之势,命令部队增援乱石滩口阵地,巩固乱石滩口阵地的这个突破口。敌人在炮火的猛烈轰击下,向新四军和十七旅猛烈反扑。我们利用虎口镇的房子作掩护,以猛烈的火力阻止四十师的疯狂进攻,反动军队与我们是每房必争,战斗甚为激烈,双方都伤亡惨重,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四十师攻上乱石滩的队伍在新四军和十七旅英勇奋战打击下,已经被迫缩守一角,负隅顽抗,双方的争夺战是极为激烈,战至黄昏,经过激烈的战斗,冲上乱石滩口的敌人终于被我们击溃,乱石滩的阵地又重新落到新四军和十七旅的手上。看到敌人的疯狂进攻,不知我们是否能挺过明天……!是否能等待援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