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平川 外传 第六节

霜天雾月 收藏 7 1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7.html


第六节

不能不说留下敌副官这个活宝是个英明的决定。在见识了身边这群杀神雷霆万钧的屠戮手段之后,这小子终于明白自己能保全狗命的资本是什么了。一路上他无比配合,甚至短短时间居然和方文他们形成了默契,经过一些防线的时候,他很自觉的帮方文他们掩饰了过去,当然,这主要还是他背上的那颗手榴弹的效果。这使突击队少走了很多冤枉路,直接进到了城边。

到达指定位置后,方文决定按计划控制两座碉堡,然后接应指导员带领的两个排快速通过。一切发展得很顺利,大家冒充敌军从碉堡后面进入火力点并成功肃清了两个碉堡及掩体中敌人,方文用手电向埋伏在对面的指导员马鸣发出了信号。就在这两个排从埋伏点悄悄穿插过来的途中,意外发生了。一名外出小便的敌人,看到了穿插的部队。

“敌袭!!!新四军来啦!!!”一声凄厉的喊叫惊破了夜空。

只有一瞬间的平静,紧接着各碉堡和工事火力全开,子弹在夜空中乱飞,探照灯四处乱晃,一盏灯甚至已经锁定了穿插部队。情况一下子紧张起来,方方文抬手一枪,干灭了那盏过于聪明的探照灯,一边朝旁边大吼:“打信号弹!!!其他人固防!!!”

携带信号枪的通讯员刘铁柱立即拔枪朝天发射,一颗耀眼的红色信号弹划破了夜空。这时,从敌旅部方面也传来了一声爆炸声,“小上海”他们也动手了。得到了攻击信号,外围部队立即发动总攻,电网已经没电,就像只被拔了牙的老虎,已经没多大威胁了,现在最大障碍就是这几十座碉堡构成的火力群了,一时间,枪炮齐鸣,敌人碉堡火力甚为强大,攻击部队被火力压制在堑壕中,双方轻重武器互射,曳光弹在夜空中交错来往。但在方文他们这边,敌人的防线已被撕开一道口子,特务连控制的两座碉堡形成了一个长达两百米左右的火力稀缺带,攻击部队已经有意识向这个通道靠拢。

“老方,部队都上来了,牺牲了两名同志。”借着方文他们的掩护,马鸣的第二梯队快速通过了火线,他立即找到了方文。

“向两边展开,我左你右,各带一个排。”方文大吼着下达命令:“王德彪,带你的一排控制城桓,阻击敌人后援!”说完将手中的二十响“快慢机”卡上枪套拨到连发,端着就冲了出去。

方文和马鸣带着二、三排向两边碉堡展开攻击,敌人做梦也没想到攻击会来自后方和侧面友邻,短时间内连续夺下了好几座碉堡。正压压制火力一减轻,大部队立即发起了冲锋,由方文他们打开的安全通道杀了进来。

这时,王德彪和他的一排已经和城里增援出来的敌军接上了火,敌人试图夺回城防工事,但增加了几挺机枪的一排火力得到了很大增强,敌人根本冲不上来。大部队上来后,立即向两边展开,正面逐步推进,双方在城边展开激战。此役至此已无多大悬念,失去了火力支撑点的保安第九旅剩余人马完全不是新四军的对手,更要命的是他们根本没有统一的指挥,各部都在各自为战,因为他们的指挥部早已被方文的突击队摧毁,姜堰城的易手只是时间问题了。

话说保安第九旅旅长梁必发刚刚在醉烟楼小月香的肚皮上释放了精力,此时正搂着妙人儿呼呼大睡,忽然房门被“嘭”的一声推开,吓得他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只见他侄儿,警卫连连长梁得财衣衫不整,歪带着帽子冲了进来,语无伦次的大喊:“叔,叔,不好了。。。。。。不好啦,新四军打进城了!!!!”

“嗯??”梁必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随即就清醒了:“放你娘的屁,哪来的新四军?他们是飞进来的啊?”

“真的,真的,他们已经攻进来了,咱们的城防完蛋了!!”梁得财急的直跳脚:“你听啊,枪声。。。。。。枪声已经不远啦!!!”

梁必发就像做梦似地,忽然听到远处激烈的枪声和不时传来的爆炸声,仿佛还有人马的呼喊声,口中喃喃的言语:“怎么会呢?怎么会呢?”

梁得财急了,上来就拨开了靠在他叔身边窑姐儿,拖起梁必发就喊:“赶紧走吧,叔,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啊!”

“对,对,对,赶紧回旅部,妈的,老子不在周开余这混蛋就不会做事了啊,回去组织人马。”梁必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套上条裤子就随梁得财冲了出去。

敌人城防部队已被击溃,新四军大部队已经入城,保安第九旅现在是溃不成军,所辖的两个团没有统一的指挥,又迟迟得不到旅部的命令,各部是逃的逃,顶的顶,根本没个章程,但由于是夜间战斗,敌人败退之后散入城区,新四军各部也随之进入了巷战。

方文心里有点遗憾,先前攻击敌旅部的时候只干掉了参谋长,没找到旅长,听副官讲那王八蛋跑去逛窑子了,真他妈走狗运。现在他带着特务连完成了逆袭任务,已随大部队攻进城区,心里还是惦记着这么档子事,要是能把那旅长也搞过来,那这此战首功可就完美了,不过估计仗打到这会儿,那孙子不死也该跑了。仗着道路熟,他带着连队直接杀向了敌人指挥部。

梁必发被他警卫连的那一排人马护着一路冲回了旅部,离门口还有五六十步时,忽然从门口的沙包垒成的掩体中射出一阵密集的机枪子弹,直接把前面几个跑得快的冒失鬼撂倒在地上,剩余的人连滚带爬的躲进了道路旁屋墙后面。

“他奶奶的,瞎了你的狗眼啦,谁他妈开的枪,是旅长回来了!!!”梁得财火冒三丈,扯着他那公鸭嗓子大骂,他以为是门口哨兵不开眼,认错人了。

“爷爷我打的就是你这狗日的旅长。”伴随着一句回骂,一串机枪子弹打在他藏身的墙上,溅起火花四射。

“妈的,看看来旅部被新四军占了,弟兄们给我冲,把旅部给老子夺回来!!!”梁必发气的一挥枪,朝左右喊道。

堵住梁必发的正是留下来炸发电机的“小上海”和战士杜飞,他们完成破袭任务后,意外的在一个房间内发现了弹药库,那是保安旅的库存弹药,方文他们由于急着赶任务根本没挨屋搜查,只跟着那副官把人员肃清就走了,结果让“小上海”他们给撞到了。满屋的枪支弹药让本想撤离的两人改变了主意,新四军弹药奇缺,可不能让这些宝贝再让敌人炸了,反正部队已经破城,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过来,于是两人一合计,决定在旅部门口设防,能顶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结果就撞上了仓皇回逃的梁必发等人。

这个时候的“小上海”和杜飞可美呀,每人一挺轻机枪,身边满满当当摆了二十几个弹夹和手榴弹,他们什么时候打过这种阔气仗啊,虽说特务连装备算好的,可也没人敢这么造的啊,只要对面人一露头,一个长点射就甩了过去,两人都是老兵了,交叉火力配合的相当完美,也保持了火力的连续性,要不是不会玩,杜飞都想把那迫击炮給扛一门出来过过瘾。

梁必发他们试探了几次,都被密集的机枪火力给打了回来,唯一的结果就是多贡献了几具尸体而已,对面的人绝对是老兵油子,那枪打得又准又狠,想推进到扔手榴弹的距离都不行,梁必发急得满头冒火。后面枪声越来越近了,似乎有部队朝这个方向杀过来了,梁得财用发抖的声音同他叔说道:“叔,我们还是赶紧跑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再不跑我们可就跑不了了啊。。。。。。”

“**,跑了有个蛋用,丢了姜堰,韩主席不得把我给煮啦?”

“先跑了再说啊,叔,到时候您不会把那责任推给周开余那王八蛋啊,新四军这么容易就进来了,他跑不了干系,这防御体系可是他负责的啊。”梁得财出了个馊主意,想那周开余若泉下有知的话,嘴都得气歪掉,必定死不瞑目了。

“嗯。。。。。。这个。。。。。。”梁必发迟疑了一下,想到这么僵着也不是个事儿,听枪声城防一线已经垮了,想集合部队看来是不太可能了,于是一狠心:“撤!”

等到方文他们赶到时,除了看到门前空地上的十几具敌人尸体外,就只有抱着机枪傻乐的两鸟兵了,当听“小上海”讲敌旅长跑掉了时,心里不由得一阵失落,此役新四军意在夺城,采取的是钳形攻击,并没有围城,估计梁必发要是想跑是没多大困难的,可惜了了。可一听说他俩发现了弹药库时,方文一下子兴奋起来了,赶紧跑过去看。

看着连队战士像抢劫犯似地往身上搂好东西时,方文的心里乐开了花:“嘿嘿,幸亏你俩小子机灵,要是被二纵、三纵的人先找到了,估计我们连喝汤的份都没了,嘿嘿,嘿嘿。。。。。。”

马鸣有点担心:“老方,这不太好吧,战斗缴获是要统一上交的,我们这样做兄弟部队会有意见的。。。。。。”

“毛,”方文一副土财主的得瑟相:“这次咱一纵没捞着肉吃,我们这些帮忙打短工的占点便宜能怎么啦,东西这么多我们又拿不光。。。。。。哎,那个谁,你不知道把身上的烂家伙换下来啊,多扛挺机枪,多扛挺机枪,那破枪就留给兄弟部队了,咱也得给人家留点东西不是。。。。。。嘿嘿。”

马鸣一翻白眼,不吱声了,自己也去挑好东西了。。。。。。


九月十四日,新四军夺取姜堰。是役,歼敌两千余人,自身伤亡四百余人,特务连荣膺此役首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