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7.html


第四节

回到连里,方文召集主要干部开会,研究攻击方案。

二排长张大刚一把大刀片子舞的出神入化,就是个火爆脾气:“要我说,也没啥了不起的,不就是个电网吗,直接给他来个多点爆破,然后抢下他几个碉堡,打开一条通道。”

一排长王德彪是亲临现场侦察的,他有发言权:“不行的,电网前面是堑壕,后面没多远就是碉堡群,你整个爆破那么大动静,没等你部队展开,那火力就已经覆盖上来了,根本不可能抢攻,勉强进行的话得死多少人啊。”

马鸣试探着问方文:“老方,我们可以小部队渗透进去啊,看能不能把发电站给炸了。”

方文沉默了一会,点了根烟说:“我们的任务原是搞掉敌人的发电站,做到这点其实不难,指导员刚说的办法就行,但是综合侦察的情况来分析,看来光是搞发电站已经不能彻底解决问题了,我有个想法,你们听听。”

听完方文的构思,在场的人禁不住都吸了口凉气,一时间都沉默了。

原来,在实地侦察了敌情之后,方文原先的方案有了变化,尤其是得知敌人发电站和指挥部在一起的时候,他这个想法就越来越强烈。他的方案分三步:首先,小部队渗透进去,其余人员在电网外的堑壕内埋伏。第二步,进城部队必须同时解决发电站和敌人指挥部,然后调头控制城门,并从背后袭击敌人碉堡,为堑壕内埋伏的部队打开一条通道。第三步,在通道打开后,其余人员迅速跟进完成对碉堡群的穿插,在大部队总攻发起时对敌人进行逆袭,里应外合。

这个计划说起来容易,实际上执行起来非常困难,难度极高。最困难的就是每一步行动都必须保持绝对静默,所有的动作都必须悄无声息地完成,只要一点被发现,其他行动就无法完成。对各分队之间配合要求极高,特务连有这个实力吗?

马鸣思考了一会,慢慢的说道:“我看可以考虑,如果真按连长讲的完成了,那攻击部队的伤亡就可以降到最低。退一步讲,即使不能全部完成,那也可以直接炸掉敌人的发电站,那本来就是我们的任务,就是大部队强攻时伤亡会不小。”

“干,为什么不干?”二排长张大刚的急脾气又上来了:“这个打法听着都过瘾,只要安排得好,我看没问题!”

一排长王德彪心思比较缜密:“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是如何通过电网,二是我们派多少人进去,要知道敌人指挥部的警戒力量不会少。”

“彪子说的对。”方文从心里面是很喜欢这个一排长的,喜欢动脑子:“这两个问题必须解决,下面大家商量一下,拿出具体方案上报指挥部。”

会议讨论的很热烈,有了大方向后,大家需要的只是完善细节,方案很快拿了出来。三排有个战士以前在上海工厂做电工,加入第一梯队主要负责解决电网及发电厂,然后从各排集中三十名擅长武术及冷兵器的老兵,由方文和王德彪带队,渗透进城。其余部队在城门口方向堑壕内埋伏,待第一梯队打开通道后迅速进行穿插,隐蔽接敌,待大部队总攻发起时从碉堡群后方发动逆袭。

方文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情绪高涨的弟兄们,沉声说道:“这一仗打好了,自然大家风光无限,要是万一出了纰漏,我们特务连很可能伤亡惨重,这一点希望大家明了。但是好打的仗有的是人去打,我连磨砺多时,等得就是这最难打的仗。无论生死,有进无退!”

方文的狂妄是有资本的。当年在挺纵的时候,深谙其特性的陈司令员就授意他组建了一支精锐的小部队,作为整个纵队的一把尖刀使用,历次战斗任务都完成得十分漂亮,也打出了名堂。后来成立苏北指挥部时,本有意将他们留作警卫连用,可惜方文闹着要去一线,就特意把他们放到了叶飞的一纵,虽然不在身边了,但每次遇到难缠的任务时,总是会想到这个不安分的家伙。这次攻打姜堰,从侦察情况看,对于尚无多少攻坚能力的新四军来说难度不小,所以总指挥特意将方文的特务连调配主攻方向,寄希望这支尖兵能发挥奇效。

方案上报指挥部后很快有了答复,同意执行,最低要求务必保证总攻发起时摧毁发电站。总攻定于九月十三日夜间发起,具体时间以特务连打出红色信号弹为准。特务连也随之进入了战前准备,尤其是第一梯队的战士,都在准备自己称手的兵器,因为连长讲了,尽量不开枪,一时间各种江湖冷兵器层出不穷,让方文惊的有点瞠目结舌,原来这帮家伙还藏了这么多私活,看来此战之后有必要对部队重新摸摸底了。考虑到长枪携带不便,方文还想办法从纵队首长那磨来近二十把盒子炮,此枪单连发皆可,近战威力强大,为此光借条就打了一大把,好些部队指挥员只好拿步枪上阵了,“方老鼠”的名声再一次被发扬光大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