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抗战之一个特种兵的抗战历程 正文 第五十五章 龙翔易主

王阁序 收藏 8 19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5.html[/size][/URL] 虽然击毙了山本正雄,消灭了一个中队鬼子和数百个二狗子,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可是由于在战斗中大黑以及两百多名队员的牺牲,加上三个人质和朝鲜奸细金永珍的脱逃,营地里没有一丝欢快的气氛。二天后在训练场附近辟出一大块空地,大黑和那些牺牲的队员的遗体被安葬在那里。在极度压抑和悲伤的气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5.html


虽然击毙了山本正雄,消灭了一个中队鬼子和数百个二狗子,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可是由于在战斗中大黑以及两百多名队员的牺牲,加上三个人质和朝鲜奸细金永珍的脱逃,营地里没有一丝欢快的气氛。二天后在训练场附近辟出一大块空地,大黑和那些牺牲的队员的遗体被安葬在那里。在极度压抑和悲伤的气氛中开过追悼会后,陶小毛向赵尚志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并向赵尚志表达了自己对党的忠诚和认识。由于来自后世的原因,陶小毛那些对党的深刻认识和观点,对当时在xx理论与中国的实际结合方面,正处于探索阶段的赵尚志那些党员而言,无疑是一场震撼。当时赵尚志兼任满洲省委军委书记的职务,他当即批准了陶小毛的入党请求。作为陶小毛的入党介绍人,赵尚志带着陶小毛面对党旗举行了庄严的入党仪式。此后陶小毛便成为了一名xx党的党员。


经过陶小毛和赵尚志的商谈,决定将特战队改编为东北抗日义勇军,由岳名威任军长,陶小毛为副军长,赵尚志为政委。义勇军设一个由军部直属的警卫连和炮兵连,警卫连共有五十人,全部是从四百多个战士中优选出来的有一定特战技能的战士。由钱鹏任警卫连连长。炮兵连连长章大富,手下有五十名战士,一门迫击炮,三十几具掷弹筒。{由于山本正雄考虑到丛林作战,迫击炮和掷弹筒无法使用,所以没有携带这两种武器。这样义勇军使用的迫击炮和掷弹筒都是此前历次战斗中缴获的。}义勇军下设一个由三只连队组成的营,营长为李云峰。其中一连连长皮塔,二连连长小昆子,三连连长程宇宁。另外还成立了后勤部和医务部,这两个部门都是空架子,分别由吴秃子和张锦担任后勤部部长和医务部部长。由于缺乏有工作能力的干部,加之义勇军战士严重不足。各个建制单位名头虽大,却都是徒有其表。不过在陶小毛看来他这一个军的空架子,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源源不断的血肉输送过来,令义勇军的骨架丰满起来。他的自信是有道理的,至少有两个因素可以保障,一,岳名威可以从后世带来无穷尽的物品。二,在发动群众方面拥有丰富经验的以赵尚志为代表的xx党将帮助他解决兵员匮乏的矛盾。正因为考虑到这两点,陶小毛才会竖起义勇军的大旗。而当义勇军的大旗竖立起来的时候,在吸引来大批鬼子的同时,也会将周边潜藏的抗日力量聚集过来。在协助陶小毛完成这项工作后,赵尚志把他带来的党员分派到扶余、前郭、大赉等县城的乡村,在那里暗中发展党组织,为队伍招收人员,并在县城建立联络点,搜集敌情。


这几天岳名威在网上查找了乾安城区房价信息,按当地黄金地段的商业用房的房价为标准估算,龙翔旅店的价值应该在五百万左右,而他手头只有一百六十万,是远远不够的。他父亲过惯了苦日子,对钱财并不上心,手里的伪满洲国邮票迄今为止只卖了两三张。父亲那里也指望不上。所以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那两把日本军刀上了。他猜想自己跟旅店老板洽谈这个交易的时候,就冲着他非买不可的急迫心理,那个老板一定会狠狠地咬他一口不可。这样一来,成交的金额肯定要比估价多出许多。所以必须把军刀换到尽可能多的钞票,才能如愿以偿地把龙翔旅店弄到手。


大约半个月后,他接到一个上海那边打来的电话,打电话的是个年轻女子,自称姓方,叫方怡。方怡在电话里说,她的日本朋友三木先生对他在网上出售的两把日本军刀很感兴趣,并且想找个机会一饱眼福,如有可能会考虑把它们买下来。岳名威说,我跟你透漏一下,我自从在网上发出军刀的出售信息,目前已接待了许多海内外求购者,可谓门庭若市呀。有不少人看过后都欲出高价购买。说实话,我原本对这两把军刀的价值并不十分了解,但现在出现了这种让我意想不到的效果,我不得不改变出手的打算。当然如果遇到痴心收藏,资金充足的买家,没准我又会改变主意。”


方女士在电话那头沉吟片刻道:“从你在网络上发布的图片上,三木先生判断,如果军刀是真品,那么应该是驹井德三和冈村宁次曾经佩戴过的天皇御赐的军刀。三木先生在见到军刀的图片时就已下定决心要将其完璧归赵,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不会在乎。但是他有一个请求,就是请你务必请当地的搞文物鉴定的权威部门出具一份有关这两把军刀的鉴定证明,尽快邮寄给我们。因为单从图片是无法分辨物品真伪的,并且三木先生的时间很宝贵,他不可能为了两个毫无价值的东西而耽误生意。”


“这个好办,我会尽快把省级文物鉴定部门出具的证明邮寄过去。”岳名威道。


请文物专家鉴定的事岳名威自然就托付给了父亲,一个礼拜后鉴定结果出来了,岳名威按照方女士留下的地址,用航空快件邮寄过去。又过了十天,方女士打来电话,问岳名威哪天有空,三木先生将亲自登门拜访,顺便欣赏那两把军刀。”


岳名威为了两把军刀,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听说那个老鬼子要来,便立即答应了。


关于两把军刀的交易细节本人在此就不细说了,不过我可以透漏一下结果,那个三木来的时候带了一个日本文物专家,当确认军刀是货真价实的真品后,不知是有钱撑的还是脑子进了水,眉头都没皱一下就扔下六百万美元拿走了两把军刀。


岳名威委托父亲到银行把巨额美元换成人民币,钱一到手,岳名威就把父母接到乾安,花了四百二十万将龙翔旅店收到了父亲的名下。随后雇了一伙包工队,对旅店进行了改造。龙翔旅店是一座四层旧式楼房,因为109房间在一楼走廊尽头,他借以穿越的那面墙恰好是楼房外墙的一部分,所以他让包工队加固了楼房的四面外墙,就顺便把那面墙壁加固了。加固了楼房的四面外墙后拆去了楼顶,扒掉所有房间,把楼房改成一个大仓库。


为了安置父母,岳名威在旅店后面的住宅区靠近旅店的一座单元楼里买下一座100多平的楼房,又兑下旅店旁边的小饭店,挂上“古玩店”的牌匾,请父母代为经营。改造旅店期间,岳名威在商店买了两麻袋内衣、内裤和鞋袜,一麻袋调味品和一百斤豆油,五十只油锯,一桶柴油,一桶汽油。想到深秋时节,天气越来越冷,战士们还穿着单衣,又买了五百套毛衣毛裤,还抽空跑到乡下买了一架两匹马拉的马车,用来将这些物品运回营地的工具。本来想买辆农用车的,可是考虑到农用车动静太大,路上容易引来鬼子。再者路上一旦出现故障就麻烦了,思来想去只好用马车这种最原始的交通工具比较好。


某个夜晚,岳名威往返数趟,将那些物品运到了那边草甸子里的大土坑中。连夜带上部分物品赶回营地,{其余的都藏在土坑中一个事先挖的地窖中。}一回到营地,岳名威就得知了大黑和第一小队的噩耗。大黑是岳名威穿越到这里遇到的第一个战友,在特战队里,除了陶小毛,大黑是他最亲近的人。两个人在一起并肩携手经历过许多次战斗,那种友谊不是用三言两语能够表达的。


岳名威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独自来到大黑和那些牺牲的队员们的墓前。他在那里坐了很久,一遍又一遍嘶吼着《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这首让那个时代的中国男儿同仇敌忾、热血沸腾的歌曲。他清清楚楚地记得当初自己和大黑一举端掉五家站伪警察署,满载而归的时候,自己坐在马车上教大黑唱这首歌的情景。大黑一听到那激昂、铿锵的旋律,特别是那让人血脉贲张的歌词时,就一下就被吸引住了。大黑跳下马车,放下赶车的牛皮鞭子,双手紧紧地攥住他的手。问他唱的是什么歌,说这歌让人听了浑身上下都是气力,这首歌让我明白自己是个爷们,……起初一个唱,另一个学,后来两个人毫无顾忌地在夜路上吼唱着,那个晚上,他们的歌声一直延续了整个归途。


岳名威一边唱着那首歌,一边回味着与大黑在一起经历的一幕幕往事。唱着这唱着,禁不住热泪盈眶,嗓音也随之颤抖起来。不知何时营房里的义勇军战士纷纷聚集到这里,先是一两个人,后来所有的人都跟着嘶吼起来。尽管许多人五音不全或者对歌曲还不熟悉,听上去七长八短、杂乱无章,可是听得出每个人都试图宣泄出埋藏心间的所有力量和火焰。于是数百个男儿的吼叫汇成一片汹涌的怒潮,在暗夜笼罩的林间回荡**,惊起了夜栖的禽鸟,也令那些躲藏在暗处的长着獠牙的野兽们惊惧莫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