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诉者]悦雯女二十九岁

[时间]四月二十七日

[方式]QQ聊天

□东方今报记者周莉



这几天,悦雯感觉心里像飞进去了个苍蝇,烦极了。原本她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可如今老公疑似“外遇”。而更让她懊恼的是,那个疑似“第三者”还是她出于好心让儿子认下的干妈。

待她亲如姐妹

先说说我,我是个毫无戒心的女人,对人对事都不太懂得防备,经常是把人往善里想,把事往好处想,掏心掏肺地去待人,最后却发现自己想的和人家想的根本就不是一码事。

再说说我和老公,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我和老公是自由恋爱,结婚已经7年了,一路走来也算是同甘共苦过。刚结婚时日子过得很艰难,后来我们开了一家小公司,在我们的努力下,生意还不错,先是买了房,后来又买了车,日子过得简单幸福。

但自从买了车后,老公变得神出鬼没。后来他换了部新手机,旧手机就给了我。我用了好些天后有一次闲着没事,摆弄手机玩,手机上还存着老公之前的好多短信,有100多条呢,我随意翻看了一些,有几条信息让我大吃一惊,因为信息的内容很是暧昧,竟用上了“亲爱的”等字眼。我问老公是怎么回事,他解释说是别人发错了。可发错了,会连发几条吗?但我也确实查无实证,之后我拨打过那个手机号,先是无人接听,后来再打,这个号码就不存在了。

从此,我开始特别注意老公的行踪、短信、QQ聊天记录。去年春节前,老公出去办事,QQ没有关,在电脑上挂着线。一个女网友跟老公打招呼,我试着和对方聊天,我说我是他的老婆,她说她是我老公的朋友,叫碧芸。那天我们聊了很多,碧芸讲了很多关于她自己的事,我也讲了一些关于我和老公的事。后来碧芸要了我的QQ号,加我为好友,我也同意了。

从那之后,我和碧芸没事的时候就在网上聊天,断断续续我了解了她很多事,碧芸是个不幸的女人,结婚5年,因为不能生育,被逼和前夫离了婚。朋友都说我这人善良,容易被感动。听了碧芸的故事后,我的同情心便开始无可遏制地泛滥开来,不仅忘了当初查看老公QQ的目的,还把碧芸当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甚至到了后来还让4岁的儿子认碧芸做了干妈。

不过有一点我必须承认,碧芸对我儿子真的很好,吃的穿的都很舍得买,而我呢,对碧芸也很好,就像姐姐对妹妹,家里做好吃的了,我一定会让碧芸来我家吃饭,在外面有饭局了,也总是会叫上碧云,和我一起去吃。我们一天不见,就一定要通个电话,上网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对方是否在线。

无奈选择相信

真的,那段时间,我们就像亲姐妹一样。碧芸更是毫无顾忌地把她家的房门钥匙给了我一把,让我随时都可以去她家里玩。

有一次,我带儿子出去逛街,路上孩子睡着了,当时正好走到碧芸家附近,我就抱着儿子去了她家。当我用钥匙打开房门进入碧芸的房间时,我大吃一惊,我竟然看到我老公睡在碧芸的床上。老公见我来了,也是一惊。我把儿子放在床上,整个人一下子就软了。老公赶忙解释。说他喝醉了,不能开车,只是来碧芸家休息一会儿。当着老公的面,我立马给碧芸打电话,问她:“你知道我老公去哪里了吗?”碧芸回答:“不知道。”我又说:“那你回家吧,我在你家里。”后来碧芸就回来了,望望我,看看我老公,她说:“你老公喝醉了,想在我家休息一会儿,我就把房门打开了,之后我就又去上班了,你可千万别想歪了。你想想,我要是和他真有什么事,也不会把我家钥匙给你了。”

之后老公带儿子回家了,我没回,一个人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儿。他们之间真的什么事也没有吗?我该不该相信他们?他们的解释真的很牵强,但也确实除了看见老公一个人躺在碧芸的床上外,其他异常我什么也没发现。徘徊了很久,我决定选择相信他们,选择把这事忘掉。

说我大度也好,说我自欺欺人也好,发生了这种事后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对碧芸好,还是像以前那样待她亲如姐妹,只是我也有意无意地说过碧芸,让她和我老公注意点距离。

我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老公开始在我面前称赞碧芸,不止一次,起初我并没有在意。我的一些朋友,见过碧芸的,都提醒过我:“你不要引狼入室哦!”每次他们这么说时我都只是笑笑,全没当回事。我深知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的缺憾和孤寂,所以我让儿子认碧芸做干妈,希望儿子能给碧芸带来快乐。我一直相信善有善报,我人这么善良,对碧芸又好,她应该不会伤害我的。

真相究竟如何

去年年底的一个晚上,我给老公打电话,一直没人接。我在家坐不住了,怕他又喝醉酒睡在哪里回不来了。于是我把儿子托付给邻居后,就骑上车满大街去找他。跑了几个地方后我又去了老公经常去的KTV,看到我家的车停在外面。我进去后一个房间挨着一个房间地找。

到了二楼一个房间,门虚掩着,透过门缝我看见老公在里面醉得不省人事。我正打算进去,屋里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起身走到老公身边,然后就亲了我老公一口。我以为是陪唱女呢,可当她扭过脸的一瞬间,我一下子气蒙了,竟然是碧芸。

恼极了,也恨极了,我推开房门,冲了进去,把屋子里的酒瓶子摔得粉碎。这时碧芸睁开醉醺醺的眼说:“我喝醉了。”我没理她,下楼开着我家的车在路上飞驰起来。后来我老公的那帮朋友一直给我打电话,老公也给我打,还发来短信,说他喝多了,什么都不知道。

坐在车里,冷风透过车窗的缝隙从耳边吹过,我冷得浑身发抖,但受了伤的心更冷。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服自己不要生气,不知道自己该驶向何方。

我漫无目的地开着车,一直到凌晨一点多,我渐渐冷静下来,想到儿子,他是那么可爱,我不能抛下他不管。于是我回到了家里。老公一直跟我解释,说他喝醉了,说他心里只有我们这个家,最爱的人是我。我不知道,这一次我还该不该相信他。我哭了一夜,说什么我都想不通,为什么我这么与人为善,得到的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第二天下午,碧芸给我打电话,让我原谅她,说她喝多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虽然碧芸一再解释,强调她心里一直把我们一家都当做亲人,可后来她说了一句话让我的心仿佛被利刀划过,她说:“爱一个人,是控制不住自己的。”难道真的是我“引狼入室”吗?

了断并不容易

那之后,我做女人的敏感和意识开始一点点苏醒。我经常怀疑老公和碧芸还在暗中往来,会时不时地打个电话问问老公人在哪儿,又转而问问碧芸在干什么。

今年3月的一天中午,我打电话问老公在干什么,他说在和朋友吃饭。我又打电话给碧芸,问她在哪里,起初她说在街上瞎转悠,后来又说在上班。我越想越不对劲,骑上车就去找我老公。在老公的一个朋友开的饭店门前,我看到了我家的车。

我走进店里,老公和他的朋友,还有碧芸都在。我冷笑着问碧芸:“你不是说在上班吗,怎么会在这里?”碧芸还没答话,我老公马上接过话说:“我让她来吃饭的。”我没理老公,把矛头对准碧芸就是一顿质问:“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说瞎话?”碧芸解释:“是你老公让我哄你的,怕你找来。”这也算个理由?当时我气得几乎失去了理智,大声喊道:“你就那么离不开我老公吗?你是谁呀?”碧芸被我这么一顿责骂,也恼了,和我吵了起来。

后来我拉着老公从店里出来。坐在车里,我问他:“你是想过还是不想过了?”被我这么一闹腾,老公可能觉得我让他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所以也很生气,他说:“不过拉倒,我也受够了,成天不相信我,吃个饭也找来。”气头上,我说:“行,那就离吧,离了你就可以和碧芸正大光明地在一起了。”可老公说:“你不要胡搅蛮缠,我就是离了婚,也不会和碧芸过的。”

后来碧芸一直给我发短信道歉,说她不该和我吵,说一切都是她的错。当晚老公也恳求我再相信他一次,他说:“我只是把碧芸当做朋友,她一个人很可怜的。我对你真的没有二心。之前我说什么过分的话了,你别放在心上,你也不要经常疑神疑鬼的了,咱们还是好好过日子,行吗?”我能感觉出老公说这话的时候是真诚的,但我还是没有接话,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说实话,我也不想离婚,离了,儿子怎么办?而且我也确实没发现老公和碧芸在一起的证据。无奈之下,我只好选择沉默不语。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之后碧芸又给我发过不少短信,希望我继续把她当朋友,继续让她做儿子的干妈。老公也向我保证不再理碧芸,不再接碧芸的电话。我相信了老公的保证,也接受了碧芸的道歉,但这一次是被动的,因为毕竟碧芸是儿子的干妈,儿子也和她有了感情,突然断了,不免会让外人猜想。说实话,如果不是这层关系,我真的不想和碧芸再有任何瓜葛。你说,我能安心把一个爱自己老公的女人放在身边吗?除非我不是个女人。以前我掏心掏肺地对她,现在我打心底里厌恶她,十天半个月也不会给她打一个电话,倒是她经常给我打电话,说想我儿子了。

后来我知道,暗地里,碧芸还是经常给我老公打电话,每次上网,见我老公在,她都会先找我老公说话。我现在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是和碧芸继续保持亲戚关系,还是断绝来往呢?碧芸究竟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呢?她对我们一家都很好,但是她又会私下里和我老公经常联系。一个女人,她再好,爱上别人的老公她算是好人吗?也可能有时候是我老公主动联系她的,但发生了那么多事,如果真没什么,难道她就不会避讳一下吗?这一连串的问题弄得我现在头都大了。

■ 记者手记

民间有句话,叫做 “引狼入室”。真是再形象不过的比喻。它甚至比外贼入侵还要使人恐惧,只为我们吞咽的不仅是因轻信他人而酿出的苦果,还要服下一种叫做“悔恨交加”的液体。

“我是不是很傻?”讲述中悦雯问了我好几遍这个问题。其实她并不傻,只是把谁都不往坏处想。单这一点,就害苦了她。古话说得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