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脚印 一 山路崎岖 4 贵师生活 3

戴问天 收藏 0 8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8.html[/size][/URL] 由这首校歌可知,贵阳师范的校训是“诚敬勤俭”。另外还教了一首《开学歌》,父亲也一直记得: 大地春回,葭管动飞灰。又是河堤疏柳,雪洞横梅。负笈重来,看树色波光未改,满门桃李又争开。从此春夏诗书,秋冬文史,莫致始勤终怠。喜道传惑解,施教因材。自今日笃养栽培,春风时雨,永固根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8.html


由这首校歌可知,贵阳师范的校训是“诚敬勤俭”。另外还教了一首《开学歌》,父亲也一直记得:


大地春回,葭管动飞灰。又是河堤疏柳,雪洞横梅。负笈重来,看树色波光未改,满门桃李又争开。从此春夏诗书,秋冬文史,莫致始勤终怠。喜道传惑解,施教因材。自今日笃养栽培,春风时雨,永固根芥。


毫无疑问,《贵州省立师范学校校歌》是专门为这所学校创作的,而这首《开学歌》,从“河堤疏柳,雪洞横梅”所描绘的景色来看,也应该是专为贵阳师范写的。遗憾的是父亲在世时我没问过他这两首歌的词曲作者是谁,推想起来,歌词应该出自某位校长或者国文老师之手,而谱曲的也许就是萧友梅先生。

那时贵阳师范的师生关系很好,老师都很有学问并且尽职尽责,极受学生尊敬和爱戴。每年开学不久,“丁祭”(祭祀孔子的日子)之前,都要举行纪念已故校长尹笃生先生的活动,有两副挽联,曾经为父亲和其他同学广泛传抄,一副是严寅亮先生写的:


访我于梦草池边,共话十年,心地光明清似水;

吊君在雪涯洞口,怀人九月,文章歌哭冷如秋。


另一副是国文老师黄行恒(子久)先生写的:


雪涯无恙,依然明河横前,可怜物是人非,十载勤劳随逝水;

泰岳忽颓,正值尼山诞后,不禁抚今追昔,一年容易又秋风。


由此可见,这两位国文老师,教“国文”都不仅仅是在课堂。

“丁祭”是祭孔之礼,清顺治二年(1645)定制,每年春、秋二祭均在仲月上丁,故称“丁祭”。我国古代有以干支纪年、纪月、纪日、纪时的办法,其中“纪日”又可以单用10个“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或者单用12个“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10个“天干”各有所“像”,例如:“甲”像草木破土而萌,阳在内而被阴包裹;“乙”像草木初生,枝叶柔软屈曲。而“丁”之所“像”,是草木成长壮实,好比人的成丁,这与教育有关。“仲月”指该季的第二个月,上指上旬,所以“丁祭”就是每年春秋两季第二个月上旬第四天举行的对“至圣先师”孔子的祭祀。

贵阳师范学生都穿制服,出校门还要戴制帽,帽檐上有一个“师”字,一望而知是师范学生。在街上遇见老师必须立正、敬礼,待老师点头回礼后才继续前行。除在课堂上回答学生问题外,老师还欢迎学生到他们住处问问题、交谈。对我父亲影响最大的是国文老师龙仲衡先生,他住在校外府右街,父亲曾多次与其他同学一起登门求教。在他书房里见有大量藏书,眼界大开。龙先生在北京进过国语讲习所,接受“五四运动”开启的新思潮,思想颇为进步。和那时不少国文老师轻视白话文不同,他在课内课外常常指导学生读一些充满新思想的白话文作品。经他推荐,父亲买了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的《胡适文存》。和当时许多有志改革的青年一样,《文学改良刍议》一文在他思想里激起很大波澜。胡适说:


吾以为今日而言文字改革,须从八事入手。八事者何?一曰,须言之有物。二曰,须不摹仿古人。三曰,须讲求文法。四曰,不作无病之呻吟。五曰,务去滥调套语。六曰,不用典。七曰,不讲对仗。八曰,不避俗字俗语。


胡适所说之“物”,指的是情感与思想,而思想指的是见地、识力和理想。他主张“不摹仿古人”,是因为在他看来,“文学者,随时代而变迁者也。一时代有一时代之文学:周秦有周秦之文学,汉魏有汉魏之文学,唐宋元明有唐宋元明之文学……唐人不当作商周之诗,宋人不当作相如子云之赋——即令作之,亦必不工”。 如果专事摹仿,“即令神似古人,亦不过为博物院中添几许‘逼真赝鼎’而已”。他主张:“不讲对仗”,是因为“后世文学末流,言之无物,乃以文胜;文胜之极,而骈文律诗兴焉,而长律兴焉。骈文律诗之中非无佳作,然佳作终鲜。所以然者何?岂不以其束缚人之自由过甚之故耶?”那时许多人鄙夷白话小说为文学小道,而胡适则认施耐菴(现在通常作“施耐庵”)、曹雪芹、吴趼人等为文学正宗。由于认白话小说为正宗,也就有“不避俗字俗语”的主张,并且把中国的文言文比之于欧洲中古时期的拉丁文(实际上指教会使用的古典拉丁文,Classic Latin),把中国的白话文比之于欧洲但丁、路得(今译“路德”)以本国“俚语”(实际上指民族语言)创作的诗歌、翻译的《圣经》。他的这些主张,在当时青年学子中可以说引起了普遍共鸣。

龙仲衡先生指导学生写作文,可以用文言,也可以用白话(当时称“语体文”)。父亲尽管在私塾里从刘秀庭先生学习,在背诵《声律启蒙》的基础上从“对对子”开始学作文,写的都是文言,这时却喜欢改用白话,常常得到龙先生的赞许。对于现在的人们,无疑是白话好写而文言难为;但在上世纪20年代,却恰恰反过来。白话虽然是天天听到的,耳朵熟悉,但范文少,眼睛却感到陌生。读书人读惯了之乎者也的文言文,自然觉得文言易写而白话难为。胡适是倡导文学改良的重要“领军”人物,但他这篇《文学改良刍议》,就以上面所引的一小段为例,今天读起来恐怕也会让人觉得不全像白话文。

那时许多图书都在后面印有书店所出其他书籍的广告,在《胡适文存》书后,父亲看到亚东图书馆还出版了一种《独秀文存》。此前他已经在杂志上读过陈独秀的一些文章,印象深刻,就也去书店买了一本。《新文化运动是什么》、《文学革命论》等文章,他都读了又读。当时贵阳师范颇有独立钻研、自由探讨的风气,图书馆藏书很多,并且订有《新青年》、《新教育》、《东方杂志》等多种期刊。当期杂志可以在阅览室里阅读,过期的装订成合订本,还可以借出。许多文章父亲本来已经在杂志上读过,许多书籍本来可以从图书馆借阅,但他总想自己有一本,以便随时查阅。那时学校伙食不错,他又不吸烟、不饮酒,家里给的零花钱大部分都用来买书,自己还订了杨贤江主编的《学生杂志》,郑振铎主编的《小说月报》,胡愈之、张明养主编的《东方杂志》(均为商务印书馆出版)。当时贵州全省没有一条公路,但上海出版的杂志,在贵阳大约二十天便能收到,应该说发行工作做得相当好。

在贵阳,早在1911年就有盐商华之鸿创办“文通书局”,规模相当大,而且和以前安顺只刻版印书的“会文堂”不同,是既出书也卖书(包括其他书店出版的书)的企业。我父亲到省城上学的时候,商务印书馆和中华书局都已经在贵阳开设了分店,而且每年总要举行一两次减价活动,贵阳师范和贵阳其他中学的学生,便是减价活动的主要受益者。在商务父亲曾以不到三元钱(银圆)买到郑振铎的《文学大纲》,精装四册,红色封面,插图很多,印刷精美。在中华,他也以折扣价买到过钱基博先生的《国学必读》。贵阳还有几家旧书店,也是父亲常去“淘书”的地方,他曾在那里以很便宜的价格买到一套上海扫叶山房出版的《白香山诗集》,连史纸印刷,线装,布函一匣。扫叶山房是明万历年间创办的“百年老店”,1880年在上海设分号,成为沪上一家以出版古籍为主,以版本精美为特点,颇有影响的出版机构。

那时杂志尤其是周刊出版极盛,种类很多,几乎可以说是有如雨后春笋。除商务、中华以外,京沪两地(尤其是上海)还有许多别的书店,包括亚东图书馆、世界书局、光华书局、北新书局、开明书店等,也出版了许多受欢迎的书。所以这时又有一位张硕甫先生,在贵阳开办“新亚书店”,经销上海、北京等地出版的书籍杂志。他的经营方法十分灵活,不是单纯坐守店里等候顾客,而是“送货上门”,把新到的书籍、杂志带到贵阳师范和各个中学,就在校门口传达室开包陈列,供师生选购。每周少则一两次,多则三次。这样在商务印书馆的杂志之外,父亲又订了北京出版的《语丝》周刊和《莽原》周刊,二者都是没有切齐的“毛边本”,这让他颇感新奇。又订了《文学周报》(先后由开明书店和远东图书公司在上海出版),还有《现代评论》和《向导周报》,以及开明书店出版的《一般》(叶圣陶、夏丏尊主编)和《中学生》。书籍也买了很多,如鲁迅的《呐喊》、《彷徨》和《域外小说集》(直到晚年他还清楚地记得,前两种都和《语丝》、《莽原》杂志一样是毛边本),叶圣陶的《稻草人》(商务印书馆),还有韦丛芜、李霁野翻译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穷人》和《罪与罚》,沈端先翻译的倍倍尔《妇人与社会》(这几种翻译的书均为开明书店出版)。斋舍里没有书架,进校时父亲买了一个书箱,不久就装得满满的了。

除了从图书馆借书,自己买书,同学之间还互通有无,那也是他得到想读之书的一个重要途径。这里面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同班同学徐忠清(字守白),他叔父是“新学”人物,“新学”书籍很多,父亲通过守白借了不少图书来读,第一次知道俄罗斯大作家托尔斯泰,便是读了这样借来的《复活》(耿济之译,商务印书馆出版)。

在贵阳师范的两年,父亲读了许多书,如果与今天的同龄学生相比,可以说是数量惊人。这除了因为他有浓厚的读书兴趣,还因为有一个宽松的环境,有很多同样喜欢读书的同学,有乐于指导学生课外阅读,而不是逼着他们去做总也做不完的作业的老师,有十分充裕的阅读时间。可以说,通过课外阅读学到的东西,并不比在课堂上学到的少。而且不像课堂上所学内容都是由教育主管部门、学校以及老师安排,自己只能被动接受那样,课外学习完全是自己主动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