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脚印 一 山路崎岖 3 从新式小学堂到贵州省立师范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8.html


第三所是湖北工艺学堂,1898年创办。张之洞认识到:“工有二道:一曰工师,专以讲明机器学、理化学为事,悟新理、变新式,非读书人不能为,所谓智者创物也。一曰匠首,习其器,守其法,心能解,目能明,技能运,所谓巧者述之也。”又认为,“必须亲手操作方能切实通晓”,所以在理论学习之外,非常重视实际技能的训练,学生每天要在教师和技工指导下实际操作四个小时。

师范学堂分优级、初级两种,优级师范学堂略高于高等学堂,初级师范学堂略高于中等学堂,由此可见对师范教育从一开始就是非常重视的。初级师范招收高等小学堂毕业生(别忘了,按“癸卯学制”,儿童七岁入初等小学堂,学制五年,然后是四年高等小学堂,整个小学学制九年,所以高等小学堂毕业也就相当于现在初中毕业),目的是培养初高两级小学教师,“以习普通学外,兼讲明教授管理之法”。毕业后有担任小学教员的义务。规定每个州县必设一所,但开始阶段可先在省城设立。省城师范还应该设立“完全科”(招收18-25岁学生,学习五年)和“简易科”(招收25-30岁学生,学习一年)。优级师范目的在培养初级师范和中学教员、管理员,主要招收初级师范和中学的毕业生,学习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一年)学“公共科”八门课程(人伦道德、群经源流、中国文学、东语[即日语]、英语、辩学、算学、体操)。第二阶段(两年)学“分类科”课程,又分四类,第一类以中国文学、外国语为主,第二类以历史、地理为主,第三类以算学、物理、化学为主,第四类以植物、动物、矿物、生理为主。第三阶段(一年),开人伦道德、教育学、教育制度、教育机关、美学、实验心理学、学校卫生、专科教育、儿童研究、教育演习等十门“加习科”课程。前两阶段所有学生必修,全部官费;加习阶段由学生自己决定是否学习,经费自理。

师范教育在清朝末年略有改变,辛亥革命以后,将原来的初级师范学堂改为师范学校,原来的优级师范学堂改为高等师范学校。原来的优级师范学堂主要为“省立”,现在的高等师范学校改为“国立”。在高等师范学校内,把原来的公共科改为预科(一年),分类科改为本科(三年,加上此前预科的一年,本科生共读四年),加习科改为研究科(一或两年),此外还设只学两至三年的专修科。在原来招收男生的学校之外,又开设女子师范学校(“造就小学校教员及蒙养院保姆”)和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师范学校须附设小学校,高等师范学校须附设小学和中学,女子师范学校和女子高等师范学校还须附设蒙养院,以供高年级学生实习之用。

师范学校的学生分公费生、半公费生和自费生三种,高等师范学校学生则只分公费生和自费生两种;不论师范还是高等师范,均以公费生为主。各类学生毕业以后,都有承担相应程度学校教员的义务,但年限不同,例如高师本科公费生须服务六年,专科公费生须服务四年,自费生则一律减半。

根据教育部民国五年(1916)统计,全国中学有403所,其中省立约占五成,县立约占四成,私立约占一成。省立中学以直隶(今河北)、河南两省为最多,东北三省和地处西南边陲的云南、贵州最少。县立中学以湖南为最多,私立中学以京师和江苏、浙江两省为最多。全国中学生有59,835名,四年里毕业生共12,783名。全国师范学校,除直属教育部的北京师范学校和北京女子师范学校外,各省报部的共141所,其中江苏、奉天(今辽宁)两省最多,黑龙江、陕西、福建、甘肃、广西、贵州最少,新疆则连一所也未建立。全国共有师范生21,597名,师范毕业生3,485名。高等师范学校改为国立以后,曾计划将全国分为六大区域,每区建立一所。六大区域是:

1)直隶区域,以察哈尔、热河、山东、山西、河南等省附入;

2)东三省区域,以蒙古东部附入;

3)湖北区域,以湖南、江西等省附入;

4)四川区域,以陕西、甘肃、云南等省附入;

5)广东区域,以广西、福建、贵州等省附入;

6)江苏区域,以浙江、安徽等省附入。

但是,由于经费困难以及其他种种原因,民国五年以前只建成北京、武昌两所,民国五年以后又增加南京一所。高等师范学校很少,师范学校又略高于普通中等学校,人们对师范生自然很尊重。附带说说,民国初年建成的三所高等师范学校,后来只有北京的一所保持为师范学校,即现在的北京师范大学,另外两所都改变了性质,武昌的一所演变为武汉大学,南京的一所先是演变成东南大学,后来与原是教会学校的金陵大学联合组成中央大学,解放后改称南京大学。

贵州开始举办新式学堂是在光绪二十七年(1901),那年在省会贵阳建立了一所武备学堂,五年后改为陆军小学,聘请日本人当教员,一切袭用日本的办法。后来统治过贵州的兴义系军阀袁祖铭(1889-1927,1922年任省长),便是陆军小学1909年毕业生。又有贵阳人乐采丞、易福田、徐叔彝等人出资,1905年在贵阳次南门外雪涯洞来仙阁设“会”,讲习师范课程,是为贵州师范教育的滥觞。1906年贵州提学使陈寿骧创设师范传习所,任命唐蔚慈为监督,修业期初定为三个月,后改为半年。1907年又就贵山书院原址,设师范学校简易科,学制一年。1908年,陈寿骧更遵照清廷学部颁布的优级师范选科章程,利用雪涯洞、丁公祠、昭忠祠原有建筑,开办优级师范选科,任命唐蔚慈为监督,任志清、杨覃生等为教习,招收廪、增、附生及公立中学二年级以上学生,学制三年。1911年将其改办成贵州省两级师范学校,任命王仁阁为监督,乐采丞为教务长。分优级、初级两部,优级招廪、增、附生及中学高年级学生,初级招高小毕业生。这就是贵州省立师范学校的前身,由于只招男生,人称“贵阳男师”。1921年,另办一所专招女生的贵州省立贵阳女子师范学校,人称“贵阳女师”。贵阳女师抗战胜利后仍然在办,父亲还任过教。不过到抗战期间,“贵阳男师”也招收女生了。

现在的读者对明清两代教育体制有所了解的恐怕不多了,这里不妨对“生员制度”作点说明。那时全国最高学府是国子监,位于北京城东北雍和宫之西,与孔庙为邻,其学生称“监生”。地方学校通称“儒学”,由府设立的称“府学”(许多城市、例如西安,都有“府学街”),由州设立的称“州学”,由县设立的称“县学”,不过它们是平等的,程度均与现在的中等学校相当,相互并无统属关系。地方学校的学生分为三等,起初只有“廪生”,即“廪膳生员”,指由府、州、县政府按月发给银子和补助生活的生员。廪本义米仓,方的称廪(lǐn),圆的称囷(qūn);这些学生称“廪生”,是因为他们与教师一样都领“廪米”(教师在廪米之外还有俸禄)。“廪米”的数量,明初洪武年间规定每人每月六斗,后来增加到一石。廪生的人数有定额,府学40人(但京师府学为60人),州学30人,县学20人。后来要上学的人多了,名额扩大一倍,增加的生员称为“增广生”(简称“增生”)。再后学生更多,又额外增加“附学生”(简称“附生”)。与廪生、增生不同,附生无定额。初次考入的为附生,岁考(类似现在的学年考试)成绩优等的升为增生,增生岁考优等的再升廪生。岁考成绩不好的(“劣等”)则要降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