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8.html


考完以后回客栈等候消息,大约过了一个星期,发榜了,高高地贴在学校大门口墙上。天刚亮考生们就赶去看榜,心情忐忑不安,几分兴奋,几分焦虑,各找自己的名字。父亲很快就只剩兴奋、没有焦虑了,原来他是第六名,排在很前面,很快就找到了。正在这时,听见有人嚷嚷:“看呀!真巧,有一个人与我同名,我叫萧治安,他叫戴治安;我第七名,他第六名。”父亲闻声望过去,拍拍那人的肩膀,问:“老兄,你就是萧治安?我是戴治安。”他答:“是呀,我是萧治安。贵处是哪一县?”父亲说:“广顺,你呢?”“镇宁。”接着他又问:“你号斋房了没有?”父亲答:“刚看榜,还没有。”“那我们住一斋好吗?”“好!”就这样,两个刚刚认识的朋友一起去号了斋房,号的是楼上第七号。那时师范学生全部住校,两人一间,自由结合,报学监登记备查即可。房间里有床铺、桌椅板凳、洗脸盆架子,还有茶壶茶杯。学生的开水、洗脸水、洗脚水都由校工送到房里。校工称呼校长、学监为“老爷”,称呼老师“先生”,对学生也称“先生”。父亲和这位同名学友一起住了三年,后来又一起步行走出贵州,经广州、香港乘船到上海。萧治安先是进了南京中央政治大学,后来转到复旦大学学经济;我父亲则进晓庄师范,师从陶行知先生,实践了报考贵州省立师范口试时允诺校长的话:终身从事教育。

不难看出,那时的师范学生,从社会地位和学习期间待遇来看是相当不错的,大约相当于明、清两代的廪生,比现在大学研究生还要好一点,这与清末民初我国发展教育首先从发展师范教育入手有关。光绪二十二年(1896)四月,盛宣怀(1844-1916)在上海徐家汇创办南洋公学,是为上海交通大学的前身。南洋公学分设四院,其中“上院”是大学堂,“中院”是中学堂,师范院是培养师资的师范学堂,而“外院”是师范院的附属小学堂;外院、中院、上院三级相衔接,逐年递升,是中国近代大、中、小学三级连贯制的雏形。中国古代是无所谓师范教育的,因而南洋公学设“师范院”之举在中国教育史上实在是一个重要创新。此外,京师大学堂也附设有“师范斋”。在此期间梁启超在上海办《时务报》,极力鼓吹师范教育。不过到光绪二十八年(1902)张百熙拟订《钦定学堂章程》,才把师范教育独立出来,自成系统。光绪二十九年(1903)七月,张之洞与管学大臣张百熙、荣庆会商学务,釐定学堂章程,次年一月在《学务纲要》提出“宜首先急办师范学堂”,理由是:“学堂必须有师。此时大学堂、高等学堂、省城之普通学堂,犹可聘东西各国教员为师,若各州县小学堂及外府中学堂,安能聘许多之外国教员乎?”

张之洞和张百熙都被认为是教育方面的革新派,荣庆(1859-1917)却是一个为人为官都十分清正廉洁的守旧派。他是蒙古正黄旗人,以科甲入仕,光绪二十九年(1903)任命他为管学大臣,与张百熙共同管理京师大学堂事务,有“调剂”政策、不使过于激进的考虑。《学务纲要》由他们三人共同提出,可见改革教育、“急办师范学堂”已经成为当时人们的共识。

这三个人里,张之洞(1837-1909)特别值得一说。他号香涛,人称“香帅”,晚年自号“抱冰老人”。原籍直隶(今河北)南皮,以父亲任贵州兴义知府故,出生在贵州。16岁回原籍应顺天乡试,中第一名举人。同治二年(1863)与黔人李端棻同科进士(殿试列一等一名,廷试对策列一甲第三)。他是后期洋务运动的主要代表人物,在发展中国民族工业上做了大量实事,而在教育方面的贡献也很值得我们注意。他历督两广、两湖、两江,“及卒,家不增一亩”,但“莅官所至,必有兴作”,而其“兴作”就包括实业、教育两个方面。他先后在湖北、四川、两广、江苏等地创办多所学校,并且有“与时俱进”的特点,早期主要是传统书院,包括经心书院(武昌)、尊经书院(成都)、令德书院(太原)、广雅书院(广州)、两湖书院(武昌)等,更多的却是适应形势需要的新式学堂,其中湖北师范学堂、三江师范学堂(后改名两江师范学堂)培养中小学师资,广东水陆师学堂、湖北武备学堂是军校,方言商务学堂培养外贸人才,农务学堂培养农业科技人才,湖北工艺学堂培养技师(当时称为“匠首”)。在这些新式学堂里,有三所又格外值得我们注意。

第一所是两湖高等学堂,1890年创办,原名两湖书院,1902年改名。张之洞为这所学堂提出:“两院分习之大旨,皆以中国(学)为体,西学为用,既免迂陋无用之讥,亦杜离经叛道之弊。”这就是后来人们熟悉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这所学堂学制五年,补普通学科一年,习专门学科三年,然后出西洋留学一年。

第二所是自强学堂,1893年在武昌城内购地创办。课程分方言、格致、算学、商务四科。“方言”指的是西洋语言文字,分英、法、俄、德四门。张之洞认为,要学好其余三科,必须以学好“方言”为基础:“查西学既极邃密,西书又极浩繁,探讨诚非易事,自强之道,贵能取人所长,若非精晓洋文,即不能自读西书;若不能多读西书,即无从会通博采。本部堂再三推求,知舍学习洋文,广储高材,以探西书精澈,更无下手取法之处。”1898年提倡留学日本,又增设日文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