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脚印 一 山路崎岖 3 从新式小学堂到贵州省立师范 1

戴问天 收藏 0 5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8.html


民国十二年(1923),父亲年满14岁、进入15岁。祖父考虑,家人聚商,觉得再读私塾,即便是“改良私塾”,也已经不合潮流。于是经过考试,那年秋天进入广顺县立初高两级小学堂,插班读高等一年级,开始接受新式教育,结束几近九年的私塾生涯。

在我父亲出生的时候,中国教育已经发生很大变化,开始改变在上千年漫长封建时代一直延续、从无实质性变化的传统模式:


——光绪二十一年(1895)刑部右侍郎李端棻上《请推广学校折》,倡议改变整个教育体系。次年,疏请设立京师大学堂,各省府、州、县遍设学堂,并建藏书楼、仪器院、译书局,广立报馆,选派留学生。李端棻(1833-1907),贵州省贵筑县人(该县解放初期仍然保留,县治就在我就读的贵阳清华中学所在地花溪,现在已经划归贵阳市),同治二年(1863)进士。光绪十五年(1895)秋闱,他以内阁学士身份出任广东乡试主考,慧眼识拔考生梁启超,后来且以堂妹李蕙仙妻之(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便是李蕙仙所生)。随后又举荐康有为、梁启超入朝。百日维新期间,他支持变法,擢礼部尚书。戊戌政变失败以后,李端棻自疏检举,诏褫职,戍新疆。中道遘疾,留甘州。光绪二十七年(1901)赦归,主讲贵州经世学堂,倡议贵州自办矿产和铁路。光绪三十三年(1907)病卒,归葬故里永乐乡。父亲初谙事理之时,李端棻正是黔人尊崇乐道的乡贤,读书人更没有不知道他、不景仰他的。广顺与贵筑比邻,他自然成为父亲少时最崇敬的人物之一。

——光绪二十四年(1898)康有为上《统筹全局疏》,所说“十二局”里,便有学校一“局”。这年五月初二日清廷正式下诏,科举考试废除八股,凡乡会试及生童岁科各试一律改试策论。

——又过三年,张之洞与刘坤一(1830-1902)上《筹议变法》三疏,有请设文武学堂的内容,同年袁世凯上《条陈变法》,也有“崇实学”一条。

——光绪二十八年(1902)张百熙拟出《钦定学堂章程》,翌年张之洞等人《奏定学堂章程》使这一改革落到实处。当时人们都认为阻碍学堂推进的莫过于科举,光绪三十一年(1905)八月,清廷终于下诏正式停止科举。张百熙(1847-1907),字埜秋(壄秋一作冶秋),湖南长沙人,同治十三年(1874)进士。历任吏部、户部、邮传部尚书等职,戊戌政变失败后以举荐康有为获罪,革职留用。后来任管学大臣,主持京师大学堂,创医学实业馆和译书馆,首派官费留学生出国留学,是一个对中国近代教育有重要贡献的人。


中国历朝历代,中央政府都没有专门管理教育的部门,教育由“六部”中的“礼部”管理。礼部职掌“吉、嘉、军、宾、凶之秩序,学校、贡举之法”,可见教育只是它所掌管众多事务中的一部分。实际上它只管科举考试,不管教学。光绪二十四年(1898)首先设置“管学大臣”一名,主持京师大学堂并管理全国各地学堂事务,这样京师大学堂似乎就既为学堂又为“教育部”,而这位管学大臣便是大学校长兼教育部长。光绪二十九年(1903)《奏定学堂章程》颁布以后,另设专人管理大学堂,改管学大臣为“总理学务大臣”,这才有了与现在教育部部长相当的中央官员。光绪三十一年(1905)八月废除科举以后,十一月又取消总理学务大臣,于吏、户、礼、兵、刑、工六部之外另设“学部”,和六部平起平坐,同样设尚书、侍郎、主事等职。各省一律设“提学使司”,府厅州县则设“劝学所”,这才形成了新的教育行政体系。

光绪二十九年(1903)岁在癸卯,所以《奏定学堂章程》规定的学制通常被称为“癸卯学制”。这个学制规定,三至七岁儿童入“蒙养院”,七岁入“初等小学堂”,学制五年。然后是四年“高等小学堂”,五年“中学堂”, 三年“高等学堂”,四年(政治科和医学门)或三年(其他各科各门)“大学堂”(也叫“分科大学堂”),最后是设在京师大学堂里的“通儒院”,研究期限为五年。如果只从年限看,当时的“初等小学堂”大致相当现在的小学,“高等小学堂”大致相当现在的初中,“中学堂”约相当现在的高中及大学一、二年级,“高等学堂”约相当现在大学本科高年级,“大学堂”约相当现在的硕士研究生教育,而“通儒院”要相当现在的博士甚至博士后了。从“初等小学堂”到“高等学堂”总共17年,相当于研究生教育的“大学堂”和“通儒院”更长达8-9年。

大学堂分为经学科(下分易、书、诗、论语、孟子、理等11门)、政治科(下分政治、法律2门)、医科(下分医学、药学2门)、格致科(包括算学、星学、物理学、化学、动植物学、地质学6门)、农科(下分农学、农艺化学、林学、兽医4门)、工科(下分土木工学、机器工学、造船学、造兵器学、电气工学、建筑学、应用化学、火药学、采矿及冶金学等9门)、商科(下分银行及保险学、贸易及贩运学、关税学3门)共8科。通儒院没有课堂讲习,学生只在斋舍研究,有问题时向导师请教。毕业的要求是“能发明新理,著有成绩;能制造新器,足资利用”。

除修业年限外,还规定了课程设置,如初等小学堂第一年级开设修身(每周2课时)、读经讲经(每周12课时)、中国文字(每周4课时)、算术(每周6课时)、历史(每周1课时)、地理(每周1课时)、格致(每周1课时)和体操(每周1课时),共8门课。高等小学堂加2课时图画,共9门课;中国文字改为中国文学,每周8课时,读经讲经仍为每周12课时,算术减少为每周3课时,其他课程大多增加到每周2课时。中学堂增加外国语,前三年级每周8课时,后两年级每周6课时。

辛亥革命以后,七八年间教育总长换过五六人,不过其中影响较大的大概只有蔡元培(1868-1940,浙江绍兴人)、汤化龙(1874-1918,湖北蕲水人)和范源濂(1875-1927,湖南湘乡人)三位。蔡元培提出“军国民教育”、“实利教育”、“公民道德教育”、“美感教育”、“世界观教育”共五种教育主张;汤化龙强调“国民教育”,要点是“国民教育乃义务教育”,“为儿童之将来生活计,而授以必须之知识技能”,“国民教育乃国家教育人民,与家庭教育子女无异。家庭纵贫苦,子弟不可不读书;国家虽困穷,人民不可不入学”。范源濂则尤其重视“军国民教育”,反映了当时人们多有“非尚武不足以立国,非图强不足以雪耻”的认识。应该说,他们的主张都有积极意义,与千百年来的封建传统教育相比,带有革命性、进步性。

民国成立之初(1912年9月)规定了一个学制(“壬子学制”),小学分初、高两级,初小四年,由城、镇、乡设立;高小两年,由县设立。儿童从满六周岁的次日起,算学龄儿童。初小设修身、国文、算术、手工、图画、唱歌、体操等7门课,女生另外加缝纫;高小课程10门,比初小多了本国历史、地理和理科,女生仍加缝纫,男生加农业(也可加商业或英语)。中学校四年,大学本科三年或四年,预科三年。师范学校本科三或四年,预科一年;实业学校三年,专门学校本科三或四年,预科一年。到民国十一年(1922)又公布《学校系统改革令》,所规定的学制称为“壬戌学制”,小学六年(初小四年,高小二年),中学六年(初、高中各三年),大学四至六年,各科可以在此范围内酌定。不过在这个改革令下达之前,许多省份已经自动改过了。偏远的贵州也是其中之一,所以我父亲从“改良私塾”转入小学的时候,进的已经是这种六年制小学。此前他已经读了近九年私塾,如果只看学习年限,他可以算是初中毕业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