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脚印 一 山路崎岖 2 私塾九年 2

戴问天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8.html[/size][/URL] 第三部分是政治、社会知识,也全部是七言,如: 宦学讽诗孝经论,春秋尚书律令文。 治礼掌故砥砺身,智能通达多意闻。 名显绝殊异等伦,抽擢推举白黑分。 迹行上究为贵人,丞相御史郎中君。 最后以一组四字句结束,其内容颇有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意味: 汉地广大,无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8.html


第三部分是政治、社会知识,也全部是七言,如:


宦学讽诗孝经论,春秋尚书律令文。

治礼掌故砥砺身,智能通达多意闻。

名显绝殊异等伦,抽擢推举白黑分。

迹行上究为贵人,丞相御史郎中君。


最后以一组四字句结束,其内容颇有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意味:


汉地广大,无不容盛。万方来朝,臣妾使令。

边境无事,中国安宁。百姓承德,阴阳和平。

风雨时节,莫不滋荣。灾蝗不起,五谷孰成。

圣贤并进,博士先生。


说到《急就篇》,一件往事应该一提。在上世纪60年代初,一个名叫沈元的北大历史系“右派”学生,曾经在《急就篇》研究上作出过引人注目的贡献。1956年他出于好奇,翻译了赫鲁晓夫反斯大林的秘密报告(这也说明并非俄语专业学生的他,俄语程度不错),译文没有发表,也就谈不上有多大社会影响,但1957年竟因此被定为“右派”,而且是“极右”。有幸的是在三年“困难时期”他得到当时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负责人刘导生和近代史研究所所长黎澍的赏识,得以走进近代史所大门。1963年第1期《历史研究》发表了他的《洪秀全和太平天国革命》一文,2月12日《人民日报》又用一个整版篇幅刊载他的《论洪秀全》(此前《人民日报》从未以这样大的版面刊载过学术文章),引起轰动。1963年第3期《历史研究》发表他的《〈急就篇〉研究》,更是好评如潮,据传郭老(沫若)都说:“这样的文章我也写不出来。”但是,也有人向中宣部告状,说沈元是“右派”,报刊这样发表他的文章是公然宣扬“白专道路”。于是周扬指示学部就此进行调查,调查结果认为沈元划“右派”以后努力改造,积极工作,在街道监督劳动期间表现很好,来所前已经摘掉右派帽子,不应再按“右派”对待,近代史所对他的使用符合党的政策。对文章进行检查,也没有发现政治性错误。其间沈元又写成《马克思主义与阶级分析方法》一文,根据领导的建议,改用“张玉楼”笔名在《历史研究》发表,后由《人民日报》全文转载。“文革”开始沈元即受到冲击,无奈之下逃往苏联驻华大使馆,于是以投靠“苏修”罪名被处死。刘导生、黎澍和对他大加赞誉的复旦大学著名历史教授周予同都因沈元问题受到批斗。“文革”结束以后,在刘导生(这时已调任北京市委书记)、黎澍等人的努力下,沈元才得到平反。

到了唐代,颜师古(581-645)因感时代变迁、传写错讹,对《急就篇》做过一番校对核定工作,并为之作注。此前他的祖父、北齐音韵文字学家、以《颜氏家训》为人们熟知的颜之推(531-597),已经为该书作过注。应该注意的是,《三字经》作者宋代王应麟,曾经在颜师古注本的基础上“补其遗阙,择众本之善,订三写之差,以经史诸子探其原,以《尔雅》、《方言》、《本草》辨其物,以《诗传》、《楚辞》叶声韵,以《说文》、《广韵》正音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