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脚印 一 山路崎岖 2 私塾九年 1

戴问天 收藏 0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8.html[/size][/URL] 父亲五岁开始在本村读私塾,开馆先生就是我的祖父戴世鑫。祖父读过书,虽然没有考得“功名”,没有资格做官,但在来远里那样的小山村也就算是有文化的人了,而且他字写得不错,每年春节之前邻里都会来找他写春联,被认为是个合格的先生。 私塾设在永兴寺西厢房。关羽本与佛教无关,但中国佛教寺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8.html


父亲五岁开始在本村读私塾,开馆先生就是我的祖父戴世鑫。祖父读过书,虽然没有考得“功名”,没有资格做官,但在来远里那样的小山村也就算是有文化的人了,而且他字写得不错,每年春节之前邻里都会来找他写春联,被认为是个合格的先生。

私塾设在永兴寺西厢房。关羽本与佛教无关,但中国佛教寺庙多有把他当神来供奉的,称他为“关帝”。永兴寺也有关帝神座,私塾便设在供奉着关帝神座的殿堂右侧。寺庙是本村及附近几个村村民的公产,私塾设在寺内理所当然。不过究竟用了寺庙的房子,所以开馆的先生,亦即我的祖父,每年还是要给寺庙捐一些“香火钱”,以表谢意。寺庙则为他提供一张八仙桌,一把靠背椅,还有一张炕,并且每天给他送茶送水。如果有比较重要的香客来寺庙烧香,住持设素宴招待,总要请他去作陪,不难看出对先生是很尊重的。学生的课桌课椅,则由家长自备。

那时村里一般家庭都没有钟表,日出而作,日没而息,永兴寺的晨钟暮鼓,就为村民也为上私塾的孩子报时。中午休息,各人回家吃午饭,饭后再回私塾继续上课。迟到的学生要挨打手板,通常三五下。父亲因为随祖父来去,谈不上迟到,所以从来没有挨过板子。除迟到外,背书背不出来,或者背错了,也是要挨板子的。对于这种做法家长都认可,反倒是先生不那样做会招致家长不满,其理由《三字经》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祖父的私塾有二十多个学生,程度不一,有的已经读《左传》、《礼记》,有的正在读《论语》、《大学》、《中庸》,也有的在读《孟子》、《诗经》,这很有一点像后来边远山区小学的“复式班”。父亲和几个新入塾的同学刚开始学认字,用的课本是《三字经》。那本书通常题“宋王应麟撰”,但也有人认为书中史实间有不当之处,有些语言也欠缜密,似乎不应该出自王应麟那位大儒之手。王应麟(1223-1296),字伯厚,南宋理宗淳祐二年(1242)进士(当时年仅19岁),有《困学纪闻》等二十余种著作传世,是一位治学严谨、博学强识的著名学者。后来做考官,是发现并向皇帝极力推荐文天祥的“伯乐”,他曾称赞文天祥的考卷:“是卷古谊若龟鉴,忠肝如铁石。” 王应麟编撰的这本儿童启蒙课本有“袖里通鉴纲目”之誉,从13世纪一直沿用到20世纪初,在中国教育史上起过难以估量的作用。

祖父的教法是只教认字,不讲解,让学生反复读,要求记下来,能背诵,会写。简言之,可概括为读、记、背、写四个字。写字在科举时代是一个重要教学内容,因为童生首先要参加的县试、府试都要考一门“书艺”,那就专门考书法。就连不以书法为考查目的的经义、策问两试,考生的字写得怎么样仍然会给考官第一印象。每天学24个字,第一天学“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字是认识了,由于都是三字句,整齐而又叶韵,读起来朗朗上口,记诵也不困难,但是并不懂其意思。第二天接着学“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讲了一母、一父两个古人教子的故事,多少能懂一点。学新课的同时还要复习头天学过的内容,学习负担不可谓不重。每个星期有一天不教新课,专门复习,考背书,背不出来,要挨打手心。尽管有些字重复出现,但算下来一个星期也能学一百多个新字,应该说进度不慢。

根据现有文献记载,我国教学童识字的“启蒙课本”,早在周代就出现了。东汉许慎《说文解字》叙云:“及宣王太史籀,著大篆十五篇”,通常称为《史籀》,就被认为是周代史官用以教学童识字的字书,亦即我国历史上第一部语文课本。秦统一中国以后,丞相李斯作《苍颉》七章,车府令赵高作《爰历》六章,太史令胡毋敬作《博学》七章,这些大概都是为统一文字而作的小篆范本,但也起到学童识字课本的作用。到了汉代,“闾里书师”把三书合而为一,统称《苍颉篇》;断60字为一章,共得55章,总计3,300字。后来扬雄(前53-18)增字并加解说,成《苍颉训纂》。贾鲂接着增补,因为《苍颉训纂》终于“滂喜”二字,增补之作遂以《滂喜》为书名。晋代以《苍颉篇》为上卷,《训纂》为中卷,《滂喜》为下卷,合称《三苍》。遗憾的是这三卷字书,以及汉武帝时期(前140-87)司马相如所作《凡将篇》,汉成帝时期(前32-7)李长所作《元尚篇》,除《仓颉篇》尚有残简外,其他都亡佚了。现在还能够见到的,只有汉元帝时期(前48-33)黄门令史游所作《急就篇》。据说他“景慕”司马相如的《凡将篇》,遂“拟而广之”,写成这部速成识字课本。

《急就篇》的篇名来自起始句子:“急就奇觚与众异,罗列诸物名姓字,分别部居不杂厕,用日约少诚快意,勉力为之必有喜。”从这里我们可以知道,它是一部通过物名、人名、地名、词语等等,教学童认识汉字的字书。《急就篇》分门别类组合成句,以七字句为主,也有三字句和四字句,既合辙押韵,便于诵读记忆,又可以让学童在识字的同时获得一定的常识。全篇分姓氏名字、器用百物、政治职官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全用三言,首先列举132个姓,单姓加两字之“名”,复姓加一字之“名”,皆成三字句,例如:


宋延年,郑子方,卫益寿,史步昌,周千秋,赵孺卿,爰展世,高辟兵,邓万岁,秦妙房,郝利亲,冯汉强,这里面的一些名字,如“延年”、 “子方”、“千秋”、“孺卿”、“ 汉强”,后世颇不乏使用者。“万岁”则几乎为皇帝所专断,自然鲜有人敢再用。

接下来以“姓名迄,请言物”转入第二部分,这部分篇幅最大,内容也最繁杂,包括锦绣、颜色、商贾、社会阶层、饮食、服饰、日用器具、虫鱼、植物、动物、兵器、车马、宫室、医药、形体、音乐、丧葬等,全用七言,例如:


梨柿柰桃待露霜,枣杏瓜棣馓饴饧。

稻黍秫稷粟麻秔,饼饵麦饭甘豆羹。


柰音“耐”〔nài〕,苹果的一种,也叫沙果、花红。秔,或作“稉”,音“京”〔jīng〕,本义“稻之不黏者”。所谓“不黏”是相对“糯稻”而言,指的是米粒短而粗,现在叫作“粳稻”的那一种稻,和“籼稻”相比它还是要“黏”一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