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脚印 一 山路崎岖 1 我们的家乡 2

戴问天 收藏 0 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8.html


祖母是附近村子后坝的人,娘家姓杨,她之上还有一个姐姐,父母为她起名“招弟”,寄予的期望不言而喻。她果然招来一个弟弟(起名树清),这让家人非常高兴。但毕竟家境清寒,尽管是男孩也没能让他读书。不过父亲这个舅舅虽然不识字却也精明能干,我的祖父去世以后,他经常过来帮助照应一切。我的祖母生了六个儿子,依次起名为福安、平安、治安、吉安、久安和艾安,还有一个女儿,起名春萱。女儿起名不依“宗谱”,大概是中国传统重男轻女思想的一种表现。不过重男轻女的事直到今天在姓“社”而不姓“资”、更不姓“封”的新中国仍然屡见不鲜,又怎能苛求于清末民初的农民呢?我的祖母为娘家“招”来一个弟弟,又为戴家生了六个儿子,而且个个长大成人,“功莫大焉”,家里家外也就格外受到尊重。祖父四岁时曾祖父就去世了,曾祖母含辛茹苦把戴家这根“独苗”哺养长大,现在有了六个孙儿,尽管财不旺但丁旺,乡里人讲迷信,都说她“积德有福”。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家容易发生的婆媳矛盾在我们家并没有出现。父亲从小就生活在一个虽不富裕但很和谐的家庭里,这对他开朗、乐观性格的形成无疑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然而“丁旺”的最大受益者还不是“积德有福”的祖母,而是我父亲。由于兄弟众多,家里劳动力强,他才有可能不下地劳作而入塾读书。他能够走出农村,在感谢父母之外,还得感谢五位兄弟和姐姐,尤其是两位哥哥。附带说说,村里“财旺”的是一个熊家,早年曾经用钱捐过一个“武举”,算是有了“功名”。熊家是富甲一方的大地主,每年收租谷四五百石(每石十斗,每斗约36斤)。

父亲出生于清宣统元年(乙酉,公元1909年)农历七月二十三日,1915年春(五岁半)进入私塾,正式开始“读书”。但在那之前他已经随父母兄长学了一些生活知识,还有简单的农业知识,不妨算作他在家庭里接受的“学前教育”。对于那个时代的农村孩子,这应该是有代表性的。由于家里男丁多,劳动力强,父亲儿时家境尚可,要用毛泽东农村阶级分析的办法来分析,过的大概可算一种“上中农”生活。一日三餐,一稀两干,而且稀饭总是煮得很稠,筷子插上不倒。早饭通常佐以腐乳、咸菜、炒黄豆,午晚两餐则吃自家菜园子里种的蔬菜,偶尔也“赶场”,买一点自家没种的瓜菜。肉是不常吃的,而且除了过年前后一段时间吃鲜肉,平时即使吃也多半是自家腌制的腊肉。广顺产茶,所产是绿茶,每天上下午各一次,祖母都会准备好一砂锅茶,放在堂屋中央,谁要喝自己倒。这样父亲从小就养成喝茶,而且是喝绿茶的习惯。后来还影响到我,我也是从小就喜欢喝茶,而且在绿茶之外还喜欢的只有云南下关的沱茶。

饮茶之外,父亲小时常喝的“饮料”还有米汤和菜汤。那时贵州农村做饭都是先煮后蒸,把米煮到没有硬心了便捞起来,上籈子去蒸。米汤或者用来“浆”衣服(衣服洗好在稀米汤里过一下,再晒干或者晾干,下次洗的时候就容易洗干净),或者用来喂猪。其实用这种办法做饭,很多营养都在米汤里,喝米汤实在是个好习惯。这个习惯后来也传承给我,我们家做饭都用“焖饭”的办法,不撇米汤,但是学校(包括解放后在重庆大学上学)大食堂做饭用的仍然是蒸的办法,好在大师傅总会把米汤用桶盛了供学生自取,我是每饭必喝米汤。贵州农村做菜通常也是先在水里煮过再炒,而且不像现在只在水里焯一下,除去草酸等有害物质就捞起来,煮的时间较长,煮过菜的水实际上已经接近菜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