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脚印 一 山路崎岖 1 我们的家乡 1

戴问天 收藏 0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8.html[/size][/URL] 我们家的“根”在农村,所以有必要先说说我们的家乡。 明崇祯九年(公元1636年),年逾五旬的徐弘祖(徐霞客)最后一次出门远游,从当时称为“粤西”的广西进入贵州,在黔南记有隶属“贵阳府”管辖的“广顺州”一地,那就是我们的家乡。不过我自己只回过老家两次。第一次在1938年夏,我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8.html


我们家的“根”在农村,所以有必要先说说我们的家乡。

明崇祯九年(公元1636年),年逾五旬的徐弘祖(徐霞客)最后一次出门远游,从当时称为“粤西”的广西进入贵州,在黔南记有隶属“贵阳府”管辖的“广顺州”一地,那就是我们的家乡。不过我自己只回过老家两次。第一次在1938年夏,我刚出生不久,自然什么都不知道。第二次在抗战末期(1944年底),我已经六岁,苦难中的孩子早懂事,我已经知道一点事情了。从广西逃难到贵州,一路上艰苦备尝,回到老家真有到了“天堂”的感觉。但毕竟年纪还小,住的时间又不长,现在记得的事情已经不多。父亲则生于斯、长于斯,对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始终怀有极深的感情。直到晚年,只要说起家乡,表情便会变化,思念之情溢于言表。

“广顺州”在省会贵阳之南,距贵阳大约120华里,应该说并不偏远。进入民国,它先是变成“广顺县”,后来又与附近的长寨县合并,成为“长顺”县。县政府设在长寨,这样广顺便降了一级,只为一个“镇”。从广顺往西大约五华里有一个小村子,住着六十多户人家,名叫“远里”(也称“来远里”),那就是我们家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我们家住在村东。山区不缺木材,村民的房子一般都用木头建成,木柱、木梁、木隔板。一些房子是二层小楼,楼板用的自然也是木板。我们家的房子也是这样,而西房楼上,便是父亲童年读书的“书房”。村西北有一个叫作“小冲”的地方,我们家的祖坟就在那里的山坡上。其中最老的一座坟墓前立有墓碑,碑文是:


明故叔考戴公讳祥府君墓

侄追、逵;孙天相、天拱

曾孙文魁、文光立

嘉靖乙丑年立

道光十七年重建


嘉靖乙丑为嘉靖四十四年,即公元1565年;道光十七年(丁酉)是公元1837年,这让我们知道,那座祖坟在建成两百七十多年以后又重建了一次。根据老家保存的族谱,可以知道我们家原本是江西省吉安府庐陵县儒行乡人氏。不过对于我们祖先是在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原因从江西迁居到贵州的,族谱没有记载,现在也就无从知晓了。族谱还告诉我们,从天相、天拱那一辈起,定下了“宗谱”(genealogy),顺序是:


天文礼自锦国清名世安

继承永家镇松鹤启光辉

大泽流芳远福禄庆长春


我的祖父属“世”字辈,父亲属“安”字辈,不难算出到他为止我们家从江西移居贵州已经十二代。我属“继”字辈,老家两位堂兄还都按规矩起名,二伯的儿子最长,叫“继尧”;大伯的儿子为次,叫“继舜”。从名字看志气不小,不过他们都只种了一辈子地,与“尧”、“舜”尚有不小距离。排下来我应该叫“继禹”,但因为出生在广西桂林,就没有按“宗谱”起名。这倒符合我的实际情况,先贤大禹,哪是我这样一生庸碌之辈所敢奢望继承的?

远里村北大约两华里,有一条乡里人眼中的大河,人称“对门河”。河水清澈见底,饶有鱼虾,不过村里人似乎没有吃这些龙王爷子民的习惯。牛肉也是我们家乡的人原来不吃的,一则牛被视作庄稼人的好朋友,岂能杀了吃肉?二则养的都是耕田用的水牛,肉质粗老,味道不好。当年我们远里村以及附近后坝、李家院、小麦播、大麦播,还有苗族聚居的仡佬寨一带,所产大米品质不错,在省城颇有一点名气,想来就应该得益于这条灌溉了附近稻田的河流。按照现在水质评价标准,当时的河水无疑可达到一类水要求,但村民们并不以它作为饮用水源,因为村西一里处有一口“龙井”,水质更好。龙井实际上不是井而是泉(即地下水的天然露头),无论雨旱,终年喷涌出清冽的泉水,流淌出去就形成一条小河。村民们十分爱护它,井边用青石(石灰岩)铺地,还砌了围栏,并且总是冲洗得干干净净。村里有一个“永兴寺”,就在我们家西侧,住持用这“龙井”的水沏茶待客,颇获好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