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平川 正文 第一章 巧夺姜堰

霜天雾月 收藏 7 1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7.html[/size][/URL] 第一章 巧夺姜堰 第一节 1940年,夏,苏中平原。 天气酷热,头顶烈日炎炎,方文感觉胯下的马似乎快要给跑死了,心疼的直哆嗦,可还是不敢停下来休息,狠了狠心又加了一鞭。此次任务来的很急,纵队司令部通讯员连夜奔马到了一团,让待机在其辖区的特务连终止任务立即归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7.html


第一章 巧夺姜堰

第一节

1940年,夏,苏中平原。

天气酷热,头顶烈日炎炎,方文感觉胯下的马似乎快要给跑死了,心疼的直哆嗦,可还是不敢停下来休息,狠了狠心又加了一鞭。此次任务来的很急,纵队司令部通讯员连夜奔马到了一团,让待机在其辖区的特务连终止任务立即归建,连长方文不敢怠慢,留下部队后行,跟上通讯员直奔搬经镇司令部驻地。

方文,时年26岁,安徽蒙城人,新四军苏北指挥部第一纵队直属队特务连连长。年纪虽然不大,却是个红军老战士了,34年长征的时候,因负伤留在根据地打游击,38年南方八省红军游击队组建新四军时,因其有勇有谋,打仗素以“刁、滑、狠”著称,故而被当时一支队陈司令员看中,特意招致麾下,后一路征战至江北。现担任一纵直属队特务连连长。其实,论实力和功劳,方文早就可以到下面各团担任营一级的主官了,只是由于直属队特务连地位特殊,为每次急难险重任务之首选,连长位置当属非常人选,所以司令部一直不愿下派。对此,方文本人是一点想法都没有,其实他倒是觉得目前这个状态舒服得很,特务连地位超然,每次的任务都很过瘾,人员配置好,装备火力强,执行任务时所受约束又少,要是真给他个营长什么的来换,他还不乐意呢。

到达司令部部驻地时天色已晚,方文把马扔给通讯员后,自己直接跑进了司令部。见到作战科长老李时,本想开上个玩笑,混包烟抽,没想到平时一直和自己嘻嘻哈哈的老李居然异常严肃的通知他直接去参谋长那报到。“我的乖乖,什么大事啊,需要参谋长召见,莫非是上次敲诈税警总团的事露馅了?”方文倒不是怕见参谋长,他也算是一员爱将了,关键是最近他周某人有点见不得人,“难道那帮孙子告到纵队来了?”前日,税警总团程泰运部某团长的姨太太回娘家途中被土匪绑了票,正好遇到执行完侦察任务返回的特务连,顺手就给救了下来,本想就地放人的方文在弄明白“肉票”的底细后,不顾指导员的反对,居然派人到人家团部,借口救人之间己方伤亡十数人,损耗弹药无数,要人家团座给予补恤,硬是敲得捷克式轻机枪两挺,子弹一万发,连人家姨太太骑的马也给“咪西”了。可怜人家堂堂一团长,打落门牙和血咽,跳着脚大骂:“就是土匪也没敲这么狠的,早知道还不如到土匪那赎人呢。”须知光那两挺机枪黑市上就值大洋五六千块了,别提还搭了一万发子弹和马匹呢。结果一肚子怨气没地儿撒,回手抽了负责护送的警卫排长正反十几个大耳刮子才作罢。此时做贼心虚的方文,自然有点忐忑。

“报告!特务连连长方文奉命前来报到。”

“喔呦,黑风寨方大爷来了啊,快里面请啊。”参谋长抬头就和边上的几个参谋打起了哈哈。

“坏了,果然是那事。”方文驴脸一红,挠着头贴到参谋长身边。

“哪能呢首长,咱可是堂堂新四军,怎不济成了那山大王了呢?”

“哎,我们可听说了,现在人家那边可都传开了啊,另可叫土匪绑票,也不愿被新四军搭救,是不是啊,方大爷?”

“没那码子事儿,首长,您可别听那帮孙子瞎说。”事到如今,方文是下定决心打死也得扛到底了:“我们费劲巴拉帮他把人抢了回来,怎么着也得付点车马费意思意思吧,咱怕他给的太多不好意思,就自己开了口意思意思算了。得,当时交人的时候他们可是千恩万谢的啊,怎么掉头这孙子就编排起我们来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管了,说不定那姨太太现在哪个土匪的被窝里滚着呢。。。。。。”

“嗬,你倒还来劲了。”参谋长虎目一瞪:“要是救个老百姓你也去要车马费??”

“那哪能呢。。。。。。”方文悿着脸笑道:“嘿嘿,谁不知道他税警总团肥啊,堂堂财政部长的家丁,总得讲点场面不是。。。。。。”

“得了得了,没工夫听你瞎扯淡,以后少他妈给我惹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事。”参谋长挥退了旁边几个捂着嘴偷笑的参谋,“你过来,有任务。”

“是!我就说嘛,首长怎么会为这点屁事亲劳大驾呢?呃。。。不对,首长口中无屁事。。。。。。”方文一看涉险过关,这嘴里又开始把不住门了。参谋长白了他一眼,指着地图说:“现在的形势你清楚吧?”

说到正题,方文便严肃了起来:“不太妙,据我们侦察的情况来看,自上次营溪一仗后,韩德勤的部队调动的很频繁,现在对我们围得很紧。”

“对,这个韩主席是准备把我们困死和饿死黄桥一带,现在保安第九旅占住了姜堰,控制了通扬运河,妄图截断我军粮道。日本人也是蠢蠢欲动,他们倒是配合的挺好。”

“参谋长,是不是要打姜堰了?”方文敏锐的感觉到了重点。

“是啊,可惜没我们纵队什么事,我们主要负责监视和阻击海安方向来敌。。。。。。”

“嗨,那还起个什么劲啊。”方文立马像被烫了的猪一样叫唤了起来:“哦,弄了半天您就捞了个喝汤的活啊。。。。。。”

“住嘴!”参谋长的脸有点挂不住了:“这话被司令员听到非得关你小子禁闭不可!瞧把你给能的。”

“。。。。。。”

参谋长见方文不言语了,口气缓了下来:“据侦察,现在姜堰被第九旅弄成了个铁桶,城边修了几十座碉堡不说,周围是堑壕纵横,更要命的是他们居然架设了一圈电网,前天二纵的一个侦察员在抵近侦察的时候就死在了电网上,这姜堰看来也不是什么好啃的骨头。。。。。。”

“那也得看是谁去啃了。。。。。。”方文还是为赶不上这场主攻耿耿于怀。

“你小子命好,总指挥下了命令,临时决定把你们连加强到主攻方向了。”参谋长忽然话锋一转:“你们的任务是作为先头部队前出潜入,不管是用什么办法,务必保证攻击发起时敌人的电网彻底变成废物。”

“哎呀,太好了,看来老首长还是没有忘记我啊!”方文立马喜笑颜开了。

“方文,你给我听好了,”参谋长瞧着他那副小人得志的摸样气就不打一处来:“这回你们连是代表我们一纵配合兄弟部队作战,半点差错都不能出,要是中间你再出什么幺蛾子,让别人小瞧了,看我回来不扒了你的皮!”

“保证完成任务!您就放心吧,绝对不给咱一纵丢人。”

“没什么问题就回去准备吧,具体行动安排前指会下达。”交代完任务,参谋长下了逐客令。

“呃,有点小问题。。。。。。”

“讲。”

“参座能不能赏包烟抽。。。。。。”

“。。。。。。滚蛋!”



第二节

1940年的苏北大地,总共有四支力量在相互争夺,一是日伪军。在长江、运河沿线重要城镇扬州、高邮、泰县等地驻有日军第13军独立混成第十二旅团3000余人;扬州、南通等地驻有伪绥靖军2000余人;散布在高邮、宝应、兴化、东海、新安镇、海门等地有收编的皇协军2000余人。二是国民党江苏省主席兼苏鲁战区副总司令韩德勤直接指挥的第89军、独立第六旅和十个保安旅约5万余人,控制着东台、兴化、盐城、阜宁等地。三是地方实力派武装,驻泰州地区的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李明扬、副总指挥李长江部2万余人,曲塘一带驻有宋子文的税警总团陈泰运部约4000人。四是新四军,此时经整编为苏北指挥部后,下辖3个纵队共9个团,计7000余众,占黄桥一线。敌我顽几方势力犬牙交错,日本人苦于兵力不足,只得占据重要城市和交通要点;而韩德勤身为江苏省主席,自然不愿自己地盘有他人窥觊,日本人打不过便罢了,全国战事既已糜烂如是,也怪不得他韩某人一个,可你其他势力若想进来,那就得瞧着他韩主席的脸色了,对于泰州二李他是又拉又挑,弄个内乱最好。至于税警总团嘛,继淞沪会战之后,已是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能压则压了,这不最近刚刚整编为苏北游击纵队,名义上已归其指挥,下一步慢慢掺沙子就是了,迟早是他韩某人碗里的的肉。最令他恼火的就是共产党的新四军,没有军政部的命令居然敢跑到自己的地盘上来闹腾,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必须把他们赶出去,否则迟早是心腹大患。对于新四军来说,“对西防御,向东发展”是中央早就确定的战略方针,广大的苏北平原已是敌后,开辟苏北,政治上有理,军事上有利。在苏北打开抗战局面,向南可与苏南抗日根据地相呼应,扼制长江下游,直接威胁南京日本侵略军总部;向北、向西可与鲁南、皖东抗日根据地连成一片,便于沟通华中、华北的联系,有利于八路军、新四军协同作战,战略意义非同小可。所以,苏北已成诸家必争之地。

方文的特务连在新四军的队伍里绝对是个另类的存在,其他部队在进行对敌作战的同时,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快速扩充队伍,因为现时段新四军的实力还不够强,若想生存下去就必须壮大队伍,但方文就从来没有为招兵买马上过心,特务连也从没有扩编。这一点其实与他的经历有关系,方文原是一名进步学生,在省城读书时因参加抗日游行被当局迫害,情急之下去江西投奔了革命,参加红军后不久就赶上红军开始长征,而他则因为负伤而留在苏区进行游击作战,长期艰苦卓绝的战斗生涯使他逐渐形成了自己独有的作战风格,此人脑子灵活,诡计多端,行事不拘一格,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之后,他身上的书生气也荡然无存,随之产生的则是令人生畏的杀伐之气,一手短枪速射练得令人叫绝。多年的游击生涯使他逐渐意识到,很多战斗的胜负并不取决于部队的数量,一支战斗素质高的队伍能发挥的作用远远超于低素质的部队,而且部队短小精悍,后勤压力也小得多,灵活机动性更高。基于以上认识,他带领的游击小队在长达三年的游击战争中甚少吃亏,日子也比其他游击队过得好。其实,他也不是不要人,只是不愿把时间浪费在将农民改造成士兵的过程中,方某人对一些久经战阵而不死的的老兵和身怀一技之长的人才还是挺钟情的,经常使用一些不入流的手段到各单位挖墙角,这是方文最不招人待见的地方,也是领导经常要摆平的官司。可这小子时不时的能搞到些稀罕东西去“贿赂”领导,这不,上次敲诈来的马现在不就副司令员骑着呢,之后人家领导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谁让你没本事留住人呢,要不你也去他那挖挖试试,我们保证不干涉。结果方文就成了其他部队首长最不欢迎的人,人送外号“方老鼠”,并在部队建立“三防”机制:防寇、防顽、防老鼠。。。。。。

再说方文去二纵受领任务后,便返回了张庄连队驻地,与指导员马鸣碰头一商量,决定先进姜堰进行侦察。这也是方文的风格,每次任务战前侦察是必不可少的,而且尽量自己去。方文带上了一排长王德彪,两人经常执行侦察任务,类似的活轻车熟路,配合很默契。两人化装成安徽来苏购粮的粮商,直奔姜堰而去。



第三节

保安第九旅旅长梁必发最近得意的紧,韩主席居然把姜堰这块肥肉给了他,真是福星高照啊。苏中平原鱼肥水美,物产丰盛,可谓天下粮仓,姜堰城又位于通扬运河边,交通便利,自古便十分繁华,加之靠近扬州烟花之地,青楼文化更是异常发达。梁必发自到了姜堰就像掉进了安乐窝,每天与当地豪绅名流杯筹交错,花天酒地,最近更是瞧上了醉烟楼的头牌小月香,夜夜笙歌,乐不思蜀。

当然,姜堰的重要性梁必发很清楚,他扼守此地,就截断了黄桥新四军利用通扬运河获得粮草补给的途径。想来韩主席不会是派他来姜堰花天酒地的,如果把姜堰丢了,估计他这旅长也就到头了。所以他一到姜堰就倾力打造城防,呵呵,幸亏参谋长周开余是个人才,想出了电网加碉堡的防御模式,还将每段电网弄成成并联式,下面布了暗线,据说这样就不怕被剪了,你光剪几根没用,下面还通着电呢。前两天不就电死了个来侦察的家伙吗,尸体在那晾了两天都没人敢来收。这样的防守对于日本人来说可能不行,人家有飞机大炮啊,一顿炮火覆盖估计也就玩完了,可对付新四军那群泥腿子就可谓固若金汤了,想要强攻,没有重火力,估计那七八千人全搭上来怕也未必能撕开防御,人才啊人才。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参谋长非要将司令部和发电站安排在一起,说什么集中兵力,便于防御。妈的,那发电机的声音整天轰隆轰隆的,一刻也不得消停,夜里还睡个屁啊,看来晚上还得去醉烟楼了。一想到这,梁必发脑子里就浮现出小月香那风骚的小摸样,禁不住胯下一阵火热。

姜堰城南门外,遥遥的走来两人,其中一位身着青衣长衫,头戴礼帽,鼻子上架着副黑色圆边眼镜,倒是一副商贾摸样,身边随着一名壮汉,黑色衣裤,肩膀上背着个褡裢,一看就是伙计。这便是乔装前来侦察的方文两人。

“掌柜的你看,前边就是姜堰城了。。。。。。咦,狗日的怎么把哨卡放这么远啊?”王德彪看见前面路卡离城门甚远,有些好奇。

方文眯着眼瞧了一会:“你看,整个一圈都是铁丝网,肯定是通了电的,前面还挖了堑壕,后面每隔上两百步就有个碉堡,城门口两个机枪掩体。妈的,防的挺密啊。。。。。。走,上去看看。”

“站住!!对,你们两个,干什么的?”还没接近,路卡上的两名士兵就朝他们大嚷起来:“过来检查!”

“哎呀,老总辛苦,老总辛苦。”方大掌柜一脸谄笑着,贴了上去:“我们是安徽来的粮客,到贵地看看行行情来的。”说着递了烟过去。

那个兵接了香烟,却不买账,把眼一瞪:“夏粮还没收呢,现在来看什么行情啊,贼眉鼠眼的,我看你倒像是日本人的探子,过来搜身检查!”

“诶呦我的爷哎,可不能乱说哦,那天杀的小鬼子可是与我们家有血仇的,怎会做他们的探子呢。。。。。。”听罢方文一脸无辜的大喊起来:“老总,世道艰难啊,要不是为了活命谁愿意大老远跑这来呢?你说是不,老总。”

说着方文摸出两张法币塞到那家伙手里:“这么热的天,老总扛枪打仗,抗日救国,辛苦辛苦,一点心意买两西瓜给弟兄们解解渴吧。”

那哨兵本就是咋唬他们,现在目的达到,眼前这两人倒是识相,看来确是在外跑江湖的,也就挥手放他们过了,再说大热天的谁愿意费劲巴拉的搜身呢。方文他们倒是没带枪,枪早在城外野地里埋好了,只是怕手上的枪茧被有经验的家伙缠上,麻烦,就忍痛放了点血。

刚走没几步,就听那哨兵在后面喊:“要出城的话,赶在太阳下山前啊,晚上要闭卡的,要不就得明天了啊!”这小子到底是拿了好处,还有点热心。

“哎,掌柜的,我瞧你摸样长得还行啊,怎么每次被人检查都说你贼眉鼠眼的啊?”进了城,王德彪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拿方文开起了涮。

方文正为那几块法币心疼呢,被他这一刺激,立马甩了个臭脸给他:“滚你娘的蛋,谁叫你长了副大眼贼摸样。。。。。。”

“。。。。。。”


姜堰城并不大,借着寻找米行的功夫,两人已把城里逛了个七七八八。方文发现,这城防一线敌人倒是守的严密,兵力基本靠前配置,城内却没见多少防御设施,看来敌人对他们的城防倒是自信得很。其实也难怪,凭借外围三道防线:堑壕、电网、碉堡群,对于缺乏重火力的新四军来说的确非常困难,既然外围都难以打破,自然也就不必过多考虑城内的防御了。

方文的主要目标其实是发电站,但是转了半天都没有找到,一个米商又不好直接向人打听电站的事情,弄不好真被人当成是日本特务了,只好自己慢慢寻觅了。眼下只有一个地方没办法靠近,那就是位于姜堰小学的保安司令部了,那里应该是城里戒备最森严的地方了。时近晌午,正好离那不远处有家酒楼,两人便进去歇歇脚,顺便打探一下。

借着点菜,方文和跑堂小二搭上了话:“伙计,你们这学校怎么还有哨兵啊?出什么事了吗?“

“客官外地来的吧,您有所不知啊,那里被国军征用了,现在是保安司令部,自然有有大兵站岗了。”

“哦,什么司令部要征用一所学校啊,我们老家那边一般都是直接征用县老爷大堂的,那多舒服啊。”方文有意识的勾着话。

“唉,谁说不是呢,可咱这情况不一样啊,客官来时可看见城外那一圈铁丝网没有?”这伙计看来也是个话唠。

“看见啦,很多地方都有啊,没什么奇怪的吧。”

“错,看来您还真是初来此地,小的得提醒着您点儿,没事千万别碰那铁丝网,国军将那玩意通上电了,会死人的。”说到这,小二压低了声音:“这不前两天据说有个新四军的探子就被那玩意给电死了,哎呦,死的那个惨哦,听说尸体都给烧黑了。。。。。。”

方文听到这心里动了一下:“是吗,那看来我们是得小心点了,哎,伙计,那跟这司令部征用学校有啥关系啊?”

“这通电您得有电站吧,人家国军那电站就跟那司令部一起呢,您想啊,要是地方小了,那发电机的声音谁受的了啊。就说我们店吧,离着好几百步呢,白天人多您还不觉得,到了夜里一安静,那轰隆隆的声音能搅得你半宿睡不着,烦都烦死了。”说到这,伙计也是一脸的不忿。

至此,方文总算确定了发电站就在那保安司令部里,想必那敌人也知道事体重大,干脆放到一起重兵把守了。这倒是个新情况,一般来说,保安旅级别的司令部警戒兵力不会少于一个警卫连,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只多不少。

饭后,两人又将地形熟悉了一遍,重点是司令部周围,意外发现了个新情况,那帮孙子居然将学校的围墙上也安上了铁丝网,不用说,肯定也是通了电的。

方文的头有点大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