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在“黄埔军校”的日子 (参赛)(二)

musanshi 收藏 4 5409

我在“黄埔军校”的日子 (参赛) (二)


人们说“解放军是革命的大熔炉”,此话一点不假,我就有切身体会。记得当年我们这群毛头小伙子刚到部队时,对军队的生活十分陌生,更谈不上对部队规章制度的瞭解,来部队似乎是来旅游的,对什么“内务条例”,“军风军纪”,一窍不通,也不当回事。列如,我们刚到部队时,不知道吃饭要排队,一到开饭时间,还没等炊事员放下饭桶,就迫不及待地向饭桶发起“冲锋”。有时,开饭时间还没到,就有人敲打起碗筷,催促炊事员开饭。起初我们的区队长和中队领导对我们还讲“客气”不大管束,两天后,新指导员上任了,他见此情景,眉头一皱,下令集合整队,不准开饭。那一次,他把我们训了足足半个钟头。打那以后这种情况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后来我们才知道,在我们的部队上,战士们就餐吃饭,每餐都必须整装列队,首长作队前指示,或者高唱部队歌曲,而后才列队步入食堂,正式开饭。这一传统保持至今,天天如此,雷打不动,即使我们后来分配上艇上舰,依然这样。


还有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那一次是我们在入伍教育阶段在操场上进行队列训练。一天,我们操练了一个上午,一会儿单个训练,一会儿班排集体操练;一会儿跑步,一会儿正步,我们都累得不行。当时虽然已是冬令时节,但在晴好的日子里,广东的气温依然很高,烈日当头,热气逼人,我们早已汗流浃背,筋疲力竭,只等早点休息。所以,当休息哨音一响,还没等哨音落地,一个个早已东倒西歪地坐在地上,有的干脆趴在别人的身上,没了一点“正型”。正巧,此时大队参谋长来操场巡视,一看到这等模样,立刻命令停止休息全体原地立正。我们大家听到这个命令,大感意外,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好直愣愣地一动不动地原地站立。这时参谋长发话了,他说:“你们现在不是普通老百姓了,你们是革命军人。军人就要有军人的样子,不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严肃认真,一丝不苟,永远是我们军人的基本素质。”这件事虽小,但意义不小,它影响了我的一生。写到这儿,我想多说几句题外话。我有一种忧虑,那是对我国人的忧虑。我总是觉得,虽然我们有着五千年的历史,是世界公认的文明古国,也不乏礼仪教养,可是有些人总不遵守公共秩序,法制观念也很淡薄。别的不说,就拿遵守交通法规来说,我们和发达国家的老百姓相比,恐怕差距不小。笔者在九十年代初,曾作为访问学者公派赴美留学,以后又数次赴美,亲身体会到美国人的法制观念有多么强。举个小例子,美国的城市也有偏僻的地方,也有许多没有红绿灯的小路,那儿只有“STOP”的标牌,可是,开车经过的人,都会以先到先过的方法通过马路,决不会抢道。那儿没有交警,没人指挥,可是大家都自觉遵守,秩序井然。我想,这要放到中国,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


还有一件大事值得一提,那就是1954年全国范围的慰问解放军的活动。由于当时全国都已解放,抗美援朝战争也已结束,国家即将转入和平建设时期,因此,全国人大通过一项决议,决定在1954年春节期间开展全国范围的慰问解放军的活动。在此之前,曾经举行过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大型活动,而这一次的规模远超过那一次。中央专门成立了“全国人民慰问中国人民解放军代表团”。除总团外,还成立了若干分团。记得来我们中南军区慰问的分团长是滕代远(当时的铁道部长),梅兰芳先生任分团副团长(之一)。我们那时最关心的是能否进入受慰问的范围,因为那时我们刚参军不久。在慰问团即将到来之时,好消息来了,中央决定,凡1953年12月31日入伍的,都在受慰问之列。一颗悬着的心,终於落了下来。我们领到的慰问品有:一枚记念章,一支钢笔,一本日记本,一条毛巾和一个带盖的搪瓷杯,杯上写着:“赠给最亲爱的人,全国人民慰问中国人民解放军代表团”。现在事隔已久,岁月流失,大部分慰问品已经不在了,我唯一珍藏至今的是那枚记念章。 (待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