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达兵的故事(一)


大约在上世纪60年代下半叶的一个夏天。


早晨刚吃完早饭,突然紧急铃声响,全站(连)官兵迅速武装投入战斗,各种人员进入各个岗位,雷达机器也迅速启动,话务员、标图员、油机员、操纵员1号手、2号手,也进入战斗程序。


“报告!话务员准备好!”


“报告!标图员准备好!”


“报告!雷达启动完毕!”


巨大的雷达天线开始转动,无线电波束,无限地撒向天空,百里天空布满无形的天网。


“1号注意目标,2号搜索洞要洞至洞六洞(010----060)!”连长大声命令道。


“1号明白!2号明白!”1号操纵员紧张凝视着发淡黄荧光屏,目光死盯在移动的扫描线上。2号操纵员一面眼盯着发绿的显示器,象在草地里寻觅特殊的野草一样,一面手不停地操纵着雷达天线作扇形扫描。


突然在信号杂草中发现目标,“发现目标,”1号2号操纵员几乎同时喊叫起来,“洞要两、洞两五、洞够拐(012、025、097)”,1号手及时通过头顶耳机、话筒报告情报数据。“高度两洞洞”2号手也跟顺报出目标高度情报。第一组空中迅速通过无线电嘀、滴、嗒嗒报通上级指挥所。


雷达天线不停跟随目标运转着,巨大天线旋转系统也不断地轰鸣,时儿运转,时儿停止,时儿改变方向,时儿又环视一圈,紧紧地锁定目标。一串串数据情报,不断地飞向指挥部。


从北面到南面,天线像大树一样,扫除天空中的垃圾,清除天空里的毒飞贼。


“洞要六、两够山、要五要”,1号操纵员又发现新目标,“洞要八”2号操纵员补充着情报,同时操纵敌我识别雷达,向新目标发出识别信令,新目标立刻回答了信令,“洞要六我机”2号手及时上报情报。


“注意!洞要两、洞要六”连长喊道,“洞要两”目标继续按照它自己航线飞行着,“洞要六”目标飞电一样地从左则接近“洞要两”,从雷达荧光屏上看来,很明显“洞要两”是架高空侦察机,“洞要六”是一架喷汽式战斗机,主要拦截敌机。


“洞要六”和“洞要两”的夹角越来越小,距离越来越来近,两批目标紧张的接触,操纵员也盯紧两批目标,五十公里、四十公里、三十公里,口里数据不停传送着,变换着,航标板上的红蓝铅笔刻画出两条长长的航迹线。每个战斗员都进入非常阶段。


两批目标的距离几乎无法分辨,两批目标几乎同时报出。


“上山!上山!”塔台发出最后的攻击命令,飞行员立即拉起舵杆,飞机几乎成了九十度,火箭炮加力启动轰!一声巨响飞机象脱了缰绳野马,似电一样飞向高空,在空中几乎飘浮着,但是,未发现目标,漂浮的时间过短,飞机的能力有限,无奈又跌落下来。


本应该飞行员接到命令后,将飞机上拉到四十五度,然后加力炮启动,在四十五度的斜坡上直冲到敌机后面,开炮击中敌机,可胜利完成任务。可是飞行员听到两个连续“上山” ,误认为敌机就在自己的头顶,急拉操纵杆,九十度的飞冲,结果到了高空和敌机在距离上过大,机关炮也捕捉不到,结果误了战机,可惜呀!可听说飞行员下到地面在跑道上大骂起来,也满肚的怨气。


“返航”,指挥员果断下达返回基地的命令。


两批信号又分离开来,一个继续向南飞,一个向北回到我们的机场。


“继续跟踪洞要两”,连长大汗淋漓地命令着。


雷达天线还在旋转,兰色的火苗,在天线放电管内仍就不停的跳动着,铁皮箱式的雷达车内温度也急速上升,操纵员各个湿透了军衣。数据情报不停传送,敌机越来越远。


“洞要两、要八山、要怪洞”,1号操纵员继续报送着,突然,“洞要两”再空中消失,1号2号操纵员紧张起来,雷达天线反复地作扇形扫描。环视荧光屏扫描线也反复运动着..... ......


“洞要两,目标消失”,1号操纵员向指挥部急促报告着,2号手控制雷达天线不断地旋转搜索着 ...... .....


“关机”孙连长大声命令着,我和老班长相互看了看,一面关机一面叹了一声,心情也不痛快。这时才发现身上的被汗水全湿了,背后、裤子,就连裤衩都湿透了,站身起来打开车箱门,让箱体内温度降下来,也让雷达机器降间温,更换一下箱体的空气。可一打开车门,强光的太阳射进来,眼睛一时无法适应,全都无法睁开,因为我们工作环境必须是全黑的。更换拖鞋下了雷达车,慢慢地走向站部走去。


我看饭堂里的钟表正好十点,开机到关机不到四十五分钟,说是慢那时时间过的真快。


下午,连长接到通知,敌机在华南地区被击落,导弹部队立了大功,大家情绪立刻沸腾起来,下午饭连队也改善了一下。这次战斗虽然也没有什么功绩,但对我也是一次战斗的考验,几天后全国各大报纸刊登了击落蒋匪侦察机。


原来这次战斗,就是一架敌机U-2高空无人侦察机进入领空,它的巡航高度在两万米以上,一般飞机就难平行飞行,当时靠飞机打它就困难了,我们的战术就为此更变了。


待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