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八卷 剩把怀饮笑问禅 第四一一章:龙虎

hc8610 收藏 1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size][/URL] 凤五正要开口,忽然心生警觉,举起一对历爪往外一划,脚下倒踩七星抽身便退。只听得一声虎啸,从虚空中骤然钻出一只通体黝黑的猛虎,避开爪风如影随形般猛扑上来。 “地发杀机,龙蛇起陆!”凤五打斗经验极其丰富,眼见那猛虎修为精深,一出手就是玄元宗绝学聚象金元大法。他自知修为远不及当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


凤五正要开口,忽然心生警觉,举起一对历爪往外一划,脚下倒踩七星抽身便退。只听得一声虎啸,从虚空中骤然钻出一只通体黝黑的猛虎,避开爪风如影随形般猛扑上来。

“地发杀机,龙蛇起陆!”凤五打斗经验极其丰富,眼见那猛虎修为精深,一出手就是玄元宗绝学聚象金元大法。他自知修为远不及当年,故而在金光甫一离手之后,转瞬又使出究意堂的幽魂断岳,挥洒出一道血光挡在面前。

二十余年来,凤五曾三次夺舍,以至于修为大损,前几年又误闯山洞穿越时空,结果被上古时期的修真门派地势门关押,灵胎几欲碎裂。被高庸涵救回焚天坑后,虽蒙他悉心照料并重塑灵胎,又修习了酒界老祖所传的法门,修为终究无法复原。比起当年鼎盛时期,如今至多只有原来的六成而已,聚象金元大法施展出来,较之高庸涵已远远不如。

那猛虎大声咆哮,前爪直接拍在金光上,硬接了这招地发杀机,“啪”的一声爆响过后,又是一爪硬撼血光。接连两下硬拼,那猛虎身形一晃被迫停下了脚步,跟着变成了人形,直起身子摇头道:“玄元宗凤师道,好大的名头,如今一见不过如此。”

“我师兄屡遭大难,修为虽远不及当年,一样还是顶天立地的好汉子。”高庸涵一眼就认出,来人正是交卸了诡门宗主之位的虎风,当下反驳道:“可你呢?自甘堕落也就罢了,却还要拉着诡门一道助纣为虐,实在是有愧诡门列为先贤。看你现在这样子,是铁了心跟着丹意为恶,虎风真人,我说的对是不对?”

“高庸涵,你果然没死!十余年前你已入了魔道,那一次没能将你彻底抹杀,实在是极大的失误!”虎风虎目圆睁,厉声道:“今日你以一个魔头的身份,竟然敢现身须弥山,定叫你形神俱灭,魂飞魄散!”

此话一出,一众重始宗弟子无不哗然,目光齐齐聚到了高庸涵身上,好奇、惊叹、佩服、诧异、嫉妒、憎恶、不屑,种种情绪不一而足。错愕之后,是失声自语和相互议论,嗡嗡的杂声如同嘈杂的市场一般,直到空源上人回头扫视了一眼,众人才纷纷噤声。

“此人就是有‘人杰’之称,这些年声名鹊起的高庸涵?”空源上人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心中涌起无数念头。这些年来,他听到了不少关于高庸涵的传言,自然是好的少坏的多,不觉对这个年轻人大生好奇之感。今日一见,无论骨相还是气度,果然是极其难得的奇才,只可惜堕入魔道没得救了,心下不免感叹。他知道,虎风所言实际上是说给他听的,意思是让他等会动起手来务必不能留情,一定要将高庸涵彻底格杀。

“嘿嘿,上次你们那么多人都没能杀得了我,你以为今天还有可能么?”感受到空源上人怜惜的目光,继而又若隐若现的几分杀气,高庸涵的战意反而愈发旺盛。

“上次有魔界暗中施以援手,而眼下须弥山四周禁制重重,邪魔外道休想靠近,如何杀不了你?”虎风不经意地一瞥,忽然看见高庸涵手上的藏鸦指环,不由得怒道:“这藏鸦指环本在诡门新任宗主手上,怎的又被你抢了去,就凭这一点,诡门便不能放过你!”

“藏鸦指环原是高师弟从诡鹏老宗主手上得来的,你们不但没有遵从他老人家的遗愿,反而屡次出手抢夺,真正是恬不知耻!”凤五忍不住骂道:“来来来,废话少说,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凤先生且先歇息一下,这一阵就让我来如何?”说话的是权机真人,他以天机门掌教之尊开口,凤五自然无法拒绝,当即点头应允退了回来。其实,在场的大多数人都很清楚,以凤五目前的修为绝非虎风的对手,而权机真人抢在前面实是一番好意。

“虎风真人请了!”权机真人走到场中,朝虎风拱手道:“久闻真人的苍山云掣诀乃是仙界法门,端的是玄妙无比,在下天机门权机,还请赐教!”

“原来是权机真人!”虎风眼中精光一闪,抱拳道:“久闻天机门掌教一手天觉云龙,使的是出神入化,今日有幸一战,实是大快平生。请!”

当世两位响当当的大高手,又同为一派宗主,无论走到哪里恐怕都是万人瞩目的焦点,而今要交手可谓是千载难逢,所有人都拭目以待。

狂尊悄悄走到高庸涵身后,低声道:“要不要一起上,先杀了虎风和空源上人?”

“不要急,我总觉得临星观内隐藏的有人。”孟微子面色凝重,缓声道:“如何没有猜错的话,我们只怕已经陷入重围当中了,这时候我们反而更加需要按规矩行事。”

“十三师兄说得对,须弥山的防范不可能这么薄弱,更何况丹意手中的实力尚未显露,我们如果不按规矩袭杀虎风,极有可能会被对方围攻。”高庸涵很沉着地说道:“且先看看,虎风后面还会有谁出面。”

在此之前,已经合众人之力破掉了重始道尊的四个法身,到了这个地步,也不必在乎什么规矩不规矩。此次击杀丹意的行动,不同于修真界之间的切磋道法,若论凶险远超天机峰和道祖崖一战,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其惨烈与当年的横水血战相仿。这时再讲什么道义、规矩,实是迂腐之极,只要能达成目的,纵使再阴险毒辣的招数也全不为过。

但是在动手之前,不能不对眼下的局面有个认识。孟微子说的没错,对面的道观内暗藏杀机,只因重始宗向来自诩为修真界的牛耳,肯定不屑于采用围攻的手段,对处于劣势的高庸涵等人而言,反而是可乘之机。毕竟,丹意的实力就算再强,至少在眼下这一二十年内,还是不可能与重始宗翻脸,所以他们就算是想仗着人多,也不便在空源等人面前一拥而上。

有了这个认识,高庸涵反倒想出了另一个办法,只待形势明朗便即实施。而此时,权机真人已和虎风战到一处。两人都是厚土界的绝顶高手,眼光见识以及斗法的经验何其厉害,一上来也没有试探性的招数,直接就是各自压箱底的绝学。

如同上次在悔过岛交手时一样,虎风同时祭出了三十六只猛虎,不过这些猛虎的体型明显比那次要大上一圈,而且呼吸之间带着丝丝若有若无的灵气。这些老虎由山石幻化而来,除了源源不断杀之不尽以外,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真正的杀招其实内中蕴藏的灵气,一旦灵气合围,对手就很难再有还手之力了。苍山云掣诀可以汲取天地灵气以自用,灵气越足威力越大,故而在须弥山上,虎风等于是平添了数十年的修为。

自从几年前听从丹意的建议,将诡门交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族修真者,虎风就获准在须弥山修行。说实话,起初他并不大愿意,只是迫于丹意的压力。不过有一点,那个叫荣书隽的年轻人据说是毒蛟道人的徒弟,说起来和诡门多少有些渊源,他才勉强答应下来。时隔几年之后,及至使出苍山云掣诀的时候,虎风才惊奇地发现,自己的修为居然精进了不少,心中对丹意的感激愈发深刻。

“飞龙在天,布阵!”随着一声清朗的长啸,权机真人扬手洒出九道白光,白光在空中合成一点,跟着如同霹雳一般炸出一团云雾。九声龙吟过后,从云雾中倏地钻出九条淡金色的飞龙。只有少数几个人才看清,那九道白光实际上源自同一枚玉柬,而空中那团云雾,也正是玉柬裂开之后形成的。

自从两年前蒙高庸涵搭救离开道祖崖,权机真人便意识到,形势已险峻非常,于是进天机阁请出了镇山之宝——云龙古玉。这云龙古玉大有来历,乃是天机门第三代掌教皇霆上人留下的法宝,在天机阁历代珍藏当中排名第一,甚至超过了道一真人留下的静阴符。说起来,皇霆上人正是因为炼制出云龙古玉,兴起了收藏珍品的念头,才一手创立了天机阁。

云龙古玉其实是刻在玉柬上的一座法阵,法阵内有皇霆上人用自身灵念拟化的九条九天神龙,虽不及真龙威猛,却也足以傲视整个修真界了。可惜的是,这件法器最多只能用三次,三次过后,皇霆上人的灵念便会消耗殆尽。九界坍塌后厚土界第一次大乱,为了同时应对源石族、蕴水族、凤羽族和阴灵亡魂的夹击,应大衍国皇帝叶行天所请,当时的天机门掌教神果真人使用过一次云龙古玉,最终保住了浮云巅。十五年前,智宇真人纠集各派高手攻上天机峰,若非高庸涵横空出世,权机真人也一定会祭出云龙古玉。

今天在出面挑战虎风之时,权机真人就已然做出决定,不惜使用云龙古玉,务必击败对方。尤其是从高庸涵那里得知了苍山云掣诀的奥妙所在,更不能给虎风太多机会,否则以须弥山取之不尽的灵气,时间拖得越久越不利。

“天觉云龙,果然是名不虚传!”在九条天龙的俯视威逼之下,数量足足多出三倍的猛虎,竟然在气势上处于下风,虎风便知,权机真人实是生平罕见的敌手。一时间豪气大发,猛地跃上半空大吼道:“罡气醍顶,虎啸雷霆!”话音刚落,三十六只猛虎同时发出一声咆哮,吼叫声惊天动地,一道肉眼可见的音波直冲云雾而去。

“浑天元音,震岳之势,降!”权机真人见招拆招,一催法诀,那九条天龙齐齐张嘴,龙吟声挟龙威霸气直迫人心神,顿时压过了群虎。紧接着龙吟声一变,如同巨槌一般将虎啸声彻底震碎,余音绵绵不绝倒卷向虎群,三十六只猛虎悉数破碎,散落一地石屑。

“这等法术,若非亲眼所见,岂能想像?”观战众人莫不赞叹,只觉得两人施展出来的法术幻化莫测玄妙之极,无不拿自己的修为与之印证。

“再来!”虎群覆灭,虎风毫不在意,随手一挥又是数十只猛虎。这一次,猛虎不光是数量增至四十九,体型也愈发庞大,就和大象相比也不逞多让。虎风连连催动,四十九只猛虎统统抛开天上的九条天龙,悉数扑向权机真人,一时间虎影重重杀气腾腾。

权机真人并未召回天龙,而是双手疾拍,瞬间祭出数十道灵符。灵符一触到虎身便即爆裂,威力之强,由山石和灵气组成的猛虎也禁受不起,爆裂声中纷纷湮灭。

“这是天机门的攻山符,专破法器护盾,虽然厉害却嫌精巧不足,尚不能震碎苍山云掣诀聚集的灵气。”独笑翁旁观者清,一眼便看出苍山云掣诀暗藏的杀机,悄声对水穷叟说道:“如果把咱们的太阴元流咒附在攻山符上面,与之合二为一,一阴一阳必然威力倍增,破掉灵气合围不是什么难事!”

“权机真人多半会赢,”水穷叟向来惜言如金,但凡有所言必有其独到之处,当下指了指半空中盘在一起的天龙,悠悠道:“那云雾中的法阵,隐含生死、离合、喜怒、爱怨等尘事,暗含相生相克的玄机,内中精妙之处你看的明白么?”

“不错,法阵内蕴含了无数变化,恐怕换成燕孤斋大师才能分辨清楚。”独笑翁性子比较急躁,听水穷叟这么一说才醒觉过来,心生向往道:“天机门祖师道术通玄,由此可见一斑,着实令人钦佩!”

两人暗中交谈,虎风已然祭出六十四只猛虎,气势汹汹地再次攻向权机真人。权机真人察觉到虎群越发凶猛,不敢再托大硬拼,双手捏着云龙法印,口中默念法诀,九条天龙从天而降,团团护在四周。

九天天龙和六十四只猛虎缠斗在一起,好一场龙争虎斗!




《九界》小说作者开微博,与读者零距离交流,千朝一醉的微博地址:http://t.qq.com/qianzhaoyizui精彩内容不断猛爆,赶紧收听吧!


九界书友群二 5443220

九界书友群六 78934279

九界书友群七 97042481

九界书友群八 59623185

千朝一醉书友群 95256248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