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的雷达兵 正文 把工作做细 52

春予曙阳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URL] 把工作做细 52 连长找到指导员,想和他交换一下意见。连长说:“换防以后,看不到敌机了,战士们的警惕性有了懈怠,训练上不如在高山刻苦。他们忘了我们是为战备换防来的,如果是这样发展下去,换防就没有意义了。有些新兵享乐的思想有所抬头,这也是高山站不常见的。平地站,连队事务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


把工作做细 52


连长找到指导员,想和他交换一下意见。连长说:“换防以后,看不到敌机了,战士们的警惕性有了懈怠,训练上不如在高山刻苦。他们忘了我们是为战备换防来的,如果是这样发展下去,换防就没有意义了。有些新兵享乐的思想有所抬头,这也是高山站不常见的。平地站,连队事务性的事杂,人心变得复杂了,多了浮躁,过去潜在的一些问题,怕是会突出出来,这是真是马虎不得了。”

“你是不是又想着跟我打赌啊?”

“我一听到打赌就心惊肉跳,你赢我赢对连队没有一点好处,我是要说我们应该抓根本的东西,在军事上,我要抓紧,在政治教育上,你也要抓紧……”

“你干脆出一个题目得了,我按你的工作要求来做!”

连长看了我一眼,想不想,他还是顺从了我的意见,他说“我们仍然要像去年一样,把工作做细一点,用具体的工作来营造战备的氛围,让一个个新的典型重新涌现出来,来抵制我们身边的消极因素。”

“就按照你的意见办。”

“我估计这个工作,怕是要耗费我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那我们就把它列为全年的工作重点来抓,用一年的时间来攻克它。”

几天后,四连官兵对一、二号阵地进行大规模的改造。

一号雷达工作房,油机房,建在一块高于稻田的土坡地上。在不改变雷达工作房和油机房四周结构的情况下,将雷达库房和油机库房的地基向下挖,取出的土在两个库房的南、北、西三个方向构筑成一道长方形的厚墙,墙高约两米多,外部形成一个山坡形的坚固工事屏障,上面种上草。阵地四周还建了不少环型掩体,有立式的,有卧式的。二号阵地没有土,连长要大家将休息室旁边的草坪铲起来,移到二号阵地旁边的菜地旁,再向下挖土。雷达车和油机车两个库房的东、北、西三个方向,也做成厚厚的工事屏障,工事外层坡地上种上草坪。另外将阵地北面、西面的外围,做成一道堤防式的工事,东面、南面增加了不少环形立式、卧式掩体。两个阵地除留少数的值班人员值班之外,全连官兵都投入做工事,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完成了这个工程。两个阵地的库房在不影响车辆进出的情况下,门口还设有厚厚的土墙式的屏障。阵地融入到树和稻田的绿浪之中,雷达车和油机车辆不再暴露在外面,这大大地增强了设备的安全性,只有两个天线和两个休息室无遮拦,但它们已经多了几分民居的情调。二号阵地工程完工时,连队多了一个鱼塘和一个过滤水井。连长看着这刚刚建好的防护工事,这可是一个大工程,他紧绷着的脸总算有了一丝笑容。

田里的稻子一天天由绿变黄,稻子的长势喜人,稻穗沉甸甸的,战士们个个讲,今年早稻丰收已成定局。眼看快要开镰收割了,突然刮起了台风,下了几天的大暴雨,大家忙着倒雷达天线防台风。等台风过去,二号阵地周围两块三角稻田里的稻子,全被风刮倒下,瘫倒在稻田里。公社田里的稻子也有倒伏的现象,却没有这两块地严重。

赵典眉一个劲地发牢骚。“都是一群学生兵干的好事,叫他们少浇点肥,偏偏不信,还三天两头地浇。”

刘学忠也在说,“不经一事不长一智,最糟糕的是那个邱利群,明明自己没有经验,反而比我们还能耐还牛气!”

“要叫他们都来看看,不能交了学费不学一点乖(方言:乖在这里是指聪明的意思)。”

许登丰说:“我早说了,有湖南兵掺和的事,八成成不了,我算是看明白了。”

“这回真让你看笑话了。”

邱利群,张水生,常儒焕,张为民和一群新兵被叫到了稻田边,看着他们的杰作,一个个无话可说,邱利群再也神气不起来了。仁兆福这个滑头的家伙,却不知躲到哪里去了,一直就没见他露面!对仁兆福的不露面,邱利群有一丝不快,是仁兆福鼓动大伙向稻田浇肥比赛的,有利可图时他抓住我们,无利可图时他抽身走了。对仁兆福的做法,邱利群有几分瞧不起。邱利群是热衷于搞同乡关系的人,他想像着大家共同前进,为的是不想给湖南兵抹黑,不想落下一个湖南兵,好事大家干,错事一起改。现在他发现自己被仁兆福利用了,当了他的跳板,这和自己的想法出入太大了,对仁兆福这种人,是得敬而远之了!

这两块三角地,是四连的稻田地,不过四五亩,据说当年是为了让战士们不忘劳动人民的本色留下的。每年,这两块地要向国家交谷完税,向国家交完谷之后,所剩无几,但战士们知道了收成来之不易。稻子收割完了,立即在田里用脱谷机打好,按指标交给驻地大队。田里撒落了成片的谷粒,拾又拾不上来,只好把连队里的鸭子赶到田里来吃。轮到插晚稻了,粪池里的肥料,全部由社员挑到公社的大田里去了。生产队出牛出犁,叶英炽不一会就把两块田犁好,陈君华接着把地耙好,大队给几担秧苗,官兵们很快把秧苗插好。连长说:“全连官兵都去帮着涂坊大队社员把晚稻插上。”阵地周围的大田很快被官兵插完了。接下来,官兵们又从阵地直插到东西两边的大片稻田里去。双抢季节里,官兵起早贪黑,帮着大队插秧,投入劳动的人员,比东峰山人民公社岭下大队投入的劳动力多得多。两个多星期的助民劳动,直到把涂坊机场周边所有大田的秧插完为止。战士们一天劳动下来很累,一觉醒来又全好了,四连与老百姓的关系融洽拉近了许多。

早插的秧苗由黄变青了,八一建军节也来到了。

连长决定,“杀一头猪,杀六十只鸭子过节。”他还说,“等到十一和元旦,就可以将鸭全部杀完,连里以后不再养鸭了,要一条心搞战备训练。”连队还派出由副指导员和常儒焕、张为民、刘匀田等人组成的小分队,慰问驻地的军烈属,每户送两只大活鸭子,几张新买的宣传画,写上四连慰问军烈属的字样,与大队干部一起,敲锣打鼓地去慰问军烈属。驻地共有七户军烈属,四连刚来不久就上门慰问他们,自然让军烈属们个个感受到了浓浓的军民鱼水情,让邻居们都很羡慕他们。

八一当天,官兵们正在俱乐部开会纪念建军节,大队干部带着三十多个男女社员,敲锣打鼓到四连慰问人民子弟兵,他们后面跟着一群孩子,这种热闹场面是在东峰山时没有的。涂坊主任涂明坤,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留着一个平头,脸晒得很黑,他手里拿着写在红纸上的慰问信,涂主任说:“带来一点慰问品,东西不多,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感谢解放军对我们生产的大力支援和帮助。”他说着,把站在俱乐部外面挑东西的社员叫了进来,一担炒熟的花生,一担炒过的红薯干片,并再一次祝贺大家节日愉快。连长和我留干部群众同官兵们一起过节吃中饭,涂主任执意不肯。

八一建军节过后,连长盘算着,该回家探亲了,他要抽空处理由田甜妹带给他的棘手的问题。

有一件事让韩曙光奇怪,在晋建江的连队没有见到晋建江,一打听,才知道他的连队也换防走了。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指挥连的喻海泉和张占斌也说不清楚他去了哪里。战备换防的气氛可是真的很浓啊,到处都在换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