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啸 第一卷 陌路烽烟 第17章 忍无可忍

nickhand 收藏 4 8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5.html[/size][/URL] 凄厉的吼声就像是受伤的独狼所发出的嗷叫!惊动了几骑疾驰而来上的马匹,他们一转方向,朝着前线阵地疾驰而来。 剧烈的枪声再次爆响,刘大勇扑到营长面前,抱起他一看,营长胸口中弹,眼中的神光渐渐消散,但是深处的那一丝意味刘大勇已经读懂。 “为什么?”刘大勇的声音中没有愤怒,而是冷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5.html


凄厉的吼声就像是受伤的独狼所发出的嗷叫!惊动了几骑疾驰而来上的马匹,他们一转方向,朝着前线阵地疾驰而来。

剧烈的枪声再次爆响,刘大勇扑到营长面前,抱起他一看,营长胸口中弹,眼中的神光渐渐消散,但是深处的那一丝意味刘大勇已经读懂。

“为什么?”刘大勇的声音中没有愤怒,而是冷到彻骨的寒意。

那个干部回头冷冷的看了一眼刘大勇,在五个战士的护卫下转身而去,方向正是刘大勇那班的阵地。两个战士已经押着古古过来了!

刘大勇心一沉,这是早就已经谋划好的,古古刚回来,这人是怕营长阻止他带走古古,不待营长说一句话就开枪了,只是、谁给他这样的权力?

“你就是张古?”

张古茫然的点头;“是的。”

“奉命枪决你这个AB团成员”戴眼镜干部手中小巧的手枪枪口指着古古胸口。

“放下枪!”刘大勇冷漠的声音响起,手中的汉阳造指着他,“唰唰”几声,周边七杆枪立即瞄准刘大勇。

“干什么?”

“呼啦啦”从战壕里跑出来的十来个战士齐齐将枪口瞄准那七个战士!

“回去战斗!”刘大勇的声音里没有一点的情绪波动,战士们互相看了一眼没动,刘大勇虽然是通讯班长,但是是无权指挥他们的。

“回去战斗!这是命令!咱们营,还没有被敌人突破过阵地!回去!”后面的枪声是那样的激烈,十几个战士为首的也是心急,一跺脚回转战壕里去了。

那个干部看到他们离开,神态明显松了下来,“别做傻事!我是奉命行事。”

“拿你的命令出来!”刘大勇口气没有丝毫松动,“放下枪!”

“呯!”的一声,古古胸口绽开一朵血花,凄艳的绽开在刘大勇眼中。

刘大勇眼光一缩,那个干部潇洒的转身,“你不会开···”

“呯!”的一声,枪响打断了他的话,他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胸口的血花,“枪···”

浑然不顾四周指着自己的七支枪,刘大勇扑上前,将古古抱在怀中,自责一阵阵的袭来,让他有种不能呼吸的心痛!泪水无声的滑下,颤抖的手指怎么也按不住古古胸口的鲜血。古古似是被他按得痛醒过来。

睁开虚弱的双眼,喃喃的问了一句;“大勇哥、班长、啥叫AB团?”这句话似乎是抽走了他的全身力气,眼中的光彩逐渐消散!刘大勇痛哭流涕,“啊···”的一声嗷叫。

“怎么回事?”几匹马停在近处,三个人站在圈外问道。

“报告首长,李干事前来枪毙AB团份子,这个人开枪杀死了李干事。”李干事的护卫战士回答。

刘大勇猛的回头;“首长?那就请你来说说,什么是AB团,我的这位弟兄还没走远,我求你别让他做了糊涂鬼!”声音凄冷的就像是受伤的独狼。

后面的枪声已经停了,三三两两的战士围了过来,他们直到现在,还不知道营长已经被以AB团的罪名枪杀了。惊呼声响起,战士们发现了刘营长的尸体,更多的人围了过来,他们握紧了手中的枪!

“你是毛委员!”,刘大勇突然认出了眼前的人,“AB团是什么?为什么能这样随意杀人?”刘大勇的声音就像是泣血的杜鹃!

几个首长都是一震,刘大勇并没有关心某人眼中的一抹历光,径自的给古古覆上双眼,留着眼泪说道;“兄弟,哥也不知道AB团是个啥,恐怕你也只有问问阎罗王了。”

刘大勇并不知道什么时候指着他的七杆枪消失了,营里的战士收拾了营长的遗体,安葬的时候来叫刘大勇。

刘大勇抱着古古的遗体,走到山坡上,将古古的遗体放进坑中,沙沙的铲土声音响起,沉闷的气氛中安葬了营长和古古,以及这次战斗牺牲的战士。

山下的马蹄声打破了沉闷的气氛,战士们抬头看去,从几个方向飞奔过来上十匹马。刘大勇只是一眼,就分辨出他们来自于三个不同的师。现在的红军,也只有师级的干部才能配备马匹。一个想法浮上心头,刘大勇急速的说道;“等下别问为什么,咱们营现在肯定已经被补充到其他的部队,大家随着各自的首长走。”

战士们没有说话,几个连长也急急说了服从命令的话,山下营部留守的通讯兵吹响了集合号。

到操场,刘大勇才知道营里这次的战斗牺牲,受伤的战士几乎达到了三分之一,往日拥挤的操场现在都变得宽阔了。

不出刘大勇的猜测,直属营被补充进三个不同的师,刘大勇的班是很少几个没有被拆散的班之一,他们全班被补充进红五军之中。

红五军此时正奉命整编,刘大勇他们五人接着来到了第四师,师长是年轻的张锡龙,他原是红七军军长,整编后成为第四师师长。

刘大勇根本想不到刚来到第四师,就被他叫去。

“没见过你,听老罗说你不错,你们营的事我听说了,在四师,你得好好的成长起来。”他拍拍刘大勇的肩膀,轻声说了一句;“不管做什么事情,把本事练好,都是最关键的,光有勇气没有本事,莽夫而已!”

刘大勇点点头没有说话。他们班没有被打散,而是整个班被编进战斗部队,接下来就是紧张的反围剿战斗。

时间很快就来到34年7月,东方军此时已经取消编制,第四师千里转战,接到命令准备战略转移。此时张锡龙师长已经牺牲。

不仅仅是四师,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整个红军中牺牲了不少的高级将领,也有不少是在肃反中死于自己人的刀下。经历过这一年多的时间,刘大勇他们已经显得非常的成熟了。

很幸运的是,刘大勇的班中,三勾、秋妹、蒋大富、张正正都没事,每个人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伤疤,但是重伤都没有过。在刘大勇的率领下,他们的枪法都不错,忽雷太极也会一点,实战搏杀中的一招制敌更是练得纯熟。

张正正的枪法很好,和刘大勇几乎不相上下,一枝汉阳造真是指哪打哪,弹无虚发!

他们团是四师十团,团长沈述清,政委杨勇。作为主力战斗师,他们是第一批接受装备补齐的战斗单位。红军此时的情况已经相当的严峻,敌人的包围圈越来越严密,红军回旋的战略空间越来越狭小。

十团随师部行动的时候多,八月底补充枪弹的命令一下来,刘大勇他们班每人又多了一杆枪,本来都是长枪,还是王连长知道他们班年龄都不大,平均十五岁都不到,就算是班长刘大勇,也得在年底才满十六岁。就给他们调剂了一下,给了两杆马枪、十一只长枪。

刘大勇看着十只长枪有点发愣,王连长已经在那边喊他,给他分了四个新兵过来。刘大勇看看那些兵,都还不错的身板,毕竟是分到主力部队的补充兵员,身体还是不错的。但是等刘大勇将枪发下去就发觉不对劲了。

新兵们兴奋是不必说的,但是拿枪的生疏动作让刘大勇真的很吃惊,好在都是空枪,否则这些新兵恐怕是还没到驻地就会伤亡大半。竟然有将枪口对着自己,还拿眼瞄着枪口,朝着枪管里面看,手指压住扳机的!

三勾他们一看不对,赶紧上前将子弹、手榴弹全部收了他们的,只让他们自己背着两支枪。仔细一问,才知道他们都是刚刚扩红参军的,还没有经受过任何的军事训练。

“像你们这样的新兵有多少?”刘大勇随口问道。

“不知道。”“不晓得。”

“我听说会有三个这样的新兵军团,要全部补充进主力军团中。”其中一人倒是知晓,回答了刘大勇的疑问。

刘大勇一呆,三个军团?中央苏区现在整编后也就五个军团,这么多未经训练的新兵塞进部队中,对即将突围的部队来说虽然增加了人数,但是换来的必然是战斗力的下降,一旦遭遇战斗不利,最容易引起溃散了!而且越补充的晚,对部队的影响力就越大。

四师是开路先锋部队,所以在现在就开始补充兵员了,他们还有一点时间来训练,其他的部队恐怕是没有时间来训练他们的新兵了,一丝担忧爬上刘大勇的心头。

接下来的一个月中,刘大勇几乎是下死力气操练班里的四个新兵,战斗间隙中,九人之间的训练排的满满的,为了补充营养,他们转战时驻扎过的驻地附近的蛇鼠、野狗野猫算是到了大霉,统统进了他们的肚子中。

这一天九人正在演练山地战斗队形的配合、以及山地战战术,就接到连里的直接命令,他们班(九班)护送一个人过敌人的封锁线。

全班急忙收拾东西,带好武器装备来到连部。

王连长也不知道被护送人的身份,只是隐隐的知道一些情况,仅在这几天,其他连队也护送了好几泼人过封锁线。他之所以选中九班,是因为好几次看到了九班的战术配合演练,知道他们的战斗默契不错,现在也想看看他们的这种班组之间战术配合演练的效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