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白领溺死13岁双胞胎脑瘫儿后自尽 千人签名求轻判

kewang1223 收藏 0 2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慈母溺死13岁双胞胎脑瘫儿


位于寮步镇西溪村的这个院落,曾是38岁的母亲韩群凤和她两名13岁的脑瘫儿子的家。


如今,两个孩子再也不用被母亲抱着走到小院外,扶着墙壁,艰难地学习走路了;再也不会咿咿呀呀地,想要学会喊一声“妈妈”了——去年11月20日的深夜,韩群凤给两个孩子吃下安眠药,然后一个接一个地把他们放入浴缸……孩子死后,她给他们换上新衣服,自己服下农药自杀。


对韩群凤而言,人世间最残忍的事是:两个儿子死了,她却被救活了。如今等待着她的是法律的制裁,还有那无止境的痛悔。


韩群凤的丈夫、姐妹都曾劝她再要一个孩子,但她坚决不肯,她怕自己会因再生一个孩子而对这两个残疾的孩子不好;她也一直没给两个儿子办理残疾证申请补贴,她说“自己能负担,就不麻烦政府”。


韩群凤的丈夫黄先生是当地广电站的一名记者,他选择了原谅妻子,上千村民、同事、朋友也都选择了原谅韩群凤,他们签下10页纸的名字,请求法官轻判这个母亲。


文/记者汪万里、周睿鸣


镜头一(远景):


母亲曾吃力地


扶着儿子学走路


昨天中午,暴雨如注,寮步西溪古村在雨中变得模糊不清。韩群凤的家就在古村附近的一栋两层小楼里。


院门紧锁,院内停着一辆紫色的奥拓。院墙上落满了枯叶。房门处贴着的红色春联,“平安二字值千金,和顺满门添百福”,无声地诉说着这个家庭曾经拥有的渴望。


看到记者,村民们围了过来。说起韩群凤,无不感慨叹息。从他们口里记者得知,惨剧发生前半个月,两个孩子才被接回家,此前的七八年间,孩子一直住在石碣镇的一个出租屋,因为出租屋旁就是一个按摩师的家,两个孩子日复一日地在那里接受治疗。


“天气好的时候,韩群凤就把孩子一个个地抱出来,抱到院子外的巷子,两个13岁的儿子都1米5多高,都很胖,她抱着孩子很吃力。”邻居说,“两个儿子就扶着墙壁,由母亲搀着,艰难地学走路。好累,好累。”


韩群凤这样照顾孩子的场景,曾经是小村里的最感人的“风景”。


在石碣租房给儿子治疗


下班就去看他们


石婆婆的家和韩群凤的家紧挨着,两家人的关系非常好。在石婆婆的记忆里,韩群凤和丈夫黄先生是1996年结的婚,1998年6月,韩群凤生下一对双胞胎儿子。因为早产,两个孩子脑部缺氧成了脑瘫。


“那时候,他们夫妻两个真是忙死了,经常去东莞、广州的大医院治疗,他们都想把孩子治好,韩群凤经常流泪。”


两个孩子三四岁的时候,夫妻俩听说石碣有个按摩师技艺很好,韩群凤就去石碣租了一个房子,孩子就住在那里。夫妻俩请了保姆,专门照看两个孩子。


“她自己是银行的大堂经理,每天要上班。她一下班就买水果、吃的去看孩子,常常很晚才回到家。”


镜头二(中景):


保姆老了辞工而去


母亲无奈辞职做保姆


两个儿子尽管不会说话、不会走路,但也在一天天长大。两年前,孩子11岁,已经长到1米5高,也很胖。“以前照顾他们的保姆年纪大了,要回家。后来她又请保姆,可保姆来了一个又一个,但看到要照顾的是两个生活根本无法自理的脑瘫孩子,又都走了。”石婆婆说。


昨天,韩群凤曾经工作过的银行的同事告诉记者,两年前韩群凤提出辞职,说找不到保姆,要回家照顾孩子。“她在银行干了10多年,她的事情我们都清楚,大家对她也非常同情,银行最终同意了。”


韩群凤辞职后便在石碣出租屋里照顾两个孩子,她一心希望两个孩子能有所好转,但多年的治疗一直没让她看到希望。


“七八年前,按摩一个月的费用就要5000多元,这两年就更贵了,这还不包括其他的治疗费和生活费。”石婆婆估算,“为这两个孩子,他们至少花了有100万元。”

怕对两个儿子不好


她拒绝再生育


去年11月初,韩群凤带着两个儿子回到了西溪村的家。“她老公做记者,工作很忙。”石婆婆说,“两个孩子主要就靠她在家照顾。”


半个月后的11月20日晚,惨剧发生时,石婆婆并不知道。警察赶来,悲伤的故事传出后,石婆婆不禁潸然泪下:“这几年,他们家、她太苦了!”


以前,亲戚、同事、朋友和丈夫都曾再三劝她再要一个孩子。“她坚决不肯,说如果生了,怕对这两个不好,负担也重了。”


两个孩子是脑瘫,可以去办残疾人证,镇里、村里每年多少会发点钱。去年三、四月,韩群凤拿了相关资料去申请过,“那是她实在没办法了,早几年我们叫她去申请,她不肯,说自己能负担,就不去麻烦政府。”


镜头三(近景):


想给儿子一个“解脱”


待他们睡着后将其溺亡


据法院工作人员透露,案发前两天,韩群凤谎称自己失眠,从邻居处要了安眠药,又准备了老鼠药、农药。当晚,为了避免丈夫回家后发现不妥,她把毒药倒进杯子里、扔掉了原先的瓶子和包装,还刻意给丈夫发短信说“不要打扰睡觉”。


直到第二天,丈夫起床,发现老婆和两个儿子还没有起床,推开门去看,才发觉惨剧。


韩群凤在审讯中说,她不想两个孩子走得痛苦,因此才想用孩子睡着后溺亡的办法。毒药是她留给自己的,她吞下了所有的毒药,恍惚间呕吐过一次。


“真的不想杀他们,13年来一直都没有放弃过治疗,这次只是想给两个儿子及家人一个解脱。我现在生不如死。”在韩群凤的审讯笔录里,有这样一段话。


法官:


也希望在法与情间找到平衡点


韩群凤一案近日由检察院提起公诉,并将于近期在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法院有关负责人表示,会对此案予以重视,审慎对待。


实际上,一个月前,法院方面就已经得知有逾千人签名为韩群凤“求情”。“我们对韩群凤以及她的家庭也很同情。”一名法院工作人员说。


这名工作人员曾告诉记者,法院“也希望在法与情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


“求情书”上逾千人签名:


“真希望法官能知道她有多痛苦”


韩群凤的丈夫黄先生回忆,妻子在出事前几天情绪就有点反常,然而他不愿再提起那些往事:“我好烦,真的好烦。”


在村民的眼里,韩群凤跟丈夫、婆婆的关系都很好。“孩子的奶奶也经常过来照看两个孙子,韩群凤也经常带着婆婆去喝茶。”


黄先生最终选择原谅了妻子。4月初的时候,他写了一封给法院的“求情书”,并找到朋友、村民,请他们签名支持。“最终,签名有10张纸,超过1000个人。”黄先生说。


当时,西溪村村民们的签名行动就安排在石婆婆家。石婆婆说,那天得知要送“求情书”给法官,前前后后的村民都来签名,还有一些其他村的村民赶来,也要签名。


韩群凤所在银行的同事也签名了。同事还去看守所探望过韩群凤,“她老了好多,看见她,我们都难过地哭了,她也一直哭,一直哭。”同事说,“我想她肯定很后悔。”


黄先生的同事也都签了名:“真希望法官能知道他们家有多艰难,她有多痛苦,不要判得那么重。”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