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八章第五次战役——铁血的较量 第十一节 空寺洞会议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9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十一节 空寺洞会议


陈赓接到战报,心急如焚,腿部刚刚消肿,他就直奔朝鲜前线……

“听说三兵团和你们60军还给他发去了表彰电,表彰他什么?表彰他全师覆没吗?”

彭德怀扭过头去,冷冷地看着陈赓……


1951年3月初,中央军委正式任命陈赓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正当一切准备就绪,整装待发之际,没想到临行前几天,陈赓的左小腿突然剧烈疼痛,踝关节肿得像个红馒头。陈赓急得直拍巴掌,夫人傅涯急忙打电话请医生,经医生会诊后,确定为左踝关节创伤性关节炎。陈赓几次和医生们商量,能不能在几天之内把这个病治好,只要能拄着棍子走路,他就要随第三兵团入朝参战。可是医生的态度也很坚决:“陈司令员,你必须认真治疗,治好才能行动。”陈赓连连叹气,只好入院治疗。第三兵团由王近山副司令员率领,第12军、15军、60军迅速开拔,分批进入朝鲜境内。

陈赓人虽在医院,心却在战场,他时时关注着前线战局……

第五次战役胜利结束后,敌人被迫到谈判桌上讲和。但是这次战役也充分暴露出了志愿军技术装备的落后所造成的严重后果。第三兵团所辖60军第180师在后撤途中遭敌包围,伤亡惨重,这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最严重的一次损失。

陈赓接到战报,心急如焚,腿部刚刚消肿,他就直奔朝鲜前线。此时他已被任命为志愿军第二副司令员,仍兼第三兵团司令员和政治委员。

在第三兵团指挥部,人们看到他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下了吉普车。陈赓马上会见了副司令员王近山、政治部主任刘有光等人,听取汇报,调查研究敌情我情,深入思考我军的战略战术和部队训练方法,他在日记上写道:


“美军是整个帝国主义的支柱,政治、军事都有一套,作战上非常客观,不死守成规,善于变化。五个战役中,各有其花样。我们绝不能忽视,必须加紧准备,拼命训练部队,想一切办法加强火力,改变战术;对它一点也不能松懈,然后才能将其战胜。这几天我均本着这点精神教育干部。”


陈赓在全军高级将领面前的第一次亮相是在6月25日至27日的那个著名的志愿军党委扩大会议上。

在空寺洞志司附近树林里的一个宽大的掩蔽棚中,怒气冲冲的彭德怀喝问道:“韦杰、袁子钦来了没有?”

韦杰、袁子钦低着头从后排站了起来。

“韦杰,你那个180师,是可以突围的嘛,你们为什么说你们被包围了?敌人就是从前面过去了,晚上还是我们的天下,完全可以过来嘛!……哪有这样把电台砸掉、把密码烧掉的?你们军长、政委是怎么指挥的?把一个师都丢了,造成了我军建军以来极少有的惨重损失……”

韦杰一声不吭。当180师开始突围行动,韦杰得知负责接应的179师和181师的行动失败后,他曾一头栽倒在军指挥部的地上昏了过去,这位跟着张云逸、邓小平百色起义的老兵此时羞愤万分。

彭德怀越说越来气,他忽地站了起来,继续问道:“那个180师师长叫什么?回来没有?”

韦杰低声答道:“他叫郑其贵,副师长段龙章和参谋长王振邦都回来了。”

彭德怀怒道:“他还有脸回来!惊慌失措,放弃指挥,把一个师近万名战士都不要了,一个人跑回来了,这样的人,该当军法从事!听说三兵团和你们60军还给他发去了表彰电,表彰他什么?表彰他全师覆没吗?”

韦杰缓缓抬头,辩解道:“我认为,把板子都打到180师身上是不公正的……”

彭德怀顿时脸色铁青,气得双手发抖:“那板子该打到谁身上?都是你的责任!你这个军长怎么当的?你像个当军长的样子吗?命令部队撤退时,你们就照转电报,为什么不根据具体情况安排好?像你这样的指挥员就是该杀头!我枪毙了你……”

会场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彭德怀的怒吼声震撼着松林,全场静得连松针落地声都能听见,气氛极度紧张。数十名高级将领鸦雀无声,除了彭德怀粗重的喘息声外,会场一片冷寂。

几位副司令都想缓和一下气氛,但又不好直说。邓华见不是路,就悄悄的找洪学智商量,洪学智鬼点子多,找坐在门口的陈赓转弯:“陈司令员,你说说吧。” ——因为大家都知道陈赓资格老,并且陈赓同彭德怀有几十年的深厚友谊,只有他常和彭德怀开玩笑,彭德怀不会向他发火。

——没有人知道陈赓将军当时的心情,但第三兵团60军正是陈赓的部下。虽说这次战役三兵团没有打好有各方面的复杂因素,但这位后来的共和国大将心里肯定不好受则是可以想见的。

听到洪学智的说话后,陈赓思索了一下,站了起来,他声音柔和,笑嘻嘻地说:

“老总呀,开了大半天会了,大家动都不敢动一下。我看他们脸都憋红了,想出去小便都不敢,现在肚子里又提意见了,饿得不行了。你发这么大的脾气,一定也累了,我建议是不是休息一下?让大家小便、吃饭,吃饱后再开会,你再接着批评,好不好?”

彭德怀扭过头去,冷冷地看着陈赓,陈赓还是笑眯眯地看着他,沉默了好一阵子,彭德怀才说:“你陈赓肚子饿了,那就吃饭吧!”说完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空旷的远方。

众将领见彭德怀不走,谁也不敢先走,还是陈赓笑眯眯地上前拉着彭德怀的胳膊往外拽:“老总,走,咱们先吃饭去,吃饭去。”

彭德怀终于被陈赓拖走,将领们这才松了口气,许多过去不认识陈赓的志愿军高级将领们大多是通过这次会议对这位新上任的副司令员留下深刻印象的。

但是对于60军和180师领导的错误,陈赓决不姑息,他多次指出,必须严肃处理,并在部队中进行教育,吸取教训,以利再战。会议结束后不久,根据陈赓的意见,60军军长韦杰被撤职;180师师长郑其贵和副师长段龙章也均被撤职,并留党察看一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