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尽头 深水之下:日军诡异阵亡 第三章 诡异废村 敌友难分 3

之后如何 收藏 7 25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6.html


吴宏一刻都没有停留,马上问:“那他留这弹壳给你干什么?”

罗耀宗眉头皱了起来,说:“当时他都已经走了,谁料刚出门又回来了,把这弹壳留下来,说能辟邪,非要俺摆在堂屋中。还告诉我只要摆上就不会有鬼怪敢来了。俺一个农民,懂个啥,他一看就是文化人,当然听他的话。不管怎样毕竟这儿有鬼啊,宁可试一试也比成天提心吊胆强!于是我第二天就把弹壳摆在这橱柜上了。”

吴宏听到这里脸色变了,他罕见地一把拉住我的手,当着罗耀宗的面就拖到一边,低头对我说:“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去湖边,你不要惊慌,我来告诉他事情的经过,让罗耀宗领我们过去。”

我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问:“怎么……怎么了?”

吴宏语速很快地说:“孙林涛同志可能凶多吉少!”

我不明就里,听见吴宏这句话只是感到心惊胆战,不知道他是怎么判断出小叔处境凶险的。吴宏跟我说完,转身来到罗耀宗身旁,对他轻声地说着什么,神色变化得很快,时而一脸疑问,时而气色凝重。罗耀宗的脸渐渐白了,开始还在倾听,后来不知聊到什么,急切地争辩着,还指指里屋的方向,看来吴宏说到了重点。因为离得比较远,我并不能听清吴宏说话的内容,无从知道他是否连自己的身份也告诉对方了。

等我走到他们二人跟前时,罗耀宗正摆出一副十分为难的神色,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我近前听见吴宏对他说:“你考虑一下吧。我们今天一定要赶到湖边去,这孩子的小叔现在处境非常危险,是生是死尚不知道。安全方面,我们千辛万苦过来定然也做了万全的准备,但也没有十分的把握。现在去下午就能回来,不过去还是不去请你自己做决定,我们在那边等待你的答复,拜托了,老罗!”

我一听便扭转头走到一侧,吴宏紧跟过来,从我身边走过时拐弯进了里屋,再出来的时候手中拿着那柄枪。我便知道他至少已经告诉罗耀宗自己是部队上的人,现在已无须掩饰了。

等他走到我身边,我急切地问他:“刚才你跟他说什么了?他为什么不带我们去湖边?”

吴宏眼神向罗耀宗扫去,嘴里说:“我跟他说我是孙林涛部队上的战友,负责过来寻找他的,你是他真正的侄子,跟车一起赶来。他害怕鬼,不敢踏入湖边半步。除了生性胆怯之外,还是顾念母亲,担心一去不返母亲没人照顾。他是个孝子,这个倒也情有可原。”

我略一思忖,抬头问他:“现在你认为罗耀宗不是坏人了?”

吴宏点头承认,看我脸上还有疑问,就安慰我说:“一句两句也说不明白。总之刚才那番话足以说明他没有问题,他的确是个老实巴交的村民。”

我并不关心原因,只要这罗耀宗没有问题,我就放心了。毕竟寻找小叔要紧,其他的还可以从长计议。便稍稍点了下头,表示知道了。

吴宏快步来到还在低头踌躇的罗耀宗身前,小心地问:“怎么样,决定了吗?去不去?”

罗耀宗抬起头看着我们,眼神中充满了愧疚,和刚才我看到的一模一样,我突然明白了,几月前小叔也曾这样询问过他,看来当时他没有答应。

他支吾着说:“我娘年纪大了……你看家里就我一个人……那里又有鬼……”

吴宏点了点头,神色却比刚才舒畅了些,脸上还露出了笑容。他轻轻拍拍罗耀宗的肩膀,柔声说:“不要紧,我们明白。你安心在家照顾老人吧,能给我们提供这么多线索已经很感激了,我们顺着你刚才告诉我的线路也能过去。昨晚打扰了!”说完他拱了拱手,回头对我挥挥手说,“小孙,收拾一下,我们走!”

我们并没有什么东西,在罗耀宗家带了些水和干粮后就启程了,罗耀宗站在院子里呆呆地看着我们忙碌,眼神复杂。等我们来到外面泥泞的小路上时,他也跟了出来,欲言又止地看着我们。

吴宏冲他挥挥手,语气轻松地说:“回去吧,我们不要紧的,你放心,晚上来你家里吃饭,呵呵!”

我知道他这是安慰罗耀宗,这一去凶险莫测,我小叔想必也是情报工作的好手,却也碰上这吉凶未卜之事,我们虽然两人同往,却难保能全身而退。看吴宏脸色没有丝毫异变,仿佛不是去往一个死地,倒像是游玩一般,我心里泛起一股难以言表的滋味。

罗耀宗摆摆手,脸色尴尬,嘴唇张了张,终究还是没有吐出半个字。

等我们走到拐角的地方,我回头朝罗耀宗家门看了一眼,他已经回院子里去了,想想这个孝子这些年遭受的坎坷,我并不怪他没有陪我们同往。虽然小路蜿蜒、山高路陡,但我相信有吴宏在身边,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勇气陡然间涌了上来,疾步迈上前去。

没想到他步子虽然看着迈得并不大,却走得十分快,我十足追了半天,才勉强跟得上。看来吴宏心中当真非常在乎小叔的安危,刚才罗耀宗面前露出的轻松样子踪迹全无,取而代之的是紧张焦虑的神情。我看到这个也跟着焦虑起来,不知小叔到底碰上了什么样的危险,受伤了没有,还是已经不在人世了……

就在这一瞬间,一个问号浮现在我脑海中:吴宏是从何判断小叔身处险境的?罗耀宗可是只字未提,仅凭一个弹壳就能断定吗?

想到这里,我气喘吁吁地问吴宏:“你怎么看到弹壳就知道小叔情况不妙?罗耀宗可是什么都没有说啊。”

吴宏脚步慢了些,头也没回地说:“弹壳本身并不能表示什么,但是孙林涛留下弹壳的方式却说明了这点。”

我问:“什么方式?”

吴宏继续说:“你记得当时我问罗耀宗这弹壳怎么来的吗?罗耀宗说是你小叔给他的,从这句话基本可以判断罗耀宗是没有问题的,如果他对孙林涛不利,完全可以说是捡到的,甚至孙林涛无意中掉在他家中的。”他停住脚步歇了下,嘴里却没闲着,“但是如果他真的那样说,我基本就可以认定罗耀宗在说谎!”

我驻足问他:“这是为什么?”

吴宏看着我说:“你忘记我告诉你了,这弹壳对孙林涛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他绝不会将这东西落在罗耀宗家!但罗耀宗不知道这弹壳的来历,当然也不了解它在孙林涛心目中的地位,如果撒谎说是捡到的,实际上已经露出了破绽。但他没有。他很直接地告诉我们,这弹壳是孙林涛同志送给他的,注意这里他提到,孙林涛当时已经走出门去,又折返回来将弹壳交给罗耀宗,并特意嘱咐罗耀宗一定要放在堂屋之中。小孙,你说这是为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