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尽头 深水之下:日军诡异阵亡 第三章 诡异废村 弹壳秘符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6.html


我顺着吴宏的目光看过去,橱柜上摆的东西是一个步枪弹壳,孤零零地竖在柜中央,在阳光照射下亮晶晶的,反射着黄色的光芒。这弹壳看上去毫不起眼,也难怪昨晚我们都没有注意到,不过就算是看到了,我也不会奇怪。这地方经历过战争,老百姓谁家没有捡到过几个弹壳?

我觉得吴宏有些大惊小怪,不以为然地说:“当然见过。这算什么,这种东西我见得多了。”

吴宏摇了摇头,一脸遗憾的样子,随后拿起那个亮晶晶的弹壳,刚要对我说什么,就听见里屋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罗耀宗一脸倦意地出现在门口,看见我们他似乎有些惊讶,揉了揉眼睛才开口说:“你们起得还挺早。昨晚伺候好娘很晚了,也不知道什么时辰,倒头就睡,不小心睡过了。嘿嘿!”

吴宏看罗耀宗脸上露出一丝歉意,忙笑道:“兄弟你客气了,我们昨晚睡得早,换了地方也睡得不太习惯,所以起得早了些。说来打扰你和老人休息了,真是不好意思。”

我也在一旁赔着笑脸,心里却猜想着吴宏到底要告诉我什么。这弹壳看上去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吴宏想必也知道我常与部队接触,对枪械并不陌生,为什么问我之前是否见过,难道这还是什么特殊枪械的弹壳?

胡思乱想中,吴宏已经和罗耀宗来到院子中,聊些无关痛痒的事情。我在旁边竖着耳朵听了听,吴宏似乎刻意地避开了昨天晚上我们谈论的话题,并不急于进一步询问村中发生的事情,这让我有些警惕,不知道他发现了什么新情况。吴宏的精明我当然心中有数,这样做一定有原因。

聊了不久,罗耀宗就盛了一盆清水端到里屋去了,估计是给他母亲洗脸的,这种事我们当然回避较好,于是我和吴宏就识相地站在院中。吴宏盯着堂屋看,罗耀宗进屋后,他蹑手蹑脚地去了堂屋。

我不知道他去干吗,紧跟几步,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吴宏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在我面前晃了晃,然后神秘地说:“一会儿得赶紧放回去。”

我一看,正是刚才看到的步枪弹壳,不免心生疑惑,吴宏大费周折就是为了这个寻常人家都能找得到的弹壳吗?

吴宏看我的样子,明白我心中的想法,他叹了口气道:“看来你是真的没见过。”

我急急地问他:“不就是个弹壳吗,搞得这么神秘,你也太大惊小怪了吧?”

吴宏脸上的神色马上不一样了,他小声问我:“你知道这弹壳是谁的吗?这是孙林涛同志的东西。”

小叔的?我听了吴宏这句话,想都不想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弹壳,拿在手里左看右看,激动得身体都有些颤抖。看来小叔的确来过这里,那是不是意味着有希望找到小叔了?如果小叔来过这里,罗耀宗就应该知道小叔的下落吧?小叔还活着吗?

一连串的问号冲击着我的脑袋,思维似乎被什么东西撕碎了,只剩下飘飞的碎片。我拿着弹壳看了半天,没发现半点头绪,头脑却慢慢冷静下来,不像刚才那么冲动了。

一旦冷静下来,我立刻发现问题所在,目光马上投向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吴宏,也不管他一脸严肃,问道:“你怎么知道这弹壳就一定是我小叔的东西?”

吴宏说:“这颗子弹是孙林涛同志常年带在身上的,但他从不告诉别人,除了他的直接上级,别人都不知道有这样一件东西。

“说来这弹壳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当年孙林涛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曾经碰上过一次匪夷所思的事故,那次行动让他命悬一线。同行的另一位同志本已安然回来,但为了救他重新返回,拼尽全力将孙林涛救出,靠的就是这颗子弹。”吴宏眼里突然出现了深深的悲伤,“这位同志最后牺牲了……”

吴宏抬起头,眼角里泪光闪烁,但终究没有掉下来:“我们这份工作,永远不为人知,默默无闻地隐蔽于黑暗中,但心中始终视国家利益、人民安危重于一切,不管多么危险、甚至牺牲后都不能以真名示人,但无怨无悔!行动时,战友就是亲人,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宁可自己死也不让战友有性命之忧!”

我听了眼角也不由湿润了,可以想见,这位牺牲的战友冒了多大的危险,将小叔营救出来,而小叔对置生死于不顾的战友怀着怎样深厚的感情和感激,才一刻不离地将这枚弹壳贴身珍藏。

“孙林涛心中始终对这位战友怀着深深的思念,工作需要,我不能告诉你这位战友的身份,但孙林涛将这颗弹壳始终揣在自己怀中,这上面沾染着的,是战友的生命和嘱托啊!不论在哪里执行任务,这颗小小的弹壳都像战友陪在他的身边一样。”吴宏说到这里,转过头看看我说,“我来的时候,沈逸之把通过孙林涛直接上级获知的细节一丝不漏地告诉了我,我才知道他身上有着这样一枚弹壳。你仔细看的话,在弹壳底部中线偏右的地方,有一个明显的双线刮擦痕迹,同时弹壳内部偏下几毫米的地方、痕迹对面一侧有一个小小的‘7’字,这是孙林涛自己刻上去的。”

我一看果然如此,不过痕迹极其细微浅淡,如果不是吴宏提醒,我自己看无论如何也发现不了。想起吴宏最后的几句话,我似乎明白了什么,问:“牺牲的那位同志是7号吧?小叔刻这个数字是为了纪念他?”

吴宏点点头:“除了他的直接上级,孙林涛没有告诉任何人有这样一件东西。昨晚灯光昏暗,我没有发现堂屋柜橱上有这弹壳。其实今天早上看到这枚弹壳的时候,我开始也没有在意,后来我突然想起了这个细节,马上在上面找寻,果然一模一样,从而断定,这就是孙林涛同志留下的东西!”

我听了急忙问吴宏:“在这里发现弹壳,是不是说明小叔来过这里?”

吴宏听了这话,目光马上变得犀利起来,他急促地说:“何止来过,有一点可以断定,罗耀宗一定见过孙林涛同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