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军历史里,屡屡出现刘邓大军之词,也曾见诸如黄(克诚)罗(瑞卿)耿(彪)兵团之类的称谓,却很少有人注意到我军另一对经典组合,陈毅、粟裕。往往,我们因为陈毅元帅似乎少了一些赫赫战功而谓之“元帅阶级来得有些勉强“,却未曾看到第三野战军及前身华东野战军、新四军、新四军第一、三支队等等的战斗历程中,正因为有陈毅和粟裕的配合无间,才能最大化地发挥粟裕大将那罕见的军事天才,赢得一场又一场令人不可思议的战役。可是,人们忽略了陈毅,只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老将老帅中,粟裕是以打硬仗、难仗、惯于以少胜多著称的。

我以为,陈毅元帅的军事才能也很出众,在红军时期,就因赞成毛泽东主席的正确战略战术,反对与敌人打阵地战、消耗战而被压迫,到了新四军时期及以后,陈毅元帅的军事才华更多的表现在幕后。下面,我试分析几场著名战例来证明我的看法。

1,黄桥之战。

黄桥之战乃是新四军建军后,以陈毅、粟裕两支队为主力北上、东进,跨过长江进入苏中、苏北地区开辟抗日根据地,被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德勤、苏鲁皖边区游击指挥部李明扬、李长江、驻江苏税警团陈泰运部及数个地方保安旅围攻而引发的。说黄桥之战首先要说姜堰之战,姜堰位于黄桥与泰州之间,是咽喉要地,驻姜堰的江苏保安旅部队消极抗日、积极反共,阻止新四军东向抗日,遂引发摩擦,新四军很快歼灭姜堰保安部队,却引起李明扬、陈泰运等人的猜疑,韩德勤更以此为借口,积极调兵遣将,欲消灭过江之新四军。苏中、苏北国民党军各部有二十多万,当时陈粟支队只有五千多人,力量对比悬殊,新四军江北部队(即陈粟两支队)几乎没有与之决战取胜的可能。

陈毅却慧眼独具,在部队攻取姜堰、开进黄桥地区之后,立即邀请江苏名流韩国安老先生及国民党省政府高级参议等人来部参观抗战准备工作,又利用与北伐老将李明扬的旧识关系,冒着被欲投日当汉奸的李长江杀害的危险,三进泰州,稳住了李明扬部。对税警团陈泰运部,陈毅更是开诚布公宣明抗日立场,并将一次摩擦战斗中俘获的税警团人枪全部奉还,使陈泰运保持中立。苏北、苏中地区国民党部队中,真正要对新四军动手的就只有韩德勤的嫡系独六旅和八十九军。

韩德勤自恃有李守维的八十九军和翁达的独立第六旅,还有苏鲁皖李长江部几个纵队(约一万余人)和装备极其精良的税警团,还有地方保安旅作为侧翼牵制,兵发黄桥歼灭新四军江北部队肯定是轻而易举。但是,在陈毅的运筹帷幄下,国民党军到达黄桥战场并投入作战的只有韩德勤的嫡系一万六千人,在水网地形的限制下,韩军分进合击,却被天才的粟裕抓住破绽,以一个纵队千余人守黄桥阻击李守维的八十九军,其他部队全数设伏翁达独六旅,在歼灭独六旅后,又快速机动横扫八十九军侧后,内外夹击,大破八十九军,赢得黄桥战役的辉煌胜利,为新四军在江北扎根奠定了坚实基础。后来,即便新四军在皖南事变中损失惨重,还是能够在大大发展了的江北部队基础上重建,实力、声威反而高过了事变前。

我认为,黄桥战役的胜利除却思想政治、士气等因素,主要有两个亮点。其一,陈毅的政治战分化了苏中、苏北国民党军,孤立了韩德勤。其二,粟裕敢以微弱兵力打歼灭战,以歼灭独六旅的胜利先声夺人。联想一下三国故事,我觉得黄桥之战中的陈毅颇有点诸葛亮在刘备去世、新君刚立时面对魏国的六路进攻,安居丞相府智退六路强敌的风采。

2,苏中七战七捷。

这个战役讲起来就太复杂了,简单说来,陈毅之所以敢把指挥权完全下放给粟裕,就是以一个优秀军事家的眼光看出粟裕能够挑起担子、赢得胜利。

3,淮海战役。

这个战役更不用说了,作为华野司令员的陈毅主动“靠边战”,跑到宿县做中野的联络工作,把战役指挥完全丢给了粟裕。旁人看来这是陈毅偷懒或者是藏拙,实际却并非如此!在张克侠、何基沣二将军起义后,淮海战场战机突现,在陈毅的坚强支持下,粟大将才敢电报中央,要组织一场六十万对八十万的“决战”。仗打胜了,粟裕功不可没,仗万一打输了,第一责任人却是身为司令员兼政委的陈毅。不能不说,陈毅和粟裕的配合是在多年战争中磨合到了堪称珠联璧合的地步,而陈毅“让功揽过”的胸怀也着实令人佩服,可以说,如果粟裕大将从新四军时期就在别人麾下而非陈毅麾下,恐怕......为我军发掘、培养了“第一大将”,这也是陈老总的功劳之一吧?

磨磨唧唧的说了一通,全为个人意见,不同意见可以拍砖,鄙视不文明回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