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尽头 深水之下:日军诡异阵亡 第三章 诡异废村 一户人的村落 3

之后如何 收藏 1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6.html


只见里屋床上躺着一位老妇,老脸布满皱纹,已垂垂老矣。一床薄被盖在老人身上,豆大的灯光下,她紧闭双眼,微微起伏的胸口表明已经睡着了。被子还算干净,和外面的脏乱有着不小的区别。炕边放着几块红薯和干粮,还有一碗清水,也都很洁净。看这情形,不管这人是谁,想来都被伺候得十分周到。

吴宏打进院子后就一言不发,现在看到这情形,指指屋外,示意我出去,他跟在我后面蹑手蹑脚地从堂屋回到院中。我看他站定了,小声问:“不会走错了吧,难道那和尚骗我们,这里不光罗耀宗一家?”

吴宏摆摆手说:“应该不会。这可能是罗耀宗的家人。”

我听了觉得有理,便接着问:“现在怎么办?”

吴宏拉我来到院门边,找了一个角落蹲下,抬头看了看四周,然后看着我把食指向下一顿,说:“等。”

过了一会儿,又小声对我说:“等一会儿有人来了,就说我是你小叔,我们来南京探亲的,没进过深山,感到新鲜,和人一起来山里游玩,半路下雨失散了,误打误撞才从山里找到这村落。懂了吗?”

我紧张地梳理了一下思路,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我和吴宏在院门口蹲了不久,就听见村中道路上由远及近有脚步声传来,吴宏轻轻拽了拽我的衣服,慢慢直起了身子。我还以为吴宏想偷袭,本想躲在暗处看个究竟,情况不妙再上去相助,没想到他站起来之后,把抱在手中的枪放在门后,直接走到院子中间去了。脚步声越来越响,吴宏把袖子挽了上去,扯了扯本来就有些散乱的衣服,看上去反而更加狼狈。我瞟了他一眼,心里觉得奇怪,这小子把自己弄得这么邋遢干什么?

说话间,我也站到吴宏身后,等待那人进门。片刻后院门打开,一个黑影闪了进来,低头往前走,碰上我和吴宏时,他没想到面前会有两个人,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大喊一声,匆忙跳开一边。

我和吴宏早有准备,等对方定下神来,发现这是个头发蓬乱的男人,面容消瘦,手长身细,佝偻着背站在我们面前,一脸惊恐。

吴宏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就上前一把攥住他的手,用力地抖了抖说:“大兄弟,不好意思啊,吓着你了。我们是过路的,在这山里迷了路,好容易找到这村子,也没打招呼就闯了进来,别见怪啊!”

男人愣愣地听吴宏讲完,回过神来,脸上紧张了不少,他抬头望了望堂屋,推开我们来到门口看了几眼,这才放下心来。回到院子中,他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们,打量了一会儿,鼻子里哼出一个“嗯”字,回身又到了屋内。

我对他这种态度有些意外,这怎么看也不像是热心助人的样子,老僧说的罗耀宗是他吗?吴宏脸上没有任何异样,一脸焦急地紧跟着走进门去,我看他手上一把泥,才明白刚才男人手上全是泥。

男人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盆,从院子里一个四方水池中舀了一点脏水就开始洗手。灯就在他旁边,我清楚地看到这男人消瘦的脸颊上一双小眼睛亮晶晶的,鼻下依稀还有一簇胡子,嘴巴紧抿,外穿一件粗布长衫,底下一双布鞋已经被泥水浸透,正滋滋地挤出水来。

吴宏静静地等对方洗完手,说:“大兄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们在山里摸索一下午了,就是找不到出山的路,这要不是老天爷保佑撞出来了,说不定就丧命在里面了。”

男人“哼”了一声,低声说:“说不定?怕是你连骨头都找不到哩!”

我暗暗吃惊,倒不是因为这男人说话的腔调和语气,反而是吴宏现在的行事风格。吴宏竟然与之前判若两人,身上飒爽利索的军人风范一扫而空,身体也微微躬了起来,一脸憨笑,再没有白天精明沉稳的影子,如果不是因为那张熟悉的面孔,可能连我都以为这是个焦急万分的迷路行人。灯光摇曳下我看着他越发黑黄的脸,感到简直像是做梦一样,心里一阵惊异。

男人洗干净了脸,神色也镇定了很多。他直起身来,眼睛紧紧盯着我们,问道:“你刚才说迷路了,来这山里干什么?怎么来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