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尽头 深水之下:日军诡异阵亡 第三章 诡异废村 巨大水怪

之后如何 收藏 1 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6.html[/size][/URL] 吴宏扭头看了我一眼,想必是看到了我一脸的不以为然,语气稍显严肃地说:“水底的暗流也是能够搅出这种古怪的旋涡来的,可怕得很,如果有人遇到必死无疑。那些暗流造成的旋涡也不小,有些甚至比这个还要巨大……”我看他说话间脸色稍有变化,便知道之前他一定有过这种凶险的经历,说不定还因此置自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6.html


吴宏扭头看了我一眼,想必是看到了我一脸的不以为然,语气稍显严肃地说:“水底的暗流也是能够搅出这种古怪的旋涡来的,可怕得很,如果有人遇到必死无疑。那些暗流造成的旋涡也不小,有些甚至比这个还要巨大……”我看他说话间脸色稍有变化,便知道之前他一定有过这种凶险的经历,说不定还因此置自已于生死之间。尽管这样,我还是松了一口气,有暗流也比有其他什么东西要好,反正我也不会靠近那水面,有暗流又能如何?其他的……就不好说了。

不料吴宏接着就说:“不过我见过的暗流没有持续这么短时间的。你看那些水纹相互之间干扰并不大,不像是错综的暗流交互碰撞形成的;而且在几分钟的时间里出现又消失了三次,平常的暗流不会造成这种效果。”他歇了一口气,加重语气说,“最奇怪的是,要是暗流的话,怎么会有一个冲着相反的方向消失?”

我越听越不对,心里那个可怕的念头强烈起来,就问他:“不是暗流,那你说是什么?”

吴宏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不过要我说,这水底一定有什么活物。”他顿了顿,“不管是什么,这东西都不是一般的大。”

我一下感到浑身冰凉,果然和我预想的一样。压制住心中的惊恐,我扫了一眼前方模糊的路面,问吴宏:“那……你觉得是什么东西?能有多大?”

吴宏摸了摸下巴,说:“这个我也说不好,差不多一二十米吧。”

我一听差点把方向盘扔了,我的妈,一二十米!那不是有我两个卡车长?什么东西能有这样的个头?

我半信半疑地看看吴宏,问道:“你刚才也说了,至少你见过的旋涡里这个不算是最大的,怎么会有这样的猜测?一二十米也太夸张了吧?”

吴宏有点不满地看我一眼,说:“你还是没有认真听我讲话。这旋涡怪就怪在出现和消失得十分迅速,而且并不激烈,说明这东西离水面有一段距离,可能在很深的地方;如果是在水面之下几米的位置,不会出现这样柔和的波纹。你想想,在深水之下还能搅出这种旋涡的东西个头得多大?一二十米恐怕都不止!”

我的脸已经渐渐白了,吴宏的这种说法也太恐怖了。想到水底下还有这样一个东西在缓缓游动,我就浑身冰凉,心中暗暗祈祷老天一定保佑我们顺利到达山下,这要是稍有闪失翻下山崖,势必掉进湖中,那还不如之前被老和尚毒死了好。崖下那暗流涌动的青黑湖水让我阵阵发冷,手脚都有些僵硬了。

吴宏没有注意到我这些变化,他正凝神考虑什么事情,过了一会儿才自言自语说:“不对……”

我听了这话就知道又有情况,忙问:“怎么了,你又想到什么了?”

吴宏扭头看看我,眼睛里写满了困惑:“其实刚看到这湖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不过现在看来,有些地方不对劲。”

我有些意外,这紧要关头还有心思想别的?想了又想,吴宏应该会告诉我情况,就没有追问,只是加紧开车。开了一会儿,吴宏看我不吭声,微微笑了笑,然后侧过身子看看窗外,头也没回地对我说:“你记得当初和尚神秘失踪时我们碰到过的那东西吧,当时它掉下山崖,我是怎么说的?”

因为当时我判断错误,所以记忆特别深刻,我马上记起了那时的情景,随口回答:“你说不是掉下山的,那东西能在岩壁上攀附,应该是自己爬下山的。怎么了?”

吴宏扭过身子点点头:“对。不过从寺庙门口看到这湖泊时我就有了另外一个想法,也许我们当时的推测并不正确。”

“什么想法?”我吃惊地问吴宏,心想这不是你的推测吗?当时说得头头是道,现在又不认账了?

吴宏扶正怀中的枪,望着崖壁外侧说:“刚才你也看到了,这崖壁外面是什么?”

我猛然明白了他的意思,难怪吴宏刚刚看到这湖泊时嘴里念叨着“奇怪”,原来他的思路到了这上面。这崖壁外面就是万丈深渊,底下是无边无际的深水,就算那东西如吴宏说的一样能够在岩壁上攀附,又能够到哪里去?难不成一直贴在崖壁上然后再爬回来?如果不是有这样神奇的能力,那就只能是……

我听懂吴宏的话,一下子便将两件怪事联系了起来,不由轻声问吴宏:“难道你的意思是……”

吴宏点头道:“对。当时我就有些奇怪,想到道路外侧草木的压折痕迹,它肯定不是掉了下去,而是自己撤退,但可能不是在岩壁上攀爬。恰恰相反,它压根就没在崖壁上停留。”他伸手一指窗外,说,“我怀疑,那东西是直接跳进了这深水中!”

我听了觉得有道理,这样水里发生的一切都解释得通了,莫非就是那东西造成的这些异象?只是没想到那怪物还懂水性,不过我记起之前吴宏曾经说过绿眼的怪物和尸体一样有一双奇怪的脚,想必和这有莫大的关系。

吴宏继续说:“在寺庙前看到这湖泊时,我脑海中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如果那东西从这崖壁上跳入水中,和我们的推测也吻合,所以那时我就有了近前看看这湖水的念头,这才让你停车下去查探,不想看到这样的一幕,比路上遇到的东西更让我感到惊异。不过我刚才细细想过,这样有些地方反而说不通了。”

我不解:“哪里说不通,这样不就解释了刚才的旋涡?这玩意儿在水底下游动造成这样的景象,说明那绿眼的东西还会水性,看来还是个两栖动物。”

吴宏又瞪我一眼,搞得我莫名其妙,他缓和语气说:“考虑问题要周全。刚才我说了,这水底的东西应该非常庞大,我们看到的那东西有那么大吗?你我都见过那双绿莹莹的眼睛,潜伏在车底时虽然没有看见全貌,估计最多也就是两米,况且只看见两只眼睛,没有见过全貌,说不定还要小,就这东西能造成这样惊人的旋涡?所以我刚才觉得,这又推翻了我之前的想法。再说,那东西如果就这样跳进水中,不怕这水底的玩意儿吗?还是它也不知道水里有这种东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