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研制成功第四代空空导弹 定型试验7发7中

关刀八法 收藏 41 37520
导读:  [img]http://img6.itiexue.net/1300/13003326.jpg[/img]   樊会涛   [img]http://img8.itiexue.net/1300/13003328.jpg[/img]   在试验现场与同事交流。   [img]http://img7.itiexue.net/1300/13003327.jpg[/img]   故障分析。   [img]http://img9.itiexue.net/1300/13003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国研制成功第四代空空导弹 定型试验7发7中


樊会涛


我国研制成功第四代空空导弹 定型试验7发7中


在试验现场与同事交流。


我国研制成功第四代空空导弹 定型试验7发7中


故障分析。


我国研制成功第四代空空导弹 定型试验7发7中


资料图:国产SD-10A中距空空导弹


“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才有希望!”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始终关注着天空,默默撑起一个民族的脊梁;他们无怨无悔地恪守着沉默,守住了一个个重点型号,也守住了中国空空导弹事业;他们与型号荣辱与共,同呼吸共命运,型号的成功成就了他们的事业与梦想,而他们用奉献与坚守书写了航空史上的神话。


五十载春秋风华,二十年丹心铸箭。他,是他们中最有代表性的一员,他是“航空报国特等金奖”获得者,中航工业空空导弹研究院副院长、总设计师樊会涛。从他踏进导弹院的那一天,他就宣誓把自己的生命交给航空事业。他曾深有感触地说:“国家需要强大的国防,空军需要国际一流的武器装备,这就决定了我们的使命是航空报国、强军富民。”使命如山,他带领研制团队数十年如一日,攻坚克难,顽强拼搏,曾历经过无数失败的惨痛,也迎来了更多灿烂辉煌的成就。


临危受命,他以报国的激情铸就蓝天追梦的奇迹


1986年4月,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航空发动机专业后,樊会涛怀揣着“航空梦”来到洛阳,投身到空空导弹这个领域中来。


面对西方国家的封锁,从白手起家,自行研制中国的新型空空导弹谈何容易。樊会涛如饥似渴地学习着,用执着与奉献作支撑,把梦想写进每一寸光阴。他和他的同事们在开展多种型号导弹的研制和预先研究中艰苦拼搏,初步掌握了空空导弹的设计方法,完善充实了科研试制条件,摸索出了试验技术,突破了一些技术关键点并进行了硬件预先开发。在短时间内,成长为一名优秀的业务尖子,在型号研制中挑起了大梁。


2000年6月30日清晨,长期超负荷工作的重点型号总设计师董秉印訇然倒下了。樊会涛还没有从痛失董总的悲痛中解脱出来,董总的那付重担就一下子落在了他的肩上,接任型号总设计师,当时他还不满38岁。


重点型号是一个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高难度型号,是夺取制空权的秘密武器,对强我国防、壮我国威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国际上只有少数几个发达国家才有研制这种型号的能力。复杂的系统,高精尖的技术,是以往的研制型号中绝无仅有的。


横亘在空空导弹研究院面前最大的难题是技术上的跨越。重点型号武器系统是主动雷达型导弹,直接跨过第三代到第四代,这一跨就是十几年啊,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十几年的课补过来,难啊!一些外国专家曾断言,中国要搞新一代的雷达型空空导弹,凭借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的,只有聘请外国专家来担任总设计师方能成功。国内一些专家也认为,以我国现有的技术状况来看,国内没有可以借鉴的资料,没有捷径可走,因此,成功研制这种导弹把握不大。而科学技术越接近世界水平,可借鉴的东西越来越少,发达国家的技术封锁得也越厉害。


如此年轻的型号总设计师,当时在行业中还是凤毛麟角。面对四面八方投来怀疑的目光,他心里不免也开始发毛。洛阳盛夏的夜晚,暑气逼人。樊会涛踯躅在生产区的林荫道上,告诫自己:能承担重点型号任务是我人生的幸运,是一个绝好的报效国家的机会,就是搭上性命,也要把这个型号拿下,让自己的人生因重点型号而与众不同!


一串串繁琐枯燥的数据,一条条起伏跳跃的曲线,一次次精密严谨的试验,埋藏着多少酸甜苦辣,遮掩起多少青春年华。“如履薄冰,唯有时刻谨慎,精雕细刻,精益求精,方能求得生存。”这是樊会涛自型号研制以来最为深刻的感受。正因为如此,在质量问题上,他显得异常的严格,要求严把设计、试验、生产等各环节质量关,使研制全过程信息反馈闭环问题及时归零。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经过整改过的首发产品进行了空中试验。当他在大屏幕上看到导弹遇靶信息时,一下从座位上跳起来,大叫一声:成功了!只见靶机剧烈地一颤,像礼花一样凌空爆炸,耀眼的火光过后,靶机拖着浓烟一头扎向大漠。寂静的大厅顿时爆发出山崩海啸一样的欢呼声:成功了!成功了!热烈的掌声久久回荡在基地的礼堂,回荡在基地的上空,回荡在人们的心中,而徜徉在人们心中的,除了胜利的喜悦,还有更多的悲壮之情。樊会涛脸上洋溢着疲惫而又激动的笑容,而眼里却分明噙着泪花!他又想起了董总,想起了数年来的风风雨雨……他知道,首发试验的成功,证明产品的设计原理是通的,他终于可以带领型号线义无反顾地按照设计思路和设计方案研制下去。


在樊会涛的带领下,该重点型号最终以7发7中的优异成绩圆满通过设计定型试验。它的研制成功,标志着我国已完全具备了自行研制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空空导弹的能力,实现了我国空空导弹的历史性突破,实现了空军“当年定型、当年生产交付、当年形成战斗力”的要求,为国家、为军队拿出了核心杀手锏。


可以说,国家给了导弹院一个机会,而樊会涛带领他的团队回报给国家了一个奇迹。


力挽狂澜,他用胆识和魄力书写不朽丰碑


2010年是导弹院发展历史上最不平凡的一年,也是爬坡过坎、打赢翻身仗的关键一年。某新型重点型号肩负着捍卫祖国领空、夺取制空权的重任。它被誉为导弹院的“生命工程”,能否成功是全院6500名干部职工关注的焦点。


但困难压不倒顽强的他,破釜沉舟的胆识与魄力源于激情报国的决心,樊会涛带领他的团队从竞标确立“全面满足军方需求、全面战胜竞争对手”的指导思想后,一场与时间和技术赛跑的攻坚战就开始了……


在竞标开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樊会涛和他的团队没有休息过礼拜天、节假日,型号线实施711工作制,服务保障人员24小时随叫随到,身体疲惫顾不上休息,星夜归来孩子已噙泪睡去,就在2010年新年的第一天,他们还在茫茫戈壁,战黄沙、斗冰雪进行试验,拼搏的精神凝聚成无坚不摧的洪流,没有什么困难能够阻挡他们对胜利的渴望!


重大决战的现场,地上掉下一根针的声音都能听得见。经过一系列的激烈角逐,导弹院最终以绝对优势取得了新型产品阶段竞标的重大胜利!这标志着前期所做的一切努力没有白费,标志着导弹院有信心、有决心打赢翻身仗,标志着中国空空导弹研制生产“国家队”的实力得到充分印证。


“成功之花,人们往往惊羡于它的明艳,然而它的初芽却浸透着奋斗者的泪泉,甚至牺牲者的血雨。”对于樊会涛和他的团队来说,这便是他们工作和生活的最真实写照。


以樊会涛为首的竞标组成员,在经过了血液近乎凝固的紧张之后,又感受着血液近乎沸腾的无比激动。准备竞标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他们都是怎样走过来的啊,为了这一天,他们付出了太多心血、精力、情感!“这大半年来,我们从没在晚上12点前睡过觉。竞标前我们准备了一百多个问题,把有利于我们,不利于我们的,甚至故意难为我们的,全都想到了。面对一个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空空导弹,我们不得不做充分的准备。”樊会涛感慨地说。他们提的问题,不知在樊会涛脑子里考虑过多少遍了,正如樊会涛自己所说:“脑子里天天都是那些问题,答辩前的晚上,脑子里装的东西快要爆炸了,比高考还要紧张。”“高考考不好,只关系个人的命运,而竞标则关系到上万人的命运。”是的,也许我们想象不到,樊会涛当时承担着怎样的压力,参与竞标的同志说,仅坐在会场,就紧张得心脏都快跳了出来,可想他在台上是怎样的心情。


樊会涛没有辜负集团公司领导和全院干部职工的期望,面对来自全国各地的知名专家,他温文儒雅、对答如流、从容不迫,充分展示了一个总设计师的风采,也赢得了专家们的一致好评。90分钟的汇报和答辩,提前10分钟就结束了,专家们实在感到没有什么问题可提。当樊会涛走出汇报大厅,中航工业副总经理李玉海与他进行了一个深深的拥抱,这是集团公司领导对竞标成功的祝贺,也是对我院为竞标所做工作的肯定。


铸箭扬威,他痴心不悔的坚守着“航空报国梦”


导弹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有包括导引部件在内的八大组件,有8000多个元器件,牵涉100多个学科领域。要研制这么复杂的产品,一个人纵有三头六臂也无济于事,必须靠集体的智慧和力量,必须有一个极富战斗力的团队。樊会涛总这样认为:型号研制成功,不是哪一个人的功劳,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在他的带领下,导弹院涌现出了一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攻关、特别能奉献的“铁军”,他们是导弹院的全体科研生产人员。向祖国交上一份份满意的答卷,是他们始终不变的愿望和梦想,是他们持之以恒忘我拼搏的原动力。


走进导弹院,那种紧张的气息会扑面而来,“节点是死的,后墙不能倒。”这是型号线人员最常说的一句话,节点对他们而言意味着神圣的责任和庄严的承诺,让他们不由得拧紧了发条,超负荷运转,不敢有任何疏忽松懈。在重点型号研制中,参研人员不属于自己,而属于型号,属于国家。他们经常过的不是正常人的生活,每天一脑袋数据,一大堆问题,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工作,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这种苦是一种漫长的煎熬,任务接踵而至,每一项都是一场殊死搏斗。


航空报国,强军富民,这一伟大的使命孕育了伟大的精神,多年来,樊会涛以及他的团队在重点型号拼搏攻关中,不仅用行动诠释对党和国家的忠诚,而且表现了催人奋进、感人至深的精神风貌,这就是导弹院的六种型号精神:牢记责任、不辱使命的报国精神;不计名利,甘于吃苦的奉献精神;不畏困难,不屈不挠的拼搏精神;追求第一,志在超越的创新精神;实事求是,精益求精的科学精神;密切合作,大力协同的团队精神。


“他对工作细致入微,对自己却粗枝大叶。”妻子关静这样评价丈夫樊会涛。尤其是在物质和精神生活极度匮乏、气候极度恶劣的外场试验基地,妻子尤为心疼:茫茫戈壁滩,夏季骄阳似火,酷暑逼人,强烈的紫外线经常晒伤了皮肤;到了冬季,冰天雪地,温度达零下20℃,做试验的手都会冻僵,加之气候干燥,水果又少,火嘴上起泡、甚至流鼻血都是常有的事,遇上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工作就极为艰难。但樊会涛依然常年奔波着,与大自然抗争,与外场试验相伴,始终保持攀登的姿势,向着科技高峰行进。



3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