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尽头 深水之下:日军诡异阵亡 第三章 诡异废村 大胆的吴宏 1

之后如何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6.html[/size][/URL] 我听了不由气愤不已,也顾不得吴宏正在说话,打断他道:“这还有人反对,到底是什么居心?!不管我小叔的死活了吗,难道我小叔的安全就这么不重要?” 吴宏没有怪我,只是耐心地等我把话说完,才接着说:“你误会了。恰恰是为了安全,才会有人反对。”然后他指指密林深处道,“反对的不是别人,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6.html


我听了不由气愤不已,也顾不得吴宏正在说话,打断他道:“这还有人反对,到底是什么居心?!不管我小叔的死活了吗,难道我小叔的安全就这么不重要?”

吴宏没有怪我,只是耐心地等我把话说完,才接着说:“你误会了。恰恰是为了安全,才会有人反对。”然后他指指密林深处道,“反对的不是别人,正是孙林涛同志的直接上级。

“当时他提出,既然孙林涛同志这么长时间没有和组织联系,势必碰上了意料之外的事,生命安全应该是受到了极大的威胁,甚至可能已经……”吴宏意识到失言,抬眼看了看我,继续说,“考虑到孙林涛同志的安全已经无法保证,就这样派你前去并不妥当,毕竟你们这个家庭已经因为情报工作有一位成员置身危险之中了,不能再让年纪更小、几乎没有任何经验的你再涉险前往。当时孙林涛的直接上级担心你的安危,因此提出了反对意见。”吴宏说完,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我语气生硬地说:“我愿意。我不怕死。”事实上当时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想到小叔还在不知哪处危险境地垂死挣扎,生死不明,我就痛苦万分,哪里顾得上什么自己的安危?

吴宏闻言轻轻笑了笑,似乎是对我的执拗无可奈何。他的声音变得柔和起来,说:“但是我们不能像你一样冲动,后来经过讨论,大家认为这位上级领导说得有道理。不能轻易让你涉险,于是准备从孙林涛部队熟悉他的战友中寻找工作人选,与我一起进山。”

吴宏轻轻呼出一口气,继续道:“但这谈何容易!部队的同志警惕性都很高,这样突然找出一个同志和我们进入这深山中,没有合适的理由势必引人怀疑。但我们又不能告诉他们孙林涛失踪了,不然被刨根问底更加麻烦,况且部队中人员集中,一个个调查已经没有时间了,这么做也对保密工作十分不利。但任务总是要完成的,我们想方设法,几乎可以说连蒙带骗地和两名孙林涛同志的战友两次进山,结果都非常不理想,其中一名还怀疑我是敌方特务,差点和我动起手来,后来领导出面才解决了这件事。

“所以,最后我们只能重新把视线转移到你身上。”吴宏轻轻地说,“好在组织对我的个人能力是放心的,认为我各方面都比较过硬,尽管这样,还是极其谨慎地反复叮嘱我一定要保证你的安全,必要的时候,优先保证你安全撤离。”

我听到这里十分感动,没想到一路上我一直在怀疑的吴宏竟然始终在暗暗地保护我。看到他那双亮晶晶的牛眼,我突然觉得安全了很多,刚才黯淡的心情也晴朗起来。毕竟小叔现在还下落不明,一切顺利的话,将他救出,和吴宏并肩完成任务也未可知。

我心里亮堂了不少,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抬头看看吴宏,开玩笑道:“保证我的安全?呵呵,刚才你让我喝那毒茶可是差点要了我的命啊。”

吴宏看出我心情好多了,便笑呵呵地说:“你小子还真实诚,让你喝你就喝,说实话我也挺意外的。”然后他笑容淡了些,道,“不过,那也是我对你的一次试探。”

我这才明白吴宏为什么坚持要我喝那杯茶,原来有这心思在里面,想到他所说的情报工作的要求,也就原谅了他。抬头看看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远方天际灰蒙蒙的一片云压了上来,看样子是要下雨了。

我甩甩脑袋让意识清醒,对吴宏说:“不好,要下雨,得快些走了。”

吴宏点点头:“抓紧时间吧,越早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对完成我们的任务就越有利。”

我们一路向山下赶去。现在吴宏已经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我,我心中没有了疑惑,似乎那闹鬼的传闻也被这清晰的思绪驱散了,变得不再那么可怕,此时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弄清真相,营救小叔。

远处已经黑云翻滚、雷声隐隐,阵阵猛烈的风吹得路边树木哗哗乱响,两边的密林如狂舞的鬼魅一般张牙舞爪,群山也仿佛活了过来,巨大的身形明灭不定,像一个个骇人的怪兽。天色已经暗得吓人,层层叠叠的黑云边缘,约略能看见点光。前方的路突然变得不太好走,虽然是主路,但也有些弯曲,冷不丁还有小小的碎石滑落在车前,惹人一惊。

我打开前灯,让车慢慢行驶,我们一直都没有说话,这样的路况还是小心些好。这样开了许久,吴宏突然转过头,轻声说:“小孙,看刚才那地方眼熟吗?”

我的注意力全在路上,只轻轻点了点头,我当然知道,刚才经过的地方就是和尚昏迷之处。本以为吴宏只是触景生情,随便一说,没想到他并不罢休:“这里山路不太好走,你把车停在一边,我下车看看去。”

我听了觉得很奇怪,发现和尚的地方已经过去了,现在这里我们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你下车看什么?这转眼间雨就要下来了,耽误了时间后面赶路会十分麻烦的,因此很不情愿。但走了一路,吴宏的脾气我也是清楚的,他虽然说话不急不躁,但却十分坚定,决定了的事情实难更改。

其实还有一点,我隐隐有种不祥的感觉。在这山雨欲来、云腾风啸之时,我心里有些害怕,我们路上碰到的东西让我巴不得赶紧走下山去,谁知道这种阴森森的环境会不会再出现什么东西?而且现在的天色和夜里没什么两样,但光线却更差,云山雾罩的,行动必然要受到限制。想到这些,只能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有什么不测才好。

吴宏推门下车,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然后轻轻挪动脚步,慢慢走向山路外侧。

我把头探出驾驶室,大声喊:“你干什么,小心掉下山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