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尽头 深水之下:日军诡异阵亡 第三章 诡异废村 原来如此 1

之后如何 收藏 1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6.html[/size][/URL] 要说小叔回来的时间却是非常凑巧,当时我爷爷已经病重在床,奄奄一息。老人家一直在念叨没有见到小儿子,伤心不已,一口气憋在心里始终放不下,父亲也是愁云惨淡,但世事沧桑,小叔走了这么多年,去哪里找呢?父亲是个孝子,那几天为这事长吁短叹,一筹莫展。 所以小叔出现在家门前的时候,全家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6.html


要说小叔回来的时间却是非常凑巧,当时我爷爷已经病重在床,奄奄一息。老人家一直在念叨没有见到小儿子,伤心不已,一口气憋在心里始终放不下,父亲也是愁云惨淡,但世事沧桑,小叔走了这么多年,去哪里找呢?父亲是个孝子,那几天为这事长吁短叹,一筹莫展。

所以小叔出现在家门前的时候,全家都愣住了。还是邻家三叔反应快,一把拽过小叔推到爷爷床前。看着奄奄一息的爷爷,小叔什么都没有说,重重地跪在地上,泪流满面,哽咽不能成语。那时我也不小了,不过并不认识小叔,因为他的脸上刻满了沧桑,并且一身军装,我觉得这个人身份不一般,又不敢开口,只在父亲后面怯生生地看着。父亲回过神来,赶紧把小叔扶起来,端来一杯水,然后轻声呼唤爷爷睁眼看看,小涛(小叔小名)回来了。

爷爷睁开浑浊的老眼,脸上慢慢露出一丝微笑,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那天父亲把家里所有人都撵出房间,只留下这父子二人。我们看见爷爷房间的灯亮了很久很久,小叔出来的时候,脸上挂满了泪痕,一把抱住父亲,与他紧紧拥在一起。

我冲进屋时,爷爷已经走了。老人的嘴角挂着满足的笑意,我不知道他们在一起谈了些什么,但我知道,他多年来的自责在儿子面前彻底放下了。今天的小叔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想必一生耿直朴实的爷爷离开我们的时候,带走的只有那份自豪和骄傲。

小叔在家只待了一个星期,办完爷爷的丧事就走了。他是开着一辆大卡车回来的,我也是那时才对开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许是因为对一身戎装的小叔有着一份崇拜,无形中对汽车也产生了爱屋及乌的感情。就在那几天,小叔还带我试开了几次,我看着这绿皮的大怪物在我面前驯服地隆隆作响,心中充满了豪气和骄傲,发誓一定也要像小叔一样开着这大家伙驰骋在祖国的大江南北,一晃几年过去了,没想到真的变成了现实。

小叔没有过多地提及自己现在的情况,只含糊地说打仗期间经历了很多坎坷,现在部队继续服役,担任了一定的职务。现在想来他的相貌和身手应该和以前不同了,干净利落了很多,眉宇间也少了那些倔强之气,多了一份淡定和从容。父亲后来也感慨:部队真是锻炼人,生生把小涛变成个人精了。

我听吴宏提到小叔,吃惊之余一言不发,只条件反射地开着车,脑子里却一片往事。等我回过神来,发现吴宏正认真地看着我,想来他也看出我陷入了回忆中。

我看到他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就问道:“我是有个小叔叫孙林涛,除了小时候,只几年前见过一面。你们调查得真是仔细,连这都知道。不过这跟我们的任务有什么关系?”

吴宏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变了,他眼睛黯淡下来,语气沉重地说:“小孙,有件事我告诉你,你不要激动。我想过了,早晚要说的,不如早说,这样对你还好些。”

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吴宏抬起头,眼睛直直地盯住我,说:“其实,孙林涛就是9号同志。”

我听了手一抖,几乎握不稳方向盘,强忍着内心的激动,我把车慢慢停到路边。吴宏看我把速度降了下来,也没有说什么,想必知道我的用意。

听到这样的消息,我无论如何也无法集中精力驾驶了。我沉默了很久,手都不自觉地颤抖起来,要知道小时候小叔常逗我玩耍,我与他有深厚的感情,且不说他从事这样隐蔽的工作,危险性极大,不管什么原因,他失踪在这连绵起伏的群山中都是件让我悲痛欲绝的事。我脑中一片空白,悲从心起,嘴里苦涩不已,总觉得这不是真的,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

吴宏叹了口气,一只大手伸过来紧紧握了握我肩头:“你不要太悲伤,我们不是还没有找到孙林涛同志吗?说不定他只是被困在什么地方。他身手非凡,很多艰难的情况都经历过,不会就这样失败的。”

我知道他这是安慰之语。且不提山势险峻、密林遮日、禽兽出没这些恶劣环境,单说我们路上碰到的神秘怪物,面目狰狞、行迹诡异,就足够危险了,况且吴宏也说了,这东西不是一只,荒山密林里还不知有多少。三个月的时间,没有任何人知道小叔的踪迹,只能说明他要么被困在一个难以被人发现的地方;要么……我不愿想下去,痛苦地闭上眼睛。

吴宏一直默不作声,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我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等思维慢慢恢复正常,我才想起吴宏已经等了很久了,便回过头,微弱地说:“你们算是同事,以前认识我小叔吗?”

吴宏脸上露出一丝遗憾:“不认识。我们并不隶属于同一个直接上级。别说我,连沈逸之也是派出我之前才知道孙林涛同志的全部情况的。他告诉了我孙林涛同志的详细特征,以便进一步查找。我们对以往的情报进行了整理,发现你正好从事拉送设备的工作,同时又是孙林涛同志的亲侄子,近年你见过孙林涛同志一面,还一起待过几天,应该对他的相貌身形比较熟悉。”吴宏放慢语调,继续说,“当时沈逸之就建议,由我以押车的名义协同你拉设备进山,进行侦察,完成搭救孙林涛同志和搜集情报的任务。”

我点点头:“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刚才说这事和我有关系。”

吴宏听了摇摇头,接着说:“但是,当时有人不同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