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尽头 深水之下:日军诡异阵亡 第三章 诡异废村 我的小叔 2

之后如何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6.html[/size][/URL] 吴宏听了这话显然感到意外,他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咧咧嘴说:“没什么,有些的确不似平常,我……我也捉摸不透,不说这个了。”旋即神情变得不自然起来。 我知道自己问到了关键,显然吴宏执行任务时碰到过什么让他难以忘怀的事情,至今记忆犹新。部队严谨的作风使得他说话周密,没想到反而透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6.html


吴宏听了这话显然感到意外,他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咧咧嘴说:“没什么,有些的确不似平常,我……我也捉摸不透,不说这个了。”旋即神情变得不自然起来。

我知道自己问到了关键,显然吴宏执行任务时碰到过什么让他难以忘怀的事情,至今记忆犹新。部队严谨的作风使得他说话周密,没想到反而透露了实情,这神秘的情报机构执行的任务果然非同寻常。

不过我的重点不在这里,我看吴宏闭嘴不说了,就主动问他:“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别人就完不成这任务么?难不成因为我个人的素质你们才挑上我?”

吴宏摇摇头,看我的神色重又严肃起来。他搓了搓手,说:“我问你,你是不是有个叔叔叫孙林涛?”

我一愣,这情报工作做得可真够全面的,这他都知道。我的确有个叔叔叫孙林涛,不过已经有些年头没有见过了。

要说我这小叔可是个人才,甚至算是文武全能了,当年下河摸鱼、上山打猎,方方面面都是个好手。据我父亲说,小叔精明能干,样样都拿得起来,不过就是不擅长种田,这在村里却算是游手好闲了。但其实他人品很好,仗义执言、正直勇武,在村里帮东助西,积得一个好名声。后来抗战爆发,他年轻气盛、血气方刚,见不得国家被蹂躏,立志要参军打日本鬼子。我爷爷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思想保守,自然不能同意,为此还和我小叔翻了脸,打了小叔一顿。

要说到倔强,我爷爷可算是头一号。年轻的时候据说有头牛犯了犟劲,死也不回圈,怎么打都不动弹,爷爷急了眼,一把抓住牛角愣是硬生生把牛拽回了圈里,后来松手一看,牛角都裂璺了,自己手上也一把血。搞得那牛以后看见我爷爷眼珠子都是红的,恨不得一角顶死他。

不过这股子倔强的性子传到小叔这里,显然失了精华。小叔开始执意要去,后来爷爷眼珠子一瞪,一巴掌掴在小叔脸上,愣是把他一个大小伙子打了个踉跄。小叔一看爷爷真动怒了,“扑通”跪倒在地,泪流满面,再也不提参军之事。

一个星期以后的清晨,爷爷照例叫小叔出工的时候,屋里居然没人。爷爷暗叫坏了,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小叔的性子毕竟遗传自他,心里还是有数的。爷爷进门一看,屋里东西收拾得干干净净,桌上有一封书信,小叔已经自带行李投军抗日去了。

爷爷气得大病一场,之后便只字不提小叔。不过后来随着形势变化,了解了鬼子的残暴,爷爷也以此为荣,常提起自己儿子现在军中打鬼子,言语之间很是骄傲。不过有时却对着远方沉默半天,我知道那是想小叔了。

小叔走后杳无音信,我也是后来听父亲讲述才知道小叔的事情,脑子中依稀记得有这么一个叔叔,整天笑呵呵的,带我进林捉鸟、下河摸鱼,只是具体相貌有些模糊了。家里人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却以为这么多年的战事,小叔在血雨腥风、枪林弹雨中穿梭,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爷爷晚年也时常絮叨当年一巴掌打得狠了,对不起小叔,老人家显然心怀愧疚。每当这时父亲就安慰爷爷小叔总有一天会回来看我们的,说不定战功赫赫,跨马戴花荣归故里。

估计连父亲自己都不会相信这番话,大家权当是安慰老人之语,谁都没当真。谁料前几年,父亲的话居然应验了。

小叔竟然回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