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研究完美国坠落直升机,竟然这样评价!

在美国突袭本.拉登的行动中,一架直升机坠落,这架飞机的的残骸独特的外形引起了外界的注意,有人指这是美国最新的隐身直升机,甚至有消息说我国可能会通过巴基斯坦寻求这些残骸。


实际上隐身直升机并不是一个新鲜的东东,上世纪80年代美国就研制了隐身直升机RAH-66“科曼奇”,但是因为形势的变化,最终被取消。我国近年来通过对隐身技术的研究,已经掌握了相关技术,最新的武直-10直升机也运用了这些技术,所以即使这个东东真的是隐身直升机对我国来说也没有什么价值。



上世纪80年代,美国陆军考虑到现有的OH-58、OH-6这些侦察直升机已经老化,并且其航程、探测系统和火力都无法适应日益恶劣的中欧战场,所以提高研制一种新的侦察/攻击直升机,与AH-64形成作战编队,提高美国陆军航空兵的反装甲/近距空中支援能力,1988年美国陆军提出相关系统的招标,经过评审,1991年由波音/西斯科基飞机联合提出的方案在竞争中获胜,飞机被命名为RAH-66“科曼奇”1993年首架RAH-66原型机完成试制并通过关键设计评审,1996年完成首次试飞,第二架原型机在1998年完成试飞。


RAH-66被描绘成“世界上第一种隐身”攻击直升机, RAH-66采用的隐身设计包括;机头光电传感器呈现带角颊边缘的形状,可以消除雷达反射波,机身两面由两半平面转角构成,这就避免了圆柱体机身造成的强烈雷达反射,直升机尾梁两侧有倒置的托架,可以偏转反射的雷达波,尾部的涵道尾桨向左侧倾斜,垂尾向右倾斜,


这样就不会造成垂直夹角,同固定翼飞机一样,进气道也是直升机的强反射源,RAH-66的2台发动机包藏在机身内,进气道在机身两侧是埋入式的,且进气口呈棱形,不会对雷达波形成强烈的反射,旋翼的桨毂和桨叶根部都增加了整流罩,形成平缓的过渡,从而不容易被雷达探测到,机载武器也是飞机的重要雷达反射源,因此RAH-66与隐身固定翼飞机一样,采用了弹舱式设计,每个武器舱内有6个挂架,在执行侦察任务的时候,可以把武器放在武器舱内以降低飞机的RCS,由于直升机的航炮一般采用的是外置的炮塔式安装,这样虽然可以带来较在的射界,但是也会增大的飞机的RCS,因此RAH-66的航炮可以向后旋转180度,收缩在炮塔后的整流罩内,

此同时我国直升机的隐身设计也进行了一定的探索和运用,比如在新型直升机加大了复合材料的运用,尤其需要指出的是我国新型武装直升机武直-10采用了一些隐身技术,代表直升机隐身能力的最高水平,从相关图片来看,武直-10机身有一条明显的折线,这表明它的机身和RAH-66一样,是由两个倾斜的平面构成,这样主要是为了对付侧面的雷达,对于直升机来说,其侧面横截面积最大,而一般侧面的威胁在30度左右,所以通过倾斜机身可以让照射到本身的雷达电波偏离照射方向,


从而降低雷达的RCS,另外笔者也注意到武直-10的进气道象RAH-66一样是采用埋入式的,外面罩有整流罩,与机身平滑的连接在一起,这样就有效的降低了进气道RCS,从而消除了直升机一个强的雷达反射源,此外发动机也看不到明显的喷口,这表明该机也配备了红外抑制系统,发动机的排出的高温燃气与冷却空气混合才排出,从而降低了飞机的红外信号强度,其他可以见到的隐身措施包括采用多叶旋翼和平板玻璃,降低直升机的噪声强度等,也就是说目前对于我国来说对于研制一型隐身直升机来说并不存在太大的困难,无非就是这样的直升机没有太大的效费比而已。



中国研究完美国坠落直升机,竟然这样评价!



万丈高楼平地起


每当我国在一些领域取得重大成果的时候,西方媒体总会传出“盗窃”说,最明显的就是歼-20与F-117的联系,在笔者看来,这除了说明西方某些人的“傲慢与偏见”以外,没有其他的意义,以隐身技术为例它是一个综合了电磁、空气动力、材料、电子等领域的综合性学科,没有长时间对相关基础领域的研究根本就不可能取得太大的突破,


仅仅是测量目标的RCS就是非常困难的,这需要尽可能消除残留背影辐射对于飞行器本身RCS的“污染”,这就是需要测试室内的地面尽可能的平滑,同时内壁必须覆盖高质量的雷达吸波材料等,如果没有相关的基础研究和设施,即使给一个国家全套F-22图纸、材料和生产线,它都无法制造出原来标准的F-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