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6.html


吴宏说到这里,眼神中充满了自豪,他的头微微昂了起来:“我当时非常激动,毕竟这是组织对我的信任。他们只是简单地和我讲了一下基本情况,因为从事情报工作多年,我知道不该问的不要问,就没有多想。不过等宣誓完毕,机构领导向我讲述工作守则时,我才发现这个机构果然十分特殊。”

这些东西对于年轻的我而言就像是听天书一样,我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吴宏的讲述中,眼睛都不眨一下。吴宏接着说:“我在几个情报组织工作过,一般的情报机构都是分工负责,专业性极强,有专门人士分别进行情报采集、传递和分析等工作,各个环节紧密相扣,工作任务明确,即使地点不固定,但机构始终稳定。整个组织是一个有机统一的整体,各部门随时可以组合成完整的机构。现在这个机构却不同,简单点说,它根本就不存在。谈过话之后,再没有人答理我。等了很久,我都着急了,还是没有任何安排,完全不是之前介绍时和我说的那么重要的样子。要不是我工作多年有点经验,还以为上面把这事给忘记了。

“当然,我知道肯定不是。因为那天我见过的领导中,有几张面孔几乎部队的人都知道,熟悉得很,在军队中的级别非常高,也是经过枪林弹雨过来的老革命,是能和最高领导人说上话的。没想到就是这些人,居然都对来接我的‘他们’十分客气,这足以说明它的特殊性和高层次。只是我不清楚,这机构到底是执行什么任务的?要说特殊任务我见得也不少,但任务再重大也从来没有达到这样的高度。我隐隐约约觉得,这次的事情不一般,弄不好是国家级的机构,甚至可能这些部队首长都不知道详情。

“按照他们的介绍,除了他们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有这样一个机构,它甚至没有一个具体的部门名称,更别提工作地点了。他们只有一个很长的代号来标示自己的身份,除此之外一切都是未知数。其实最让我感到奇怪的,还是这个机构的工作方式。”

吴宏吞了口唾沫,说:“比如,谈话之后,根据安排,我留在×部队担任一名普通士兵。他们已经明确告诉我,这只是一个掩饰,但我根本不知道掩饰什么,因为我连自己所在机构的名称都不清楚,只知道自己有一个编号,这个编号每人一个,终身不变。机构中我们这个级别的人彼此都不认识,由上级部门进行单线联系。如果有任务会通过特殊的方式通知,并给书面授权文件——当然,这些都是我后来慢慢知道的。没有任务的时候就按照用作掩饰的身份进行工作,一切都显得风平浪静,离我当初设想的惊心动魄相去甚远。

“这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让我不可理解的是,很久都没有任何消息,似乎从来就没有过我加入机构这回事。我看上去和普通士兵没有两样,出操、训练、学习、劳动……按照预先的要求,我周围所有人包括我的战友、老乡、排长和连长都不知道我的身份。渐渐地,我发现并不是所有重要的情报任务都要我们执行,很多我无意中得到消息、自认为比较重要的事件,却交由其他部门去处理了。慢慢我看出来了,只有极其重要的特殊任务才会动用我们这些后备力量,估计保持单线联系也是为了保护我们。那什么是特殊任务呢?当时我还不太明确,只是隐隐觉得我们的作用非常重要,所谓好钢用在刀刃上。终于,上级给我安排任务了,这第一次任务就让我认识到,我们这个机构是多么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