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尽头 深水之下:日军诡异阵亡 第二章 神秘机构 茶水有毒 3

之后如何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6.html[/size][/URL] 只一会儿,就见吴宏站起身来,直言道:“老师傅,实话告诉你吧,我们真不是日本人,这方巾是我们在一个路人身上捡到的,本来来这寺庙就是为了搞清楚这事,中间因为你女儿的事未及询问,才发生这误会。你刚才说这方巾是日本人的,有什么根据没有?” 老僧听了吴宏这话神色有些变化,狐疑地看着我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6.html


只一会儿,就见吴宏站起身来,直言道:“老师傅,实话告诉你吧,我们真不是日本人,这方巾是我们在一个路人身上捡到的,本来来这寺庙就是为了搞清楚这事,中间因为你女儿的事未及询问,才发生这误会。你刚才说这方巾是日本人的,有什么根据没有?”

老僧听了吴宏这话神色有些变化,狐疑地看着我们,并不回答吴宏的话,只是朗声道:“你说不是就不是?谁知道你是不是又在骗我,刚才不是已经骗过我一次了?”

我不由苦笑,这才叫弄巧成拙呢,现在说实话人家都不相信了。转头看看吴宏,吴宏脸上也有些难看,挥挥手对老僧说:“这样吧,你过来我跟你说件事,听完你就知道我是不是骗你了。”

老僧用困惑的目光看着吴宏,始终不肯上前,估计怕被偷袭,看来被吴宏骗怕了。吴宏也苦笑一声,叹口气说:“这样吧,你把我兄弟绑上,由你女儿看管,如果我对你有什么坏心,就拿他是问,这样总放心了吧?”

我恨不得臭骂吴宏一顿,你可真不把我当外人,什么“好事”都轮到我头上,一路上我整个就是一受罪羊啊。怨归怨,也只能乖乖照做。其实吴宏也就是给老僧宽宽心,他要真是恶人,捆我有什么用?

老僧没想那么多,当真找来绳子把我捆在椅子上。吴宏把老僧拉到一边耳语了一通,老僧突然眼睛瞪得老大,惊讶地看了看吴宏,脸上的疑虑瞬间顿失。吴宏指指我,又指指寺外,说了些什么,老僧竟然变得恭敬起来,刚要拱手作揖,被吴宏用手挡下了。

就这么一会儿,这老僧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快步走到我跟前,对女儿说:“松绑,快松绑!”然后回头对吴宏笑笑:“失敬啊失敬!”

吴宏摆摆手,客气地笑笑,然后轻声问老僧:“老师傅,这下能和我说说这方巾的来历了吧?”

老僧点点头,一脸诚恳地说:“应该,应该。不瞒你说,这方巾是当年二狗从日本人那里弄来给我的,是上面标注着这间寺庙位置的地图。”

我和吴宏听了十分吃惊,抢先就问道:“二狗让你来寺庙的?他让你来这里干什么?”

老僧说:“他告诉我,在这里看见过我女儿。沈逸之后来也告诉我,那天还听鬼子说这寺庙是为了庆祝‘占领首都’而建的,一是为了昭示大日本帝国的赫赫战功,二是为了给那些战死的士兵招魂。他们走了之后会由另一批人接管,后面就不清楚了。几天后二狗又来到石场。这次他神色严峻,因为鬼子看守严密,他只找了个时机丢给我一块方巾,说上面有地图,还在那里看见我闺女了。话还没说完,旁边的鬼子看情况不对,把枪端起来抬腿就跑了过来,二狗赶忙挣脱离开了,就这样还被鬼子狠狠打了一枪托。他最后看了我一眼就上车离开了,眼神很复杂。但我拿到的方巾上什么都没有,我左思右想也不明白,二狗给我一块破布干什么?不过事发突然,我想这肯定是二狗舍命弄来的,便谁也没说,只是把方巾保存好。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因为下雨方巾浸了水,我才明白这中间的秘密——你们应该已经知道这事了吧?”

吴宏点点头,突然打断老僧,躬了躬身说:“不好意思,师傅,我和兄弟借一步说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